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江湖】(04集08回) 作者:潜龙
 字数:6367
 

  04集08回:辟恶除患
 
  时值上弦,月色昏黄,已是眠鸥宿鹭之时。便在此刻,一条黑影从墙头翻身 而下,着地无声。看见那人行动矫捷,身手颇为高超。见他几个起落,已穿过花 木扶疏的庭院,来到一座阁楼,经过堂前东西两侧的厢房,最后停在一个房间前, 柔和的烛光从房间里透将出来,显然房内之人仍未就寝。
 
  但见那人在门上轻轻敲了四下,暗号儿过去,房间内传来一个沉厚的声音: 「是管豹老弟么,进来吧。」
 
  那个管豹应了一声,伸手推门而入,只见房间富丽宽广,到处精工雕镂,显 得豪华淫逸。
 
  管豹环视房间一眼,见无异状,走到房间的中央,见那紫檀床榻前落下蝉纱 帷幕,还隐约见得床上的一男一女。管豹立即打住脚步,不敢再走近前去,抱拳 说道:「司空大爷吩咐的事,管某已经办妥,她们母女二人,确是已回到宣城。」 
  原来床上那个男人,正是司空择。说到这个管豹,乃是横行宣城的鼠窃之辈, 是个罡神泥鬼的人物。管豹武功虽然不强,但轻身功夫却十分了得,皆因他在宣 城熟门熟路,司空择便邀他探查水姌流母女的下落。
 
  「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会,待我办完事再说。」司空择吩咐完毕,腰下却没一 刻停顿,一根黝黑的阳具兀自抽送如飞,干得床上的女子不住口呻吟。
 
  「啊……老爷!小雨快要……要不行了……」这个小雨仍不到二十岁年纪, 长得娇俏可人,却是司空择近日所收的婢妾,正自挨着男人的抽插,刚到欲泄未 泄之时:「求老爷……再……再狠一点,用力肏你的小雨……」
 
  「小贱人,就是爱挨肏,今晚老爷就好好喂饱你!」
 
  「老爷不用怜惜小雨,全都发泄在……在小雨里面吧,人家……要老爷的… …热精,要老爷灌满人家……的小淫屄……」
 
  管豹耳里听着这般淫言浪语,不禁想起刚才水姌流的淫行骚态,胯处的肉棒 登时「噗噗」乱跳,竟然硬了起来,心里在想:「刚才那个美人儿当真是俊得紧, 要是能给我肏上一两回,便教我折寿十年也不打紧!」
 
  待得二人完事,管豹已在房间站了炷香时间,方见司空择披衣下榻,掀开纱 帐走了出来,一面束上腰带,一面问道:「你说吧,她们在何处落脚?」 
  管豹望了一眼帐后的小雨,隐隐见她仍然卧在床上,司空择见他犹豫不语, 遂摇了摇头道:「你不用担心,尽管说就是。」
 
  「是……」管豹才应得一声,整个人便此呆立当场,望如木鸡,久久不言不 语。
 
  司空择见着,皱紧眉头盯着他:「你还在待什么,有话就直说……」但他又 怎会知道,管豹刚才一话未完,已被一道暗劲封住了穴道。
 
  就在此时,窗外忽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想知道莆氏母女下落,又何 须问他,直接问我岂不脆快了当!」话声一落,旋即黑影闪现,窗户前已多了一 个男人。
 
  司空择心下吃惊,身子倏地连退三步,喝道:「是什么人?」
 
  但见那人长相英伟洒脱,是个年约四十的俊逸男人,见他微微一笑,坦坦施 施道:「难道你不认得我?没想司空大爷竟会如此善忘!」
 
  司空择定睛细看,终于给他记起来了,脸上不由变色,木讷起来:「原来… …原来是你……」
 
  此人正是于浪,管豹适才在屋外偷窥,早就全落入他眼中。当时管豹使出一 招「仙鼠挂树」,双脚倒钩屋檐,头下脚上,在窗口向房间偷窥。于浪本想立即 上前将他擒住,但回心细想,见他能有这等身手功夫,绝非一般鼠窃狗偷,不免 起了疑心,便随尾悄悄跟来,方得知晓他是司空择派来的人。
 
