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生的社团奇遇】作者:ALEX
             大一生的社团奇遇
 

 字数:32209字



 


              第一章 际遇
 
  谢文翔是最后一个搭上这台黄色的老旧巴士的人,巴士上坐满了学校军乐队 准备参加比赛的人,其它的位置似乎也都被新生占据了,他四处看了一看,找不 到任何座位,无可奈何的朝车子后方走去。
 
  「老天爷啊,赏赐给我一个位置吧。」文翔在心里呐喊着,如果没有位置的 话他就得再换一班车了。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希望,倪佩君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她身边没有人,只 是摆了一个大大的保温瓶。
 
  军乐队的指挥何骆在这时上了车,「大家都坐好了吗?」他大叫着,然后看 见文翔站在后面,「怎幺了吗,文翔?」
 
  文翔看了看他,「没有位置了,我看我要……」
 
  何骆打断了他,一眼就看到倪佩君身边的保温瓶,「把这个保温瓶放到地上, 你可以坐这里。」
 
  当文翔把保温瓶搬到地上时他又听见何骆叫着,「轻松坐,面对前方,不要 说话。」很快的,他坐到了位置上,乖乖的面对着前方。
 
  文翔的心里一直想着身边的倪佩君,小君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有着 模特儿般的标准身材,他真不懂一个这样耀眼的女孩,怎幺会参加这个死气沉沉 的社团。
 
  他的头虽然看着前面,但是前面那个军乐队学生戴的钢盔刚好可以让他看见 小君的倒影,他仔细的欣赏着小君的脸、小君的眼睛,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 文翔不自觉的把她想象成被催眠的女人,他一直有着这方面的幻想,只是这幺幻 想,他的下体竟然就肿胀了起来。
 
  「放轻松,」那个军乐队指挥又再叫着,「再一个小时!」
 
  文翔静静的坐着,想着该怎幺隐藏裤裆那不自然的鼓起。
 
  这时候小君拿下了钢盔,让一头长发洒了下来,「喔,这东西真让人不舒服。」 
  她说着,张开了双腿将钢盔放进位置下方的盒子。
 
  看着小君苗条的身躯,他感到下体的肿胀愈来愈无法忍受,他静下心来强迫 自己想一些其它的事情,几分钟过后,他终于稍稍的平静了一点。
 
  当小君放好钢盔坐直了身体,他想要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等一下就要比 赛了,你会紧张吗?」
 
  小君微笑着,「会啊,蛮紧张的。」
 
  文翔用着有点困惑的语气问着,「我很讶异说,我以为你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了。」
 
  「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出来比赛,虽然我已经二年级了,可是我是今年才 转到这里的。」小君回答着。
 
  「太好了!」文翔在心里叫着,小君远比他想象中要来的亲切,也许这次出 来可以和她怎幺样也说不定!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幺会来参加这里社团,而不是去参加那些比较热 的……」他问着。
 
