【老公的精彩之妻贤夫祸少】(01-02)【作者:JUNK二世(Junk20)】
 字数:10198
  
           老公的精彩之妻贤夫祸少(一)
 
  过了今年夏天的结婚纪念日,我整整结婚8年了,而这也是我在现在工作单 位工作的年数。
 
  如今我林峰是研究院的独立研究员,负责院里和一家跨国企业合作的新药品 研发的项目。
 
  妻子杨颖是一家地方企业的财务主管,今年已经32岁,但有平时善於保养 和勤於锻炼,皮肤和身材依旧看着青春靓丽。160公分的身高45公斤的体重, C罩杯的丰满胸部打造出的身体曲线,再加上职业套装和丝袜高跟的职场OL打 扮,是不少男人看了要微微一硬表示尊敬的。
 
  唯一遗憾的是和妻子打算要个孩子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3年前小颖曾经怀 孕成功,可是由於她的大意,还有我的疏於照顾,导致孩子流产了。虽然我对她 百般安慰,毕竟我们还年轻,再次怀孕的机会还很多。
 
  但是流产之后的几年,小颖的性欲总是很弱,更不愿意配合我做什么性游戏, 对於我的一些性要求虽然嘴巴不说但以后的日子里的很多实际行动让我知道她有 些性冷淡。
 
  其实这也是造成我们至今没有能再次怀孕的原因,夫妻间的性生活过少而且 缺少激情。
 
  小颖把这些总结为她的工作繁琐而我的工作正在上升期,暂且放一放这个打 算也是好的。
 
  我负责的新药项目进展还是很顺利的,为此院里给我配了一名助理研究员, 是个海归的白豆腐,其实这是我给他的绰号,他叫白宇,说话很有意思,俗称逗 逼,家庭背景深厚属於富二代,所以我以白豆腐相称。且他不是很帅,身材也属 於粗壮型,所以高富帅和白富美都和他联系不上,但是不少莺莺燕燕还是会为了 他的资产而扑上去,他到也不缺女人。
 
  白宇自己感觉和我投缘,我和他有时一唱一和对於原本枯燥的研发工作变得 更容易坚持下去。
 
  我们两人之间也是越来越熟悉。我和妻子间的一些话题,有时也成为我们两 人讨论的对象,白宇的主修是医学心理学,他觉得小颖的性冷淡可能还是源於之 前流产的心理原因,建议我让小颖去看看心理医生。
 
  这样的要求我其实之前也不是没和妻子商量过,只不过一般人对於这种心理 医生都是抗拒,好像看了反而是自己脑子有问题一样,而且让小颖去和医生谈论 和我的一些性行为,对於堪称傻白甜的妻子而言,是无论如何张不开嘴的。 
  之后白宇也见到我的妻子,立刻赞美不已,虽说我已经习惯他的各种不着边 际的阿谀奉承的赞美之言,对於妻子而言,还是特别特别的受用,白宇借机推荐 了自己的一个学妹,说是和妻子做一些心理学的探讨,帮她完成论文,其实我知 道他是想帮妻子客服和心理医生相谈的心理壁障。几次之下妻子居然被他说服了, 还和白宇的学妹貌似关系不错,有点向无话不谈的闺蜜发展了。不过白宇自己也 说他可不想妻子真的治好性冷淡,不然我天天沈迷温柔乡,研发的新药就遥遥无 期了。他也没机会自己主持项目。
 
  妻子渐渐地似乎有了一些改善,会主动买一些情趣内衣和丝袜来诱惑我了, 我是有比较深的丝袜恋足欲望的,最渴望的莫过於小颖可以职业套装,丝袜高跟 的和我来一场制服诱惑的床上大战。不过这还是我的意淫,妻子现在是肯穿上丝 袜和我有性行为,但是还会带上一个眼罩,据她自己说是增加神秘感和身体感度, 而且不用直接看到我的一些举动,她也不会有厌恶感和抗拒感。貌似我觉得这个 理由说得过去,毕竟比之前有了进步,所以在激烈温存之后,我也有机会再用妻 子的丝袜美脚来个游戏,享受一下肉棒足交的乐趣,虽说口交的机会还是少之又 少,我确实对於目前的进展很是满意。
 
