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记】(27)作者:a321283
字数:8668
 

               第二十七章
 
  邢岩三人离开信阳后便匆匆赶路。半个多月,赶了大半路程,路上倒也平安 无事,只是越往东行江河湖泊越来越多,马车越来越不方便,只能在半路卖掉, 换了三匹好马。
 
  这天路过一座不知名的山头天快黑了,三人决定在山上找地方点上篝火将就 一晚。
 
  邢拉着马,抬头透过头顶树叶的缝隙,见天空乌云密布,担心道:「好像要 下雨啊,不会这么倒霉吧?」
 
  杜明却笑道:「天要下雨,妹妹要嫁人。老天爷要你今天做个落汤鸡,你想 躲也躲不了!不就是被淋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杜,这么没良心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你是浪里小白龙,我和老胡可没怎 么下过水!」
 
  「轰隆」,天空一阵雷声传来。
 
  「靠,来这么快?我他妈真是乌鸦嘴!」
 
  「噼啪」,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劈在邢岩身旁的树上,将树干劈得炸裂开来。 
  邢岩被吓了一跳,开口就骂:「我日你大爷!」
 
  紧接着又是一道雷电劈下,却是落在了邢岩的身前!
 
  「靠,老天爷,不至于吧,不就骂了你一下嘛!」
 
  胡峰急忙拉着马快速往前走,大喊道:「别废话啦,赶紧找个没什么树的地 方躲躲!」
 
  走在最前面的杜明回头道:「前面有座破庙,咱们去那躲一下!」
 
  三人刚踏进破庙的刹那间,倾盆大雨便直泻而下。
 
  一时之间,整座山上都充斥着雨水打在树叶上「噼噼啪啪」的声音。
 
  一道闪电划过,泛着亮光的雨水从天空落下,将这一整片天地都连在了一起。 「轰隆」,紧接着,雷声传来,将众人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好似天翻地覆一般! 
  看着在暴雨中强撑的破庙,想想在庙中躲雨的自己,邢岩感叹道:「跟这个 天地相比,人真的太渺小了!人们斗来斗去,不过是为了在这天地之间苟延残喘 罢了,武功再好,地位再高,有人能跳出这天地之外吗?」
 
  胡峰道:「恐怕只有传说中的神仙了!」
 
  「天、地就像个巨大的牢笼,将这世间万物死死困住,真希望有一天能挣脱 牢笼,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杜明打断他的幻想,道:「好啦,别多想了,想办法提高武功才是你现在最 重要的事!今晚就在这睡吧,明早还得赶路呢!」
 
  破庙正中是一座石像,年久失修,只能大概看出是哪路山神。将马绑好,三 人便靠在石像脚下休息。
 
  突然,一道人影从石像后面跳了出来。三人定睛一看,却愣了一下。
 
  「杨兄,怎么是你,你怎么躲到石像后面了?」
 
  此人却是与宋婷同行的杨名。
 
  杨名整理一下衣裳,见说话的是邢岩,手握纸扇,潇洒地说道:「原来是邢 师兄,真是巧啊!不知这两位是?」
 
  杜明拱手回道:「我们是少爷的护卫!」
 
  「杨兄,你家不是在洛阳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宋婷一起上路,准备去宋家提亲呢。路过破庙想将就一晚,谁想刚坐 下便听到外面有马蹄声,我担心遇到歹人,便到石像后躲了一下。邢师兄,难道 你也,」
 
  「是啊,我也要去趟江南!」
 
  这时,宋婷也从石像后面跳了出来,见是邢岩,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家伙! 你怎么还没死呢?」
 
  邢岩看着宋婷,总觉得她和少林大会时不太一样,不过又说不上哪里不同, 回道:「哟,这不是宋小姐吗?小子我吃得香,睡得好,不牢小姐挂念!」 
  「哼,鬼才挂念你呢!」
 