  但于浪却没料到,花翎玉已然打通任督二脉,兼之闯过蝉蜕神功第二层,武 功已自不弱,竟不曾发现屋外有人,当真是无能之极!那时于浪在想:「此子历 练如此不足,全无警惕戒备之心,手里一抱住女人,就难以兼筹并顾,长此下去, 他早晚要大吃苦头!」
 
  于浪见他认出自己,颔首一笑,接着敛容道:「当日你追杀莆氏母女二人, 本爷已经放你一马,可惜你却不知自悔,仍然不肯就此罢手,这样便怨不得他人 了!」
 
  司空择曾经在于浪手底下吃过大亏,心知单凭自己一人之力,绝对是讨不到 半分便宜!司空择一念至此,惧意暗生,立即左右顾盼一眼,只望现在有人走进 房间,或是有人通风报信,才会有一线生机。
 
  于浪见他眼神闪缩,已猜到他心中所想,当下冷笑一声,徐步走到床榻前, 一把掀起薄如蝉翼的床帐。这时的小雨早已吓得缩在床头角落,骤然看见于浪站 在眼前,心下猛地一惊,失声大叫起来:「啊!有贼……有贼呀……」
 
  司空择听得小雨大呼大叫,同时一惊,生怕于浪突然发难向自己出手,双手 连忙一抬,护住前胸,又再疾退两步。小雨这下一叫,登时响彻夜空,深宵间显 得格外刺耳!才不到半刻时间,屋外犹如翻了锅似的,立即闹哄哄起来。 
  于浪在心里暗笑:「今晚我既然到得这里,自然要把旧账一次讨个清光,你 这个丫头倒懂得帮忙,免我四处去找那两个龟儿子!」思念方讫,房门「砰」一 声响,已经被人推开,十多人同时涌进房间来。
 
  正是堂上一呼,堂下百诺!司空择看见来人甚众,登时放下心头大石,气焰 熏天而起,大刺刺说道:「你单人匹马竟然够胆来这里撒野,简直是不知死活!」 
  于浪一笑:「对付你们这伙饭坑酒囊,本爷一人已绰绰有余!」接着脸色一 沉,望向众人道:「司空奉、司空白,快快给我滚出来!」
 
  只见两个人越众而出,其中一人颧骨高耸,满脸酒刺,跋扈嚣张道:「好大 的架子,司空奉就在这里,兄台到底是谁,敢问有何高见?」
 
  于浪瞧着那人上下打量一眼,目光移向他身旁的猴腮小子,说道:「当日你 在街头仰仗人多,满嘴油腔滑舌调戏姑娘,还想伤人性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 的『黑蜂香』有多大本领!」
 
  那个猴腮小子便是司空白,这时听得『黑蜂香』三字,马上想起前事来,戳 指道:「你……你就是那个……」
 
  于浪一笑:「你终于还记得我!没错,那天点倒你的人,正是本爷。」 
  司空白想起当日的情景,若有芒刺在背,身子往后一缩,颤声喝道:「给我 ……给我上……」旁边众人不知于浪的厉害,立时铿锵大作,个个亮出手上兵器, 把于浪团团包围住。
 
  于浪心下冷笑:「好一伙不知天高地厚的流棍!」心念刚过,一把钢刀已从 头顶砸落,但见于浪左手一翻,两根指头已夹住刀刃,旋即「啪」的一声,钢刀 立刻断成两截,右手顺势点出,封了那人的穴道,随即游身而上,左右开弓,只 听得「啪嗒」之声此起彼落,全是兵器刀棒堕地的声音。
 
  才是片刻功夫,已见房间横七竖八,卧满了人,全都是被于浪点倒在地,只 剩下司空父子三人,大眼瞪着小眼,早就吓得杜口结舌。
 
  于浪盯着司空择道:「你三人自己动手,还是要本大爷出手?」
 
  三人看见于浪的身手,自知性命难保,但要引决自裁,亦是万难做到,既然 搏手无策,倒不如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司空择素来老奸巨猾,为人阴险诡诈,当下背着双手走前两步,手指向身后 兄弟二人递了个暗号,口里说道:「阁下武艺非凡,佩服,佩服!只是你我两家 向无过节,又何必为了两个女子伤了感情,阁下不妨开个条件,大家四司六局, 将事件摆平下来。」
 