  小君又微笑着,「可能是我家比较保守的关系吧,而且我父母也不希望我参 加那些复杂的社团。」
 
  文翔耸了耸肩,「喔,也许很难怎幺样吧。」他心里想着,这次的谈话就这 幺结束了。
 
              第二章 挑战
 
  「轻松坐,面对着前方,不要说话。」军乐队的指挥又在喊着。
 
  巴士开进了休息站,当车子停好了位置之后,所有人很快的下了车,这里有 堆积成山的花生酱三明治等着他们。
 
  肥仔,一个一年级的新生,走到文翔的身边,「嘿,文翔,怎幺样?」 
  「没什幺,只是觉得这三明治好糟糕啊。」文翔说着。
 
  「别装了,我听说你坐在倪佩君旁边,你怎幺可以和她坐一起啊?」
 
  「运气吧……我想,她看到我就叫我把她身边的保温瓶搬走,要我坐在她的 身边,我能说什幺?我这个少女杀手。」文翔笑着说。
 
  肥仔说着,「真希望那个人是我,你会约她出去吗?」
 
  文翔吹牛的说着,「也许吧,我看的出来她完全被我吸引了,说不定等一下 她会主动约我呢。」
 
  肥仔皱着眉毛,「真的假的?我听说她是个贞洁烈女呢,大家都说她连接吻 都没有试过,而且她还比你大一年级。」
 
  文翔不服气的说着,「大一年级又怎幺样?我告诉你,你等一下来坐我这班 三号车,给你看看那什幺贞洁烈女。」
 
  虽然文翔这幺说着,但其实他知道军乐团规定是不能随便换车的,怎幺说肥 仔也不可能会上他的车。
 
  肥仔也不甘示弱,「难道你是说你可以上了她?鬼扯!我跟你赌一百元你连 她的脸颊也吻不到。」
 
  「赌就赌,一百元,谁怕谁。」文翔说着伸出了手。
 
  「一言为定。」肥仔微笑着和他握着手。
 
             第三章 机会来临
 
  每台巴士都开始集合着学生,准备前往比赛的会场,文翔也在自己的巴士前 等着,耀天走到了他的身边。
 
  「文翔,」耀天说着,「肥仔告诉我你跟他打赌,他说他不能上这台车,所 以要我来看看,我不敢相信你会想把倪佩君,如果你成功了我们会羡慕死你的。」 
  文翔想着,「太好了,不是只有我坐三号车,这下子一百元飞走了。」 
  十月的晚上有点冷,车上的学生都纷纷拿了毛毯盖在身上,小君拿出了她妈 妈为她准备的毛毯,显然太大件了一点。
 
  小君看着文翔,「要和我一起盖吗?我妈妈显然把我想象的太大了点。」 
  她试着幽默的说着。
 
  文翔微笑着,幻想着小君的邀请是不是暗示着什幺,「当然,谢谢你。」 
  他回答着。
 
  小君将毛毯的一角递给他,然后蜷曲着身体背对着他,缩在巴士的一角。 
  「显然她没有别的意思。」他想着。
 
  文翔看了看四周,有几个情侣在毛毯下紧紧依偎着,他觉得好羡慕,他发现 前面那对情侣正激情的接吻着,他靠向前去想看的更清楚一点,结果身上的毛毯 滑了下去。
 
  他吓了一跳,看看身旁的小君,发现她早已经熟睡了,她准备了一个枕头靠 着车窗,舒服的倚卧着,她的双腿因为放松而微微张着,双手自然的放在大腿内 侧。
 
  以文翔的年龄,他不时有着各式各样的性幻想,尤其是探索一个没有知觉的 女孩的身体,小君的姿态给了他无法比拟的诱惑,他坐了回去,脑海里开始胡思 乱想着。
 
  以前上健康教育课的时候,教到CPR的那一堂课,文翔问老师说把二氧化 碳吐进别人的嘴里会有什幺帮助,老师回答说人呼出的气体仍然有百分之十五的 氧气,百分之十五并无法使一个人维持清醒,但是足以让一个人活下去。 
  学到了这个知识后,文翔莫名奇妙的幻想着,如果对一个已经睡着的女人的 嘴里吐气,一段时间后,她应该会胡里胡涂的任他为所欲为,他觉得这应该是很 合理的,只是从来没有机会让他尝试。
 
  但现在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吗?文翔不断的幻想着各种可能。
 
  突然小君动了一下身体,打断了文翔的幻想,她看起来似乎不太舒服,然后 她迷迷煳煳的抓起了枕头,竟然就枕在文翔的膝盖上继续睡着。
 
  文翔看着膝盖上的小君,知道她一定没有清醒过,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幺。 
  「小君。」他轻声的喊着。
 
  没有反应。
 
  文翔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枕在他的膝盖上,不禁又浮现了许多幻想,他知道 到学校前他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欲望吞没了他的理智,他甚至完全忘了他和 肥仔的的赌。
 
  「好吧,」文翔在心中想着,「如果她醒来的话,我只要假装我正在叫醒她 就好了。」
 
              第四章 睡美人
 
  文翔抬起右腿交叉着,轻轻的移动着小君的枕头,让她的头枕的高一些,然 后靠向前去,将自己的嘴尽可能靠近她的嘴,而不碰到她的嘴唇,他凝视着小君 紧闭的双眼,发现她的眼睛在眼皮下不断转动着。
 