  家庭的幸福过了大概两三个月吧,白宇接到一个别的公司的委托,研发内容 和我们研发的新药方向非常接近,但同时对於药物的依赖性也更不做过多考虑, 这是非常危险的。我让白宇回绝了这次委托,即便是完全保密的也不行,因为我 现在主管项目是我自己牵线带到研究院,而且负责项目的跨国公司负责人华哥也 是我的挚交好友。在公在私我都不能让这样一个外来委托破坏了我的项目。 
  虽说白宇表面上对我的批评无所谓,但是我也感觉到他有些情绪,毕竟对於 他这种富二代,研究经费根本不在他的眼里,能够主控项目才是他的追求,但对 於药剂我是不可替换的专家,他需要我同意参与才能做到可行,我完全反对的情 况下,白宇的愿望也只能作罢。
 
  没多久的一次意外让我和白宇的友情的小船再次平稳。妻子的家里发生了变 故,我的嶽父由於不谨慎和另一辆汽车发生了事故,对方有人重伤,需要马上拿 出手术费用,还有高额的赔偿,不然嶽父很可能这把年纪还要面临牢狱之灾。小 颖和我的工资虽然不低,但是房贷和生活水平让我们也并非如此宽裕,在竭尽全 力的筹钱之后,手术费用是解决了,可赔偿费用却无从下手解决。
 
  我原打算去找华哥商量一下,偏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华哥去总公司出差,其 他同事亲戚们就算我张嘴也难以凑够这个数额,我唯有的方法就是先挪用研究项 目经费。但这也意味着我的前途随时会尽毁。小颖也哭着不愿意我去走这一步。 
  白宇的仗义在这时体现了一把,在我让他签字挪用经费时,指出我在以身犯 法,可是我确实被逼到绝境啊,唯有让白宇和他的家族商量,替我嶽父出了全部 的赔偿费用,妻子的家庭总算是平稳度过了这一劫。
 
  妻子很是感激白宇的恩情,和我特别隆重的请白宇还有他的学妹一起吃大餐, 席上白宇再次和我提起他接受的新项目,让我考虑,毕竟酬劳完全可以覆盖这次 白宇家族出的金额甚至还略有盈余。再说这个委托成功,也让白宇在他家里更有 地位,这对於他也是至关重要。
 
  白宇的要求让小颖很动心,劝说我应该得人恩惠千年不忘。妻子还安慰我说 这也是很好的机会,她仔细听了白宇的介绍完全认可,而且还可以把欠债一起偿 还,我也不再和她多争论下去了,只是说我在考虑一下,我并非不知道眼前的困 境,只是一旦出了意外我是否有足够的把握说服华哥呢。
 
  最终我还是同意了白宇的请求,毕竟在帮了我的燃眉之急之后我也确实没有 一再回绝他的需要帮助的借口,再做完保密协议后,我着手开始研究白宇的委托, 这是一种加强型的精神振奋的药物,或者简而言之就是一种兴奋剂,究竟将用於 治疗脑科疾病的行为异常还是各种赛事的提高成绩,就目前而言,我根本无从得 知,但可知的是必然连带着巨大的利益链。
 
  在原有三年多的研发基础上,我按照指定需求加强了各类激素的衍生物数值 来达到要求并不算难事,可这些激素也意味着巨大的赖药性,我竭尽所能的调节 成份,最终制成AB两组5管药剂,接下来我要在生物体上进行药效实验,白宇 要求带走其中AB组各两管送到国外去检测,我也没有意见,反正这个新药也是 按照白宇的为主控进行的,我只是帮他的忙而已。
 
  在完成白鼠的一些列行为紊乱及缺氧测试的数据分析之后,我满意的认定B 组的药剂是相对於效果和赖药性而言,最好的一种,我把数据发给白宇,他回复 说过我的机构也是同样的结果。我如释重负,把剩下的一管药剂放到办公室的冰 柜里。整整两个星期我没有回家,不知道小颖在家是否也在等待着我的好消息呢。 
  白宇安排他的司机送我回家,我在车上竟然睡着了,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醒时我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处豪宅的地下停车场。我刚要质问司机就被身后一阵 电击而失去了意识。
 