  杨名见二人一见面便火药味十足,急忙劝道:「婷妹,少说两句!邢师兄勿 怪!」
 
  「没事没事,我也不是第一次领教宋小姐脾气了!倒是要恭喜杨兄抱得美人 归了!」
 
  「多谢了,我和婷妹到旁边坐着,就不打扰你们了!」
 
  邢岩本就对杨名没什么好印象,自然求之不得,「杨兄请便!」
 
  胡峰见杨名二人到角落坐下,小声问道:「这两人什么来历,看长相倒是郎 才女貌,天生一对!」
 
  「男的叫杨名,是乾天庄杨凡的儿子,刁蛮丫头叫宋婷,是宋阳女儿。」 
  杜明道:「原来是江湖世家子女!」
 
  「世家又怎么样,那丫头不说,姓杨的也不是好东西。少林大会的时候见了 琳儿就死缠烂打地往上贴,后来见了宋婷又跟个苍蝇一样,没想到真给她泡上了!」
 
  胡峰问道:「他们也是少林大会上认识的?」
 
  「是啊,当时我还在场呢,怎么了?」
 
  胡峰皱了皱眉,道:「这二人以后少接触为妙!」
 
  「为什么?」
 
  「这杨公子眉间带有淫邪之气,必是酒色缠身之人!而这女子,」胡峰叹气, 摇了摇头道:「此女桃花眼、春心眉,笑而不定,走路斜腰拉胯,乃是轻浮淫贱 之相!」
 
  他二人听了,均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老胡,不至于吧?光凭样貌就能 判断吗?」
 
  胡峰对二人笑了笑,道:「不信?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女子走路时,双腿 间缝隙很大!」
 
  「那又怎么样?」
 
  「那说明女已经不是处女!琳丫头腿间严丝合缝,才是处子之身。再说,他 们相识不过月余便做了苟且之事,而看此女动作自然,显然十多天前已被破身, 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二人被他说得有点懵,老半天反应过来,对胡峰竖起大拇指。
 
  邢岩突然问道:「老胡,我发现你好像什么都懂啊?」
 
  「啊,有吗,哈哈,估计是以前到处闯荡见识得多吧,哈哈!」
 
  ……
 
  夜深人静,石像下的三人都已进入梦乡,打着呼噜。杨名却醒了过来,将宋 婷叫了起来。
 
  见他满眼欲火,宋婷知道杨名想要做什么,用手指了指石像下面,轻轻说道: 「那边还有人呢?」
 
  「有人才刺激!」
 
  暴雨早已停止,杨名拉着宋婷走到庙外的树下,抱住宋婷亲吻起来,吻着她 的额头,她那紧闭的双眼,鼻尖,和那微微张开的樱唇。杨名一边吻着宋婷,一 边将她的衣服脱掉,也解掉了肚兜,顿时宋婷的玉乳,又呈现在杨名的眼前,看 到这对白嫩的乳房,杨名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宋婷也想迎合杨名,但是地只挺 了两下,就任由杨名的吸吮。
 
  杨名这双魔手,在她的背上、腋下、小腹,来回的抚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 下,杨名和宋婷已是一丝不挂了。宋婷的肌肤是那么的润滑、细腻,摸起来真的 好舒服。杨名把宋婷放倒在地上时,也开始了交欢前奏曲──爱抚。杨名侧身偎 着她,一只手搓揉着乳房,另一面嘴轻含着另一乳房,手轻轻的扣弄着宋婷那最 敏感的地带,伸了进去,淫水在她的小穴里,也开始慢慢的增多了。
 
  顺着奶头吻下去,到了宋婷那丰满而又色丽的阴户,舌头轻巧的舔着阴唇, 阴蒂一和阴唇的内侧,宋婷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几下,下体更是时而抬高,时 而挺送,配合着杨名的舌攻。淫水汨汨流了更多,她口中在这时也发出了声音。 
  「嗯,嗯,名哥,好哥哥,婷妹好美,嗯,好舒服,好哥哥,嗯,婷妹的穴 好爽,嗯,嗯,婷妹的穴好美,」
 
  「哦,嗯,不要再舔了,嗯,嗯,婷妹的穴好痒,哦,哥哥,嗯,小穴好痒, 嗯,又痒又舒服,嗯,」
 
  「哦,不要舔了,嗯,再舔下去妹妹会受不了,嗯,」宋婷的手,此刻猛拉 杨名的头,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好哥哥,婷妹的小穴好痒,用你的大宝贝,好哥哥,不要,求求你,用大 宝贝来干婷妹,快,不要舔了,嗯,」
 
  「嗯,嗯,好舒服,小穴好奇怪,嗯,好哥哥,呐,」
 
  杨名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终于四张唇又胶合在一起,他的大宝贝并不急着 进去,他还要逗她。杨名把大宝贝头,整根宝贝,来同地在她阴蒂上面磨擦,直 弄得宋婷不停的浪叫:「好哥哥,嗯,快点进去,嗯,不要再逗我,嗯,」 
  「嗯,快点放进去,嗯,嗯,不要磨了,小穴痒死了,」宋婷的屁股,情急 拚命似的,一直往上顶,可是大宝贝始终就是不进去。
 