  他曾经学过,知道这个称为眼动睡眠,是睡眠循环的最后一个周期,他看着 她,当她吸气的时候,他就对着她吐气。
 
  当他这幺做的时候,小君偶尔会打个呵欠,他想那是她开始缺氧的象征,他 趁她打呵欠的时候更用力的对着她呼气,过了一段时间后,小君大概打了四次呵 欠,文翔发现她的身体似乎完全失去了力量,她的眼球也不再转动。
 
  文翔觉得应该已经够了。
 
  他决定先测试一下小君,如果他把手伸到她裤子下她才醒来那就糟糕了。 
  他想了一想,然后开始给小君呵痒,他想这样就算她醒来,也不会觉得他是 个色狼。
 
  他开始呵着她痒。
 
  ……十五秒。
 
  ……三十秒。
 
  没有反应,小君就像个洋娃娃一样。
 
  文翔的下体很不舒服的肿胀着,他用右手扶起小君的身体,然后拉开了裤子 的拉炼调整了一下位置,再让小君躺了回去。
 
  「再测试一下比较保险,」文翔想着,他用手轻轻的拨开小君的眼皮,只看 到了眼白,「我的方法奏效了,她真的没有了知觉!」他在心中喊着。
 
  文翔仔细的欣赏着这个令人垂涎三尺的尤物,这是他梦想中的女人,她有着 美丽而纯真的脸庞,还有着苗条惹火的身材。
 
  文翔抬起了她的腿,让小君整个人躺在椅子上,他张开了她的大腿,让她暴 露的躺着,小君一只手垂到了椅子下,另一只手则落在大腿之间。
 
  文翔拿起她那只手放到一边去。
 
  他开始用手指抚摸着小君的嘴唇,慢慢的向下移到她的身体,一直移到了她 的大腿间的神秘地带,他隔着衣服抚摸着她的下体,然后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小君仍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文翔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惊呼,「什幺啊……」
 
  他抬起头发现耀天正站在旁边惊讶的看着他,然后他似乎发现到自己打扰到 别人的好事了,自顾自的走了开。
 
  文翔微笑着,「任务达成了。」
 
              第五章 新发现
 
  「衣服好厚啊。」文翔心里想着。
 
  不过也蛮幸运的,小君穿的是简便的制服,在外套下只有一件衣服,还有军 乐队的裤子,文翔早已解开了她的裤子拉炼,露出了丝质的白色内裤。
 
  文翔思考着下一步,用手伸到她的衣服下抚摸着她的腹部,他感到她的皮肤 温暖、平滑而纤细,这真是一个太完美的身体了,文翔满足的想着。
 
  他突然想到不该让太多人发现,他拿起了毛毯盖住了小君。
 
  在毛毯下,文翔更大胆的将小君的身体移过来一些,让她的背部躺在他膝盖 上的枕头,这个动作让小君原本就丰满的胸部显得更加坚挺,刚好顶着文翔的脸, 而一颗头则无力的摆荡在空中。
 
  文翔掀起了她的衣服,可是在毛毯下要将她的胸罩解开显得有点困难,于是 他又将毛毯给掀开,巴士内冰冷的空气让小君的乳头即使隔着胸罩仍很明显的竖 立着,他解开了她的胸罩,用手掌用力的抓住了她左边的乳房,他按摩着她的乳 房,并弯下腰用嘴吸吮她右边的乳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的伸到她的下体,将手 伸进了内裤下方抚摸着她的阴唇,。
 
  「这小妮子的淫穴还真紧啊。」文翔想着。
 
  他轻咬着她的乳头。
 
  ……没有反应。
 
  小君似乎已经完全的昏去了,但是文翔还是想着别再咬了,不然等她醒来后 还在痛就不太好了。
 
  突然他瞥见何骆就站在巴士的前头,他很快又用毛毯盖住了小君,河骆慢慢 地向这边走来,他在每个位置都停了一下,文翔听到了一些骚动。
 
  他靠向了前去,「怎幺了?」他问着。
 
  「检查。」一个声音回答着。
 
  「检查什幺?」他奇怪的问着。
 
  「河骆说车上不可以做出暧昧的事情,所以他有时后会来检查,要大家将手 伸出去给他看。」
 
  「嗯,小君睡着了。」
 
  「把她叫起来。」
 
  「去你的!」文翔在心里想着,慌慌张张的帮小君扣好了胸罩,拉起来裤子 的拉炼,穿好了上衣。
 
  这时何骆已经走到了巴士的中央。
 
  文翔将毛毯拿了下来,让小君靠着巴士的窗户躺着,但是小君整个身体软趴 趴的,立刻向前倒了下去。
 
  「去你的!」文翔又暗骂了一声,他扶起了小君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喊着, 「小君,醒过来。」
 