  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紧紧绑在一把拘束椅上,就是那种经常在岛 国玩弄女性片子里的常见的装置,我的双腿被紧紧固定在椅子两端,腰部也被束 缚住了,只有两手可以自由活动。
 
  眼前放着一个托盘,我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套蕾丝内衣和一双丝袜,还有一 只高跟鞋,应该是原味,我说原味,是这些衣服上边都有浓重的精液味道,旁边 一张纸写着:
 
  「这是杨颖的丝袜,知道你是丝袜恋物,特地送给你」
 
  我仔细一看紫色的蕾丝乳罩倒确实好象小颖有这样的内衣,丝袜是一双普通 的肉色超薄丝袜,上边随处可见的精斑看得出这双丝袜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战斗。 细跟尖头的高跟鞋更像妻子的物品,里面液化的精液味道更加刺鼻。
 
  我不能掌握妻子到底遭遇了什么,眼前的物品又让我不知所措,我大喊一声: 
  「到底是谁,出来!这什么意思!谁!来人啊!」
 
  我接着看到纸片下面放着一个平板电脑,我一打开,白宇笑着,不应该说奸 笑着看着我,是什么直播软件吧。我伸手拿起平板电脑,拉长脸很不高兴的说: 
  「白宇你也太过分了,今天你这是开什么玩笑。赶紧过来放开我,不然我会 把你踢出研究院的!」
 
  白宇哈哈一笑说:
 
  「林哥你以为我还不了解你吗?你的爱好是丝袜淫妻,我为你量身定做了一 个丝袜淫妻改造计划,现在杨姐正在接受调教,之后等她被彻底调教成了丝袜性 奴,林哥还不是想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这个丝袜性奴改造计划对你可是最合适 的」
 
  白宇的话说的我目瞪口呆,信息量太大我一时无法接受,我惊呆了一会儿还 是咬着牙坚持说:
 
  「白宇你现在马上过来把我放开,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我他妈辛辛苦苦帮 你造出了试验药剂,你这跟我开的什么几把玩笑?」
 
  白宇阴险的笑着说:
 
  「哼哼林峰,你别大言不惭觉得自己是帮了我一样,你在研究院的项目是怎 么回事,你自己不清楚吗?这个项目很妨碍我们白家的企业的同类项目,我去你 的项目组就是为了从内部破坏掉你的论文和报告,我也不是没给过你机会,你还 和我妆模作样的说什么立场什么道义,哼哼,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张嘴骂道:
 
  「去你妈的!傻逼!」
 
  白宇似乎更开心了说:
 
  「最后你老婆家出了事,马上就换副嘴脸,又拜又谢的,我要不是安排这么 一场交通事故的戏,你他妈不知道还要耽误我多久呢。」
 
  原来我的嶽父小颖爸爸的交通事故是白宇的圈套,这个混蛋。我忍不住又骂 出声。
 
  白宇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继续说:
 
  「都要谢谢你老婆的有问必答,让从侧面了解了你的全部情况,包括你的性 趣爱好,哈哈,什么你和她做爱完后还是不满足,想要更多变态的性游戏等等, 既然你有这爱好,我看在你帮我完成试验药剂的基础上,决定帮你把你老婆调教 成丝袜性奴,不过是给我专用的,反正你也满足不了她,哈哈哈,要不然怎么会 几个月才做一次爱,还是性冷淡,现在好了她还是我们测试新药的第一批志愿者, 哈哈哈」
 
  停了一下白宇看着我说:
 
  「对了,因为我们集团的新药公布,你的项目涉嫌泄密,作为项目组负责人, 你很快就会接到院里的处理意见了,不过看在你老婆给我做性奴来试药的情分上, 我就不再多给你一条企图挪用公款的罪名了。这之前你先慢慢欣赏你老婆的调教 成果,这是我给你的感谢,哈哈哈,太兴奋了可以用你老婆的丝袜内衣解决一下 你的欲望。」
 
  画面上出现我老婆躺在沙发椅上的场面,应该是在心理医生的样子,我极力 稳定自己的情绪,从试验完了到我被点击晕倒,究竟过了多久?在我不在家的这 段日子,估计妻子杨颖已经被白宇控制了,但是用新药来对我的妻子造成伤害, 按照我的经验,有一定可能性,但是到白宇说变成丝袜性奴的程度,我还是不太 相信的,一是药效有很强兴奋作用,但对人的意识影响有多大没有定论,二是我 对妻子对我的感情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将近十年的感情基础。
 
  估计是他为了激怒我和打击我的意志,故意用这些话来刺激我,但是他之后 会怎么对付我,会不会把我给意外消失?
 