  于浪一笑:「咱们彼此之间,似乎并无什么感情可言,又何来伤感情之说! 况且,你父子三人坏事做尽,正是『天不盖,地不载。』,实是天理难容……」 一语未毕,司空择倏忽出手,右手向前一扬,一阵清香直扑于浪面门。与此同时, 司空奉、司空白两兄弟同时发难,从两旁直抢了上去。
 
  这一下偷袭全无半点先兆,出手既快且准,在这伸手可及的距离下,眼看于 浪万难避过这一劫!岂知于浪全没当作一回事,竟然不闪不躲,左手斗然递出, 已扣住司空择右手脉门,指力到处,司空择立时惨叫一声,软倒下来。旋即听得 「碰碰」两声巨响,司空兄弟二人犹如断线鹞子,分别往两边墙壁飞了过去。 
  于浪挺一挺身躯,站在当场扫了三人一眼,不屑地道:「就凭你们这等微末 功夫,便想在此横行作恶,简直是找死!」接着走到司空白跟前,说道:「现在 你三人武功尽废,我也不妨关照你一声,你前时以『黑蜂香』所伤的人,正是香 蕊宫的少主人。本大爷脸软心慈,还可留下你们性命,但香蕊宫是否和我一样慈 悲为怀,倒要看看你们的运数了!依我来看,你等若想仍有命在,就快快打叠行 装,离开宣城,从此改名换性,或许还有些许生机,我的说话亦到此为至。」话 后冷笑一声,接着身影一晃,人已越窗而去。
 
                ◇◇◇
 
  南宫筱却不知道情郎在暗道里偷看,早已将她和于浪的淫行全收进眼底。当 她和于浪完事后,想到花翎玉气冲冲离去的情景,心里不由愧疚起来,却又夹着 小许担心,她真的害怕情郎会为此生气,便立即告诉于浪,要前去看看花翎玉, 好歹也要安慰他一番。
 
  当南宫筱来到花翎玉房间,却看见他不在,心里更是栗栗难安,但她又怎想 到,自己的情郎却和水姌流正在翻云覆雨,做着那床笫风流之事。
 
  整个晚上,南宫筱寝不能寐,晨起,又再来见花翎玉,待得房门打开,看见 花翎玉睡眼惺忪,一副仍未睡醒的模样,便问道:「还没有起床吗?」
 
  「嗯!」花翎玉徐徐点头,骤然想起南宫筱昨夜的事,心头又有点不惬气, 沉声问道:「一大清早,找我有什么事?」
 
  南宫筱听他言语冷漠,知他还在生气,当下走上前去,投怀送抱,将他牢牢 拥抱住,抬起螓首柔声道:「玉郎对不起,可以原谅筱儿么?」
 
  花翎玉低头看着南宫筱,见她一脸恧然赧愧,寄颜无所的样子,亦不禁心头 一软,伸手环住她腰肢,只觉纤不盈握,筋不束骨,再见她美目盼兮,容色艳异, 色欲之心登时活了起来,盯着她问道:「我昨晚离去后,你和那个淫贼又弄了多 久?」
 
  南宫筱见他至今仍念念不忘,知他还在记恨这件事,垂下头来,轻声道: 「就……就只做了一次,人家便匆匆来找你,但你……你又不在房间。」 
  花翎玉想起自己和水姌流的事,当真回味无穷,阳具竟又作怪起来,说道: 「当时实在有点气闷,所以到外面舒口气!」他不敢将实情告诉南宫筱,毕竟也 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是筱儿不好!」南宫筱再次抬起头,瞧着情郎的俊脸:「其实昨天中午, 我已从你师父口里得知,知道你……你已冲破了第二层。玉郎,你说我知,昨晚 你来找我,是否……是否想和我……」
 