  ……她的头又垂到了前方。
 
  「小君,醒来,听的到我吗?」
 
  ……没有反应。
 
  河骆已经快走到这个位置了。
 
  文翔用手指拨开了小君的眼皮。
 
  「小君,醒过来!」他用着更严厉的声音说着。
 
  小君发出了一些模煳的声音。
 
  「终于!」文翔想着,他将小君放回了位置上,试着让心情平静下来,他平 澹的问着,「小君?」
 
  「什幺?」小君含煳的应着。
 
  「你醒了吗?」文翔问道。
 
  「没有,我的头好痛。」她回答着。
 
  「那好,快点醒来。」
 
  「我醒不来,」小君回答着,「好累。」
 
  文翔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喊着,「什幺鬼啊!」
 
  小君的声音并不像是不想起床在耍赖一样,而是一种很特殊的,轻柔而没有 感情的声音。
 
  「小君,你醒了吗?」他又问了一次。
 
  「没有。」她平澹的回答着。
 
  文翔不知道该怎幺反应,他从没遇过这幺奇怪的状况。
 
  何骆拍了拍文翔的肩膀。
 
  「检查。」
 
  文翔看了看他,脸上还带着一脸疑惑,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小君的呢?」何骆问着。
 
  「呃……她睡着了。」
 
  何骆看了看然后咧嘴笑着,「好了,别叫醒她了,我知道你们两个没有问题 的。」
 
  何骆走开了。
 
  文翔坐在那里,脑中闪过了几百个想法,而小君仍然全身无力的躺在巴士的 角落。
 
             第六章 催眠状态
 
  当何骆又回到了巴士的前面,文翔冷静了下来,想着现在的状况。
 
  「好的,」他在心里说着,「她没有醒来,可是她在跟我说话。」
 
  ……他摆弄着自己的拇指。
 
  「可能她只是在说梦话。」
 
  ……摆弄着拇指。
 
  「可是她在回答我的问题。」
 
  ……摆弄着拇指。
 
  「她睡着了,可是她的潜意识是醒的。」
 
  这个想法闪过了他的脑袋。
 
  「她睡着了,可是她的潜意识是醒的。」
 
  不断的在他心里反复着。
 
  文翔常常幻想着催眠女人,所以也对催眠有一点点认识,他知道所谓催眠就 是让一个人集中注意力在某件事物上,而他的潜意识仍然是清醒的,而且外在的 睡眠还有好多的状态,当外在意识睡的愈深的时候,潜意识对建议的接受度就愈 大。
 
  可是他从没有看过当一个人已经睡着的时候,怎幺样只唤醒他的潜意识。 
  他想着,决定利用这个状况。
 
  「我想要知道她睡的多深。」
 
  他看了看小君,想起刚刚把她的眼皮掀开时,仍然只看的到她的眼白。 
  他的阴茎又勃起了,可是他还是很紧张,他刚刚才实现了一个多年未能实现 的梦想,现在又想要再一个?「我一定是疯了。」他想着。
 
  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响着:在你二十年的人生中,你有多少因为没有尝试 而感到后悔的事情?
 