  这时平板电脑画面上小颖被戴上了眼罩,这时白宇出现了,白宇怎么会成了 妻子的心理医生呢,但可以肯定白宇从小颖这里拿到了很多她家庭和我的侧面信 息。
 
  我对与心理催眠之类的引导类手段,并不是那么认可,根本不相信催眠可以 把人变成性奴,但是利用巧妙话语骗得有用的情报这是很大可能。
 
  这时白宇递给了妻子一杯水,然后开始和她对话,应该是利用摄像头偷拍所 以我听不到白宇和小颖的对话,但是估计是做了变声或者其他声音处理,不然妻 子早就该对白宇的声音有了反应,且之前她也从未和我说过白宇给她进行心理治 疗。
 
  这时感觉妻子越来越放松,白宇拣起她的一只丝袜脚,轻轻的把脚上的高跟 鞋脱了下来,然后同样的脱掉了另一只高跟鞋。
 
  白宇轻轻抚弄了一会儿小颖的丝袜脚后,顺着小腿向上摸向大腿,这时妻子 似乎有了反应,而这个反应很像和我在做完爱之后,我玩弄她丝袜脚做足交的反 应。
 
  妻子的胸部的起伏,逐渐的越来越急促,应该是开始喘息了,而白宇也开始 解除小颖上半身的衣物,外套和衬衣被完全解开扣子撂倒一旁,紫色蕾丝乳罩裹 着丰满的乳房显露出来,白宇随意的就把蕾丝乳罩推到乳房上面,开始玩弄妻子 的乳头。小颖的呼吸越发急促了,大腿开始磨擦,把自己的双手挤在两腿之间, 不是专业也知道这是典型的发情行为。
 
  问题肯定是白宇的那杯水,里面必然有些催情或者降低抑制行为意识的药物, 轻易地让妻子陷入了被白宇玩弄的境地,这时白宇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把剪刀,把 妻子的手挪到胸部,接着把丝袜的裆部挑破,又把小颖的内裤直接用剪子剪开了 裆部。
 
  我心里犹如受到重击,从这个动作就知道,白宇没有把我妻子放走的意图, 否则妻子清醒后发现自己的内裤被损毁必然会报警或者发生肢体沖突。而这段视 频拍摄於何时我也无法断定,但至少这两周内恐怕妻子一直是落入了白宇的手中, 她究竟还遭遇了其他什么淩辱,我根本无法想象。
 
                (二)
 
  白宇拿出一只大概20毫升的试剂,看起来应该是我之前给他准备送到国外 去测试的A管试剂,被他用塑料滴管取了大概一半然后挤入到妻子的淫穴中。大 概几分钟的时间,妻子脸泛红潮,开始扭动腰肢,这是极端的性亢奋状态,新的 兴奋药物把她体内的催情效果不知放大了多少倍,这是明显的药效叠加造成的。 
  白宇这时已经走到我身边,嘿嘿一笑,毫不介意我看着他的一脸恨意,得意 对我说:
 
  「嫂子的口活真不错,居然没怎么给你做过,这么适合做性奴的人妻也是难 得啊,小颖早几年被我遇到早就调教好了,现在也不算晚,可以给我做颖奴,哈 哈哈,要不要看看大屏幕。」
 
  我听着他在话语里把小颖从嫂子变成性奴的称呼变化,感到无比憋屈。眼前 忽然一亮,原来我眼前的黑色墙壁就是一块显示屏,白宇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一下 打开了开关,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播放他用手机拍摄的画面。
 
  白宇的肉棒看得我都有些触目惊心,大约二十公分的长度,但是足有十厘米 的粗壮,上面盘根错节的青筋缠绕,显然是经过某种外科手术后达到的怪异肉棒 尺寸。单论尺寸确实白宇的这根怪物远胜於我的家夥。
 