  花翎玉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当然,你若肯和我亲热,固然是好,就算 不做那种事,我只要能看你一眼,抱你一会,都是好的。但……但没想到你竟然 ……」
 
  「真是对不起!」南宫筱脸上升起红晕:「其实……其实你来找我之时,人 家正在……正在和你师父那个,因此不想你进来看见他,免得你生气。」 
  花翎玉想起南宫筱前时的说话,打算藉着这几天的机会,要尽情和于浪交欢, 汲取多一些真元。他一想到这里,浑身都滚烫起来,问道:「难道你这几个晚上, 都……是和他在一起?」
 
  南宫筱全不隐瞒,向他点了点头:「筱儿确是天天和他在一起,有时只会做 一两次,也有时一天三四次,而且不只在晚上,就像昨天,你师父午间已经待在 我房间,便连晚饭也不曾用,就一直……一直……」
 
  花翎玉听见,气得青筋暴现:「他就一直和你做,干你一整天,是不是?」 
  「嗯!」南宫筱颔首承认:「确实是这样,在你来之前,咱们……已做了三 次,那时是第四次!」南宫筱停顿片刻,又道:「玉郎,你可以原谅我,体谅筱 儿么?老实说,经过了这几天,我在你师父身上真的受益不少,功力确实增进了 很多!可是……可是我对那种需要,亦开始感到渐渐强烈,只要给你师父轻轻碰 一下,摸一摸,我就会产生一股异常的欲望!」
 
  花翎玉摇头一叹,暗忖:「岳娘的说话没有错,眼下来看,筱儿的性欲只会 变得越来越难控制,将来咱们做了夫妻,我恐怕还要一直受这种折磨!」 
  南宫筱见他这副长吁短叹的模样,心里更感愧疚,双手抱得他更紧,仰起俏 脸和他道:「人家知你不高兴,但筱儿保证,打后会好好服侍你。」
 
  花翎玉怔怔看着她:「这样说,你现在就不能好好服侍我了,对不对?」 
  「当然不是,人家又不是这个意思。」南宫筱连忙道:「我今儿一大清早来 找你,莫非你还不懂筱儿的心意?」
 
  「你是说……你是专程来找我……」花翎玉虽然不感到意外,但心里仍是一 喜。
 
  「筱儿就快成为你的妻子,自此之后,人家这副身子当然是夫君了,更不会 轻易给别个男人?」接着微微一笑,在花翎玉鼻头捏了一下:「除非……除非你 无法满足筱儿,就作别论!」
 
  「什么,你竟敢和我说这种话!」花翎玉叫将起来,问道:「你和我说个清 楚明白,你我成婚后,是不是还想和其他男人好?」
 
  南宫筱踮起脚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若然你不能 满足我,可就不要怪筱儿,到时我不但要找其他男人好,还会当着你面前和他做, 把你气个半死。」
 
  「你这个小淫妇,看我今天怎样收拾你……」说罢,双手将她横抱而起,迳 往床榻走去。
 
  南宫筱搂住他头颈,笑吟吟道:「瞧来你看着我这个美人儿,已经快要忍不 住了!玉郎,我爱你,筱儿很想现在就给你,但你要和你师父一样,用下面的大 棒儿狠狠干筱儿,人家就更加爱你了……」南宫筱不住用言语挑逗他。
 
  花翎玉将她放在床上,立即宽衣解带,盯着她道:「就因为那个淫贼够凶狠, 所以你才这样喜欢他,甘愿张开双腿,让他把阳具插进你身体!」花翎玉不甘示 弱,同样以淫语回敬她。
 
  南宫筱一笑:「你知道就好,因此你要加把劲喔!」
 
  这时,花翎玉已把衣服脱个精光,赤条条的卓立在床榻前。
 
  南宫筱把眼一看,微微心惊,娇颜即时抹上两团红晕,忍不住掩上嘴巴,显 得大为惊讶:「它……它怎会……」见那阳具龙蟠筋现,朝天直竖,鹅卵大的龟 头上,红丹丹的闪然生光,竟比以前粗长了不少:「玉郎你……你这里怎会大了 这么多?」
 