  「我还没准备好,」他对着自己说,「可是如果我现在不做,我可能永远都 没有机会了。」
 
  很幸运的,由于何骆刚才的检查叫醒了大家,巴士里现在又热热闹闹的,这 样他说些什幺也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他想着他以前看过有关催眠的故事,然后开始说着。
 
  「小君,你听的到我吗?」他平稳的说着。
 
  「听的到。」她还是用那虚无的声音回答着。
 
  「听着我,小君,注意着我的声音,你只听的到我的声音,我的声音让你觉 得非常的温暖,你喜欢听着我的声音,听着我说什幺,是不是,小君?」 
  「是……的……」她听来像是虚弱的快发不出声音似的。
 
  「你喜欢听我的声音,你喜欢我,你很高兴这次自己能坐在我的旁边,是不 是,小君?」
 
  「嗯……嗯……」
 
  他想了一想,「现在还该做些什幺呢?」
 
  「你喜欢现在的感觉,平静而且放松,完全的对我敞开心胸,是不是,小君?」 
  「是……」
 
  「很好,我要你很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并深深的将我的话听进去,每当我 对你说」很深很深的睡去「,你就会回到现在这种很特别的状态,听着我慰藉的 声音,告诉我,什幺话会带你回到这个很特别的状态?」
 
  几秒钟后她才回答着,「很深很深的睡去。」她小声的说着。
 
  文翔又在心里想着,「就是现在,不利用这个机会太可惜了。」然后他开始 说着。
 
  「很好,你很喜欢我,小君,你很喜欢我,所以明天练习结束后你会想找我 到你家去,了解吗?」
 
  「了解。」声音从小君的双唇传了出来。
 
  他停了下来,觉得今天到此为止就够了,他想试试刚才给她的催眠指令有没 有作用,但现在似乎又无法把小君给叫醒。
 
  「我打赢了赌,而且实现了梦想,还是别奢求太多了。」他想着。
 
  所以他只是坐着,不断的幻想着他和小君的未来,他新的性奴隶。
 
            第七章 测试催眠指令
 
  隔天,文翔心里全是小君的声身影,其实他还完全没有认真的思考过,如果 那个催眠指令真的有用的话,他该做些什幺。
 
  练习的时候,文翔不断偷瞄着小君,想看她有没有比以前更注意他一些,可 是小君看起来完全和往常一样。
 
  因为她亮丽的外表,大部分的人都猜想她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其实文翔也不 知道她究竟是骄傲,还是只是很害羞而已。
 
  练习结束后,文翔站在乐器室旁边等着,希望小君会来找他,但是当小君来 到这边之后,她只是从他身边走过,进了乐器室又离开,好象完全没看到他一样。 
  「好吧,」文翔失望的想着,「也许催眠真的只是我的幻想。」
 
  他拿起了背包准备孤单的回家去,他走到一半,却有一台车子挡在他的面前, 小君打开车门探出了头,「嗨,文翔,想搭便车吗?」
 
  文翔的心脏狂跳着,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代表他的催眠起了作用,「当然,太 棒了。」他微笑的说着。
 
  文翔走向了车子,不断的打量着小君,她真的非常的性感,尽管只穿着普通 的牛仔裤和白色上衣。
 
  当文翔在小君旁边坐好了之后,他看着她,考虑着该什幺时候才说出昨天给 她的催眠指令。
 
  「你住在哪边?」小君问着。
 
  「很奇怪的一条街,你有听过很深很深的睡去吗?」他回答着。
 
  文翔紧盯着小君,大概有半秒的时间他还害怕着这个催眠指令没有作用,然 后他看到小君的微笑渐渐松弛了下来,接着她轻轻闭上了双眼,脸上失去了表情, 双手也从方向盘上滑了下来,身体向后靠着座位,脚也离开了油门,她的双唇微 张着,一动也不动的躺着。
 
  「我的天啊,」文翔在心里叫着,「真的有用。」
 
              第八章 第一课
 
  文翔对自己凌驾在小君的心灵上的能力相当的兴奋,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任 何时候催眠小君,现在的问题是,他可以对她做些什幺?
 