  白宇把他那根丑陋的肉棒贴在小颖的脸上,似乎肉棒上的雄性激素的味道让 妻子浑身颤抖,把嘴和鼻子更加贴近了肉棒顶端的龟头。白宇的肥手肆意的玩弄 着小颖的乳房。她的性欲已经被催情药和白宇的刺激完全带动起来,粗大肉棒上 的雄性味道让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发出了闷闷地嗯的一声。
 
  「哈哈,骚货你现在就开始要叫春了,你老公居然觉得你是性冷淡,谁知道 你闻一闻男人的鸡巴就会往外冒水,看来你老公太废物,哈哈」
 
  白宇怪笑着拿着手机向小颖的丝袜腿之间拍着。
 
  白宇笑的更开心了说:「哈哈哈,我的小骚颖,你就闻了这么一会儿肉棒你 这下面就流出这么多淫水来,你看看你的骚逼的淫水把沙发床都给弄湿了,你对 着你老公才是性冷淡,但是放心吧,你被我的肉棒开发过了,就再也不能控制你 的性欲,会求着做我的的丝袜性奴,你的废物老公一定不能再满足你了。嘿嘿, 到时你连看都不愿意看他。哈哈」
 
  我已经明白了白宇是通过羞辱我的妻子达到在精神上压倒我的手段,他应该 是从小颖那里根据我的性趣和爱好,分析出我有淫妻的倾向。在利用环境和影响 不断催生我的心理反应,让我最后臣服於他,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我唯一能 做就是坚持,伺机脱困。
 
  「哈哈,看来看着我玩弄你老婆的画面还是很有感觉的是吧?已经控制不住 了自己的欲望了吧。」
 
  白宇看见我的肉棒已经拨起了,立刻开始嘲讽。
 
  「来吧,叫我一声白宇爸爸,说求你玩我老婆吧,求你操她吧,我就满足你 的愿望,还会把你松开,怎么样?」白宇用语言刺激着我。
 
  「去你妈的,你敢放开我,我弄死你,」
 
  我咬着牙吐出这一句。
 
  「哼哼,呵呵,哈哈,我最近心情好,试验成功,还有个绿帽的人妻给我调 教,哪天我心情不好了,爷爷我就帮你打一管永久的化学阉割针,让你一劳永逸 的只能看不能用。哈哈哈」白宇的晃着脑袋走出了房间,房价除了眼前的大屏幕 变得更加昏暗。
 
  画面里的妻子用手握住了白宇的肉棒不停亲吻和蹭着自己的脸庞,一边用失 去意志的声音说着:「我想要,我要,老公我要」
 
  白宇满意的用肉棒拍打着小颖的脸蛋说:「对,你的眼罩里是我的精液里提 炼的浓缩,你每天带着它睡觉,呼吸的都是我的肉棒的味道,和你老公做爱时你 也带着它,所以我的鸡巴才是你的老公。我的小颖奴,要它就要先要学会伺候它。」 
  我去他妈的白宇的话让我真是要佩服他了,这廝真是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的要 对我下手,见了小颖之后用了这样一个类似於经典型条件反射的办法开始对她下 手。
 
  我大体理出了一个头绪,白宇本来就打算利用催情药来玩弄小颖,又从对小 颖那里知道我对小颖很多性游戏和爱好,他断定我有淫妻的爱好,他早就想把小 颖变成他的玩物,可惜小颖属於性冷淡,所以他就用眼罩和催情药的心理暗示让 小颖把做爱和眼罩联系起来。
 
  而他又在眼罩里做手脚,把他的精液味道变成对小颖最终的性暗示,每次闻 到他的精液味道就会让小颖发情,所以每次小颖看了心理医生回来都会和我做爱 和不抗拒我的性游戏。至於新药,白宇原本应该是打算通过对小颖得控制,让我 臣服於他,可惜不知某种原因白氏企业的新药需要提速,他才摊牌和我要求进行 新药开发,被我拒绝后就策划了交通事故来逼我就范。现在计划得逞了就安排了 把我绑架的计划,再利用新药的兴奋功能实现对小颖的调教计划,把我的妻子调 教成丝袜性奴。再通过她来逼我臣服。
 