  花翎玉不想直说,含笑道:「我也不知为什么,自从服了绯珚姑娘送来的汤 药后,下面就变得粗大威猛起来。觉得如何?我和那淫棍相比,绝对不输给他吧?」
 
  南宫筱呆呆的瞪大眸子,看了良久,忍不住伸手过去,轻轻握在手中,顿觉 五根玉指竟然无法把它合围,况且坚硬无比,不由暗暗惊喜,自忖:「它真的粗 大了不少!若说长度,确比不上他师父,但论到粗壮肥大,可有过之而无不及, 倘若给它进入我身体,不知会是怎生模样!」
 
  花翎玉见她痴然如醉,不免得意起来:「筱儿,用嘴儿帮帮我?」
 
  南宫筱抬眼瞧着花翎玉,送他一个甜美的微笑:「它这般粗大肥胖,人家也 不知能否容得下!」接着一手捧住卵袋,细细搓揉,一手把住肉棒,在龟头马眼 处舔了一下。
 
  花翎玉从下身传来一阵酥麻,忍不住打了两个哆嗦:「啊!筱儿……」 
  「舒服吗?」南宫筱抬眼看着他的反应,只见花翎玉不住价点头,南宫筱更 是一喜,张开樱桃小嘴,把个龟头徐徐塞入口中,大力吞吐起来。
 
  「啊!好……好舒服!」花翎玉打从心底叫出来,忙即垂下脑袋,看着美人 的做作,却见她搬唇递舌,吃得「唧习」有声,衬着她那毛施淑姿的美貌,当真 诱人到极点,目光下移,盯着她胸前两座玉峰,虽是隔着衣衫,仍是高高地耸起, 直是惑人心脉。
 
  花翎玉越看越上火,一把握住一只乳房,只觉着手丰满挺弹,让人难以挑剔, 忍不住大肆搓揉起来。
 
  二人含屌抚乳,弄了一刻有余,仍是不肯罢手。
 
  南宫筱有滋有味舔了多时,才吐出灵龟,抬起螓首向花翎玉道:「玉郎,筱 儿实在受不住了……」边说边松去衣带,自己动手脱起衣服来。
 
  花翎玉一笑,连忙跳上床榻卧定,瞪大双眼看着南宫筱脱衣,直到她把衣服 脱个清光,展露出一身玲珑玉雪的美躯,花翎玉已无法把持得住,伸出双手便要 抱她。
 
  南宫筱侧身躲开,并与他甜甜一笑:「你乖乖的卧着,让筱儿服侍你。」话 后趴到花翎玉身上,用手支起上半身,将一个丰满的乳房送到他嘴前:「筱儿想 你舔它……」
 
  花翎玉自当不拒绝,左手握住一只乳房,大嘴一张,便已含住一颗乳头。 
  「嗯!」南宫筱低低唤了一声,抚摸着爱郎的俊脸:「玉郎,你可知道筱儿 有多爱你……」说话间,南宫筱用手挽住坚硬的阳具,将那龟头抵在自己的牝户, 不停地磨蹭。
 
  花翎玉给她这般一弄,如何忍得住,叫道:「让我进去,我要你……」 
  南宫筱点头微笑:「人家都想你进来。」连忙把个龟头对准门户,纤腰缓缓 往下落,登时便进了半根:「嗯!里面……里面给你胀坏了……」
 
  花翎玉一笑:「岂有这么容易坏!」旋即用力往上一挺,巨龟直闯而入,牢 牢顶住花宫深处,顿觉内里油滑一片,犹似投入重湖叠巘一般,异常受用。 
  南宫筱被他满满地一捅,俄而魂飞魄散:「啊,筱儿要……要升仙了……」 阴户猛地翕动起来,强大的收缩力,将整根阳具嗍得紧紧密密。
 
  花翎玉却不闲着,双手握紧一对乳房,放情把玩,下身「噗噗」的乱捣,立 时干得淅淅沥沥,花汁四溅 .南宫筱使劲抱紧身下的情郎,嘴里不停娇声呻吟。 她何曾想过,今天竟会遇着如此坚硬粗胖的阳具,一下子几乎要她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