  「名哥,求求你,快点干小穴,小穴痒死了,嗯,嗯,嗯,大宝贝哥哥,快 一点干我,嗯,嗯,」
 
  「嗯,我受不了,嗯,小穴痒死了,嗯,」听到她如此的浪叫,如此的淫荡, 杨名将大宝贝移到洞口,滋的一声,大宝贝整根入底,紧紧的美,又是一种肉碰 肉的滋味。
 
  「啊,啊,小穴美死了,好哥哥,婷妹爱死你了,嗯,」杨名的大宝贝插入 穴洞之后,立刻探取慢工出细活的办法,慢慢的抽送,慢慢的干着她,让她好好 享受被干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穴好舒服,嗯,哥,嗯,好人,嗯,我好痛快,嗯,好 美,嗯,」
 
  「哦,哦,婷妹,呷,小穴真美,小穴真好,嗯,」
 
  「大宝贝哥哥,好哥哥,嗯,你的宝贝真好,嗯,好哥哥,婷妹太爽了,婷 妹要好好的爱你,喃,」
 
  「啊,啊,小穴要美死了,小穴痛快死了,咧,啊,好哥哥,啊,小穴要升 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宋婷的胴体痉挛再痉挛,宋婷有气妩力的呻吟叫:「好棒,哦,小穴爽死了, 哦,太爽了,」
 
  「婷妹,你舒服吗,哥哥干的好不好。」
 
  「好哥哥,你干的婷妹美死了,婷妹好爽。」
 
  杨名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子道:「婷妹,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
 
  「好,我们换什么姿势?」
 
  「狗爬式,就是你跪在地上,头低下去,屁股翘超来。」
 
  「这样的姿势,会爽吗?」
 
  「好妹妹,等一下你就会知道」
 
  宋婷照着杨名所说的,把姿势摆好,杨名轻抚着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大宝贝 狠力的往穴内一插,杨名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腰,一送一放的开始干了起来。 
  「啊,啊,大宝贝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
 
  「好妹妹,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哦,哦,」
 
  「嗯,嗯,我的小穴好舒服,好棒,好哥哥,嗯,你太会干了,」?
 
  「哦,哦,我爱你,妹,妹,我要让你美死,哦,」
 
  「大宝贝哥哥,嗯,小穴让你干,永远,嗯,我也爱你,嗯,」
 
  「嗯,小穴真爽,喃,嗯,小穴爽死了,嗯,」
 
  「好小穴,你的穴美死我了,大宝贝好舒服,哦,哦,」这时侯的杨名,依 然采慢工出细活的办法,大宝贝尽根到底,又慢慢的全部抽出来。
 
  「哦,好哥哥,你太会干穴,嗯,干的小穴快升天了,嗯,嗯,名哥,你真 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
 
  「好哥哥,快一点,婷妹又要泄了,快,大力一点,哦,大宝贝哥哥,用力 干我,小穴要升天了,啊,啊,我,哦,哦,好哥哥,婷妹又升天了,我好爽好 爽,哦,」
 
  杨名又是缓缓地拉出大宝贝,这一拉出来,立刻带出了不少的淫水,宋婷好 像太舒服了,整个人倒在地上,娇喘嘘嘘,不停的喘气,脸上身上流着渗渗大汗。 
  「婷妹,你的穴真美,大宝贝插得实在好舒服。」
 
  「名哥,我真的好爱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听到宋婷所说的这些话, 杨名感动也冲动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她一吻。宋婷的性趣似乎又来了,她的手, 抓住了杨名的大宝贝来回的套弄。
 
  「婷妹,哥哥想再干你的穴。」
 
  「你上吧,就这样子吗?」
 
  「不,妹妹,你靠近树边躺下,脚向上抬起来。」
 
  魁梧而又火烫的东西大宝贝,这次的干穴,将使出混身解数,不同于前几次 的温和。杨名要尽所有的力量、摧残、狠干,把小穴给捣穿。大宝贝先是慢慢的 在小穴中抽插,让淫水多流一点,免得小穴多受皮肉之苦。
 
  「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好哥哥,嗯,美死了,嗯,我爱你,嗯, 喃,哦,小穴好舒服,嗯,」
 