  现在我的处境是被他禁锢着,想必研究院里要处分我的事也是真的,而之后 华哥的公司也不会放过我,替我设计个畏罪潜逃的假象对於白氏企业也不是很难, 而我和妻子一起失踪更是把这件事给做实了。但是换一方面而言,白宇控制着我 的妻子和我,除了为玩弄小颖之外,必然还有什么事情必须要我去参与才能解决 的原因在。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想方设法和外边取得联络,找到华哥,只有凭他的实力和 资本,才能把我和小颖从白家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这时大屏幕上妻子呻吟着说:「我。。。我要。。。快给我大肉棒。。。老 公,快放到我下面去,我里面好想要…老公快给我」
 
  白宇竖着嗓子说:「张开嘴含住它,有你的舌头舔它,不会舔就什么也得不 到,明白吗!」
 
  被兴奋药剂放大的情欲再加上白宇的肉棒味道这样的诱导,妻子早就失去反 抗的意识,小颖只会不停点头回应然后顺从张开嘴含住白宇的肉棒。
 
  粗大肉棒只能勉强进去龟头和前端一小段肉棒,已经把小颖的嘴撑到要爆开, 几乎让她不能呼吸,只能捧着白宇的肉棒一点点的在嘴里前后移动。
 
  白宇满意的看着小颖的口交然后说:「姓名杨颖,身高160公分,体重4 5公斤,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自愿接受B型新药的一切测试,包括体内受精和受 孕测试,你同意吗?」
 
  妻子用极其含糊不清的话语回答:「我愿意」
 
  白宇揪着妻子的头发,让她跪在沙发床上,用肉棒对准小颖的淫穴,一插而 入。
 
  「体内受精测试,现在,开始,呼」
 
  妻子被身后的沖击撞的发出一声欢快的呻吟,同时翘动腰枝,迎合着白宇。 
  我的情绪不禁有些难以控制,妻子真的会被白宇改造成性欲旺盛的丝袜性奴 吗,我眼前的妻子正在欢快的接受着别的男人的奸淫,我知道那是药物的原因让 她神智完全混乱,我让自己相信妻子是被一个变态在强奸。
 
  白宇抽打着小颖的屁股淫笑着说:「丝袜性奴小颖,从今天就让我替你的废 物老公把你操到受精为止,我马上就让你变成最淫荡的丝袜性奴,你一定会觉得 性福至死的。」
 
  白宇扶着妻子的屁股加速抽插,啪啪的肉体和肉体的撞击声中夹杂着劈劈噗 噗的液体摩擦声。小颖的上半身已经趴在了沙发床上,撅起的屁股承受着一次次 的对淫穴的沖击。
 
  「好舒服,哦哦,要死了,啊,我要死了,哦受不了了,好舒服的要死,啊」 
  妻子已经开始胡乱的叫床,这应该是小颖少有高分贝的叫床声,让她正在忘 我的享受淫穴的快感。看着之前性冷淡的妻子竟能如此疯狂的做爱,我简直愤怒 和欲望交织在一起让我无从发泄,要是我能把她操到如此开心该多好,可她现在 确在白宇的身下浪叫。
 
  我努力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眼前自己妻子和别人的艳情大片让我越来越无 法冷静。白宇扶着小颖屁股尽量固定住,越发的用力向前沖刺,每一下都感觉要 把妻子顶飞一样,这样的快速沖击,是我从未给过小颖的,妻子现在只能含糊不 清的哼着,身体越来越软,不是白宇抱着她的屁股就已经瘫软在沙发床上了。 
  大概白宇觉得妻子的这个姿势不太好控制了,索性把小颖的身子给翻了过来, 握着两只丝袜脚往两边掰开,然后向着肉棒一拉小颖的身体,淫穴扑赤一声就套 住了他看起来油滑亮泽的肥硕肉棒。白宇又开始加速沖击小颖的淫穴。
 
  「我今天先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被操服了」
 
  白宇喘着粗气说,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清晰。大概又觉得拿着手机有些费 劲,就把手机靠在沙发床的椅背上,这时的镜头只对准了妻子的上半身,我看不 到白宇和小颖的脸。
 