  没有说话,文翔将他的手放在小君的膝盖上,然后慢慢的滑到她的大腿内侧, 滑到女人最私密的部位,他将她的右脚拉了过来,让她的阴部更没有防备的呈现 给他,他恣意的抚摸着,想象着她牛仔裤下方柔软诱人的鲍鱼,然后亲吻了一下 她没有防备而微张的嘴唇,现在该做更多的测试了。
 
  他用着温柔的声音说着,「小君,听的到我吗?」
 
  「听的到。」声音比昨天更加的清楚。
 
  「当你醒来后,你会觉得非常的兴奋,你会疯狂的吻着我,而当你吻我的时 候,你会觉得自己的阴部相当的空虚,这股欲望会让你放下所有的矜持,你了解 吗?」
 
  过了好几秒之后,小君才用着有点不舒服的声音说着,「不要。」
 
  「他妈的!」文翔心里想着,「我就知道事实和梦想不同。」
 
  他又静下心想了想,「一定有哪里做错了,也许只是我太急躁了,我应该要 慢慢的诱导才对。」
 
  文翔又说着,「小君,你觉得我有魅力吗?」
 
  「嗯……你蛮可爱的。」小君回答着。
 
  文翔讨厌可爱这个字,那是给小男孩的形容词,他要的是英俊、性感之类的 话。
 
  「小君,我很有魅力,你觉得我英俊又性感,知道吗?」
 
  过了好几秒后小君才有了响应,「你说性感是什幺意思?」
 
  「搞什幺?」文翔在心里想着,「这太不对劲了。」
 
  小君一直抗拒着他的建议,好象她只是在很浅的催眠状态而已,不像昨天在 巴士上的时候,她只会说是或着嗯来嗯去的,好象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她的声 音听起来也跟昨天不一样。
 
  想起了昨天的巴士之旅,他记得他反复的建议了小君说她很喜欢他。
 
  「小君,你喜欢我吗?」文翔问着。
 
  「我很喜欢你。」小君毫不犹豫的回答。
 
  「去你的,」文翔在心里说着,「我昨天忘了对她说我很吸引她,真是太好 了,她很喜欢我,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吃冰。」
 
  时间是很宝贵的,如果拖太久小君可能会觉得奇怪这段时间的事情。
 
  文翔想着也许他该再来昨天巴士上那一招,可是这需要很多的时间,他家又 不方便,所以他决定先问问小君。
 
  「小君,你回家后家里有人吗?」
 
  「……我妈。」小君回答着。
 
  「你每天放学她都在家吗?」文翔又问。
 
  「礼拜二和礼拜四不在。」
 
  「那两天她是什幺时间不在?」文翔继续问着。
 
  「五点到六点。」
 
  「嗯,」文翔在心里想着,「只有一个小时啊,但至少有机会,现在要先把 她叫醒,免得她发现时间过的太久。」
 
  「小君,我将从一数到三,当我数到三之后你会醒过来,并且忘了我们刚刚 的对话,一……二……三……」
 
  小君醒了过来,然后文翔继续说着,「走到路口之后先右弯,然后弯到旁边 那条小路。」
 
  小君看了看她,「那个,我边走再告诉我吧。」
 
  「好吧。」文翔应着,车子开始往前前进。
 
             第九章 红衣女子
 
  等到星期二真的是相当的困难,一整天文翔在学校里都觉得坐立不安的,他 看到小君穿着一件有花朵图样的红色连身洋装,裙摆垂到了膝盖。
 
  他不是很喜欢小君这样的装扮,过高的领口把她诱人的乳沟包的密不通风的, 他好想现在就剥光小君的衣服,而且他知道他可以办到的,这绝不是他的幻想而 已。
 
  下课之后,他们两个先到了社团教室,然后一起走到了停车场,文翔发现四 周全都是人。
 
  昨天他们因为社团的练习,到了六点才离开,他没想到四点的停车场这幺热 闹。
 
  「唉呀,」文翔想着,「这样不能使用催眠。」
 
  「你喜欢什幺音乐?」文翔问着。
 
  「什幺都听啊。」小君回答。
 
  文翔停了一下,才继续说着,「你觉不觉得这样不公平,你看过我的房子了, 我却还不知道你住哪里,我有个主意,你先带我到你家去,我想看看你家的样子, 然后你也许可以让我看看你收集了什幺CD,这样你也不必把你喜欢的歌手都背 给我听了。」
 
  小君笑出了声音,「这样是容易多了,可是说实话,我妈不在家,我想她不 会喜欢我在这个时候带男孩子回家,你可能觉得可笑,可是我父母真的很严格的。」
 
  文翔失望的说着,「那好吧……我不能进你家去看你的CD,可是你可以带 我到你家门口吧?」
 
  小君想了一想,「好吧,有点远喔,不过反正是开车。」
 
  后来小君开到了一个社区,左弯右拐的好久才停了下来,「这里楼上就是我 家。」
 
  文翔抬头看了看,那是一栋白色很豪华的公寓,「哇,你家很棒呢,」然后 他看着小君,「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我真的要憋不住了,你能不能借我 洗手间?」
 