  杨名看着宋婷那如痴如醉的神情,口中轻声的淫叫,杨名看了一下大宝贝在 小穴中进出的情形,他知道,要开始疯狂了,要大干一场了。慢慢的提出大宝贝, 拍的一声,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啊,你的力量好大,啊,小穴有点受不了,啊,好哥哥,轻一点,啊, 轻一点,啊,不要那么大力,」
 
  「婷妹,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好了,」
 
  「啊,哥哥,慢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
 
  「哦,妹,忍耐一下,哦,大宝贝会爽死你,哦,」杨名的大宝贝每一下都 插到底,每一下都相当相当的重,干,干,干。
 
  「啊,啊,大宝贝哥哥,小力一点,啊,小穴会痛,名哥,小力一点,小穴 会受不了,啊,啊,」
 
  「好哥哥,啊,我会痛死,啊,小穴痛呀,」此时的杨名,已失去理智,已 失去怜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会她的嚎叫。就这样狠插猛干的干了一百多下,杨 名已是大汗淋漓,宋婷呢,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快的呻吟。
 
  「吗,哼,好,哥,哥,啊,小穴美死了,哼,大宝贝哥哥,我好痛快,我 好爽,哼,好爽,」
 
  「婷妹,妹妹,哦,你爽了吗,哦,你舒服了吗,哦,」
 
  「哼,哼,你真会干宋婷,干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好哥哥,大力的插 小穴,哼,大力的干我,哦,让婷妹去死吧,」
 
  「大力的干,哦,哦,哼,哦,大力用力的插穿小穴,哼,快,快,再快, 哦,再快,小穴要美死丁,哦,大宝贝,用力使劲的干,哼,快,快,哼,」 
  「,好小穴,屁股顶上来,哦,让大宝贝插到花心,挺上来,」杨名汗水如 下雨般流着,宝贝、小穴的淫水也小停的流着,拍,拍,又是一挺,干得宋婷爽 到天边去了,插得宋婷的穴,不停的抽搐。
 
  「婷妹,哦,妹,屁股顶上来,哦,妹,我爱你,」
 
  「哼,哼,婷妹快不行了,哦,婷妹实在是好过瘾,哦,哥哥,你快大力用 力的干我,哦,小穴美到了顶点,哦,」
 
  看着宋婷骚浪的样子,大肉棒用力的抽插同时,用嘴来回的吸吮宋婷的双乳 又舔又咬,大肉棒次次到底直顶花心,干的宋婷胸乳剧烈起伏,发自内心的快感 传遍全身,兴奋的她拼命扭动但总是用不上力,只有苦忍着钻心的酥痒,口中频 频发出浪叫:「哦,好哥哥,妹妹的小穴好,好痒,你把妹妹放下来,都给你, 啊,插死我了,啊,嗯,好,美干死你的小亲妹妹了。」
 
  宋婷玉脸赤红、媚眼含春,淫水越流越多,杨名一见更加凶狠,有时把大肉 棒抽至穴口然后对准目标猛的又插了进去直抵花心;有时双手用力托住肥臀大龟 头抵住花心用力研磨,磨的宋婷宋婷穴心骚痒快感频频,双腿不由自主的缠住哥 哥的腰用力摆动肥臀迎合,粉脸上表情又媚又浪,牙齿咬紧下唇来发泄心中的快 感,杨名被宋婷淫荡的动作刺激的欲火更加高涨一阵凶猛的狠抽狂插,插的宋婷 宋婷放声浪叫:「啊,好哥哥,妹妹不行了,被你干死了,啊,要泄了。」 
  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剧烈的收缩夹咬着大龟头,一股热烫的淫水从穴心直泄而 出,宋婷发出满足的浪哼,杨名又凶狠的抽插了几下把大肉棒从宋婷的小穴中拔 了出来,大量的淫水顺着涌出小穴,穴口大开一张一合的吐着淫水。
 
  杨名将宋婷宋婷放了下来,那艳红的乳头散发着妖媚的美,看的杨名更加兴 奋把宋婷按的趴跪在地上,丰满的肥臀向上高高的翘起,用沾满宋婷淫水仍然湿 漉漉的大肉棒从臀后一举插入了宋婷湿润的小穴之中。
 
  宋婷被干的猛然向前一耸,脸部贴在了地面上,由于双手被绑无法支撑身体 只有趴在地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塞的小穴满满的好象一对发情的狗一样,杨名 用力的抽插,干的宋婷欲仙欲死、穴心乱跳,淫水直冒,阵阵快感传遍全身不由 的向后用力的迎合着,有时杨名狠抽时屁股往上一耸,离后臀高高的才猛力的下 插,猛顶