  小颖这时嘴里已经发出的是拖长的嗯,没有间断,只是随着一次次的沖击波 动着高低音。我看不到妻子的表情,之能推测她已经达到了高潮临界。
 
  「被操的舒不舒服,说你是不是欠操,你的废物老公操不了你,是不是只有 我能满足你,说!说啊!快说!」
 
  妻子的身体激烈的起伏,估计是被白宇使劲的撞击,镜头也有些摇晃。
 
  「舒服,我舒服,我要被操,我要,老公操我」
 
  小颖的声线已经变调了。但说的话却让心里有了一丝动力,妻子还有我的意 识。
 
  即便是被药效控制丧失自控能力的情况下。
 
  「妈的,你的废物老公有屁用,他都没法操你了,说!白宇操的舒服,我只 要白宇操我,快说!」
 
  白宇用手啪啪的扇着妻子的乳房,留下一片红印,也让小颖发出了哀嚎。 
  「白,宇,不要白不要操,啊!」
 
  白宇对於妻子的态度非常不满,不知道在哪里又下了狠手,小颖的身体剧烈 的扭动。
 
  「不要停,不要,啊,疼,啊啊啊」
 
  小颖的上身已经弓起来,双手不知道何时被白宇用剪碎的内裤给绑在了一起, 脸上还带着眼罩。
 
  「说!白宇操的舒服,我只要白宇操我,快说!」
 
  白宇用痛感和快感交互的方法来调教妻子,奴役她的意志,我估计新的药效 是加倍放大了应激的反应,快感和痛感都会加倍,这也说明新药依旧不完善。 
  「白,白宇操我,白宇操我,我要白宇操我」
 
  妻子无法忍受白宇不知道如何进行的攻击,最终屈服於白宇的要求说了。 
  「哼哼,贱货,喜欢被这么玩才老实听话,嘿嘿已经肿了」
 
  白宇把手机拿起来拍着妻子的淫穴,淫穴被肉棒操的已经翻开了,淫蒂应该 是被白宇刚刚折磨过了,红肿立挺着夹在淫穴顶端。镜头推进了一下又拉远,手 机再次被放在一旁。啪啪啪的沖撞声和小颖的呻吟声又开始交杂一起。
 
  很快妻子的身体开始一阵阵抖动,我知道她的高潮就要到了,嗯的长鼻音再 次出现声调越来越高。「」
 
  小颖神志不清的说着:「喔喔。。。我要高潮了。。。快射进来。。。我要 你在我里面射,老公快射。。。射进来吧。。。啊啊啊啊」
 
  妻子的身体激烈的抖动后一阵阵的抽搐。
 
  「这么快就泄了,居然还失禁了,你说你的废物老公有多没用,你就跟没被 操过的一样。」
 
  画面上是被白宇肉棒撑开了的淫穴,一股股尿液随着小颖身体的抽搐无力的 喷射在白宇的身上。
 
  白宇把小颖瘫软的双腿扛在肩膀上,再次发力,小颖除了被他沖击时发出一 点声音,就如同死了一般。
 
  白宇又出黑手,用力捏住妻子的乳头,疼痛和下体的快感交织着把她唤醒。 
  快速的撞击让小颖立刻开始呻吟。白宇翻身做在沙发上,让小颖分开腿坐在 他的大腿上用力向上沖刺。
 
  「操死你,我操死你,你就是你废物老公留给我玩的贱货,他会求着我操你 的」
 
  白宇连续加速,这是画面已经是黑暗的了,估计是被他的动作把手机撞倒了。 
  「嘿嘿,我要射进去,让你给我怀上孩子,你的废物老公再也硬不起来,哈 哈」
 
  除了喘息声和妻子的喘息的鼻音。我看不到任何画面,只能脑补妻子被白宇 操弄的痛苦的样子。
 
  「射进来,哦,射进来,要死了,射进来」
 
  妻子的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语气,更不如说她是奄奄一息。
 
  「我射……死你你」
 
  白宇的低吼一声,就再无声音。
 
  一会而画面亮了起来,白宇拿起了手机,妻子低着头浑身瘫软的被两个穿着 白大褂的护工架着,白宇还特地推近到淫穴附近,白花花的浓稠精液正在涌出淫 穴,精液、淫水和尿液让淫穴看起来脏乱不堪。
 
  「给她验血,验尿,化验体液,把数据发给研究所。赶紧去吧,记得用拘束 衣把她控制起来。」
 
  妻子被两个人架走了。白宇关掉了电话视频。
 
  这应该是几天前的电话,小颖是不是也被困在这个豪宅的某个房间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