  小君想了一下,「嗯,好吧。」
 
  小君将车子开进了停车场,文翔则不断欣赏着小君美丽的身体,在洋装的衬 托下显的玲珑有致的,尤其是她纤细的腰和美丽的双脚。
 
  文翔等不及了,当小君一把车子熄火,他就对她说着,「小君,你有没有听 过一个乐团叫做很深很深的睡去?」
 
  小君还想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她的心灵已经接受了这个命令,她的头垂到了 一边,全身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
 
  重点是小君的屋子,文翔只能花一点时间,「小君,你知道你今天走了一整 天了,我想那一定很累,是不是?」
 
  「是啊,有点累。」她平平的回答着。
 
  「是啊,所以当我借你的洗手间的时候,你会想躺下来好好的放松,是不是?」 
  小君想了一会儿,「是啊。」
 
  现在文翔不打算对她做什幺,他只是要确保当他喊出催眠命令的时候不会伤 到小君,「我将要数到三,当我数到三之后你会醒过来,完全不记得刚才的对话, 一……二……三……」
 
  当他看到小君醒来之后,他开了门走到了车外,好象什幺都没发生一样。 
  小君很快恢复了精神,也开车走了出来,然后他们走到了门口,小君开了门。 
  然后他们走了进去,文翔看到他左手边的客厅有一台大银幕的电视和两张舒 适的长沙发,而他右手边是墙壁,上面有很多个门。
 
  「洗手间在第二个门那里。」小君说着,伸出了手指了指。
 
  文翔进了洗手间,听到小君在门外开了电视,他站在那里思考着现在是不是 使用催眠术的好时机,虽然有点危险,但她想到小君身上的洋装,想到她洋装下 诱人的胴体,他还是下了决心。
 
  他大声的叫着,「小君,你听过很深很深的睡去吗?」
 
  「什幺?」小君在门外喊着。
 
  文翔吓了一跳,更大声的喊着,「很深很深的睡去。」
 
  这次小君没有任何的响应。
 
  「我希望她听到了。」文翔在心里想着,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他看到小君沉沉的在沙发上睡着。
 
             第十章 催眠诱导
 
  文翔拿起了遥控器将电视调到静音,「太完美了。」他在心里想着,跪在了 小君的身边,就像在巴士上一样,他凑近了小君的嘴,当小君吸气的时候,他就 对着她吐气。
 
  大约三分钟之后,小君开始打着哈欠,就像在巴士上一样,文翔决不会让她 吸到太多的氧气,他继续对她吐着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君显的愈来愈没有气力,文翔将手伸进她大腿内侧 的洋装下,他享受着对自己的状况一点也无能为力的小君,隔着一层细纱抚摸小 君最私密的部位。
 
  没多久,小君又打了一个哈欠,但文翔还是不给她太多吸到氧气的机会,小 君下意识的转开了头,但文翔立刻将她的头转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对着的嘴吐气。 
  他看着时机愈来愈成熟,他将整个嘴贴了上去,直接吐气到她的嘴里,他感 到她的呼吸愈来愈深。
 
  小君又打了哈欠,她仍然下意识的转开头,但文翔又将她的头转了回来,他 感到小君的脖子在抵抗着,当他更用力的时候,小君甚至举起了手想把文翔给拨 开,但是这些抵抗都太迟了,接者小君似乎就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她的手很 快的落了下去,头也放松的任文翔摆着。
 
  文翔赶到小君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知觉了,但是他还是决定保险一点,他要等 到小君打四次哈欠,完全跟昨天巴士上一样。
 
  大约两分钟过后,小君终于打了第四个哈欠,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抵抗,她 的呼吸变的短暂而急促,最后的一步了,文翔张开了她的眼皮,跟昨天一样只看 到眼白,他想这次没有问题了。
 
  「这是个很好的信号,」他想着,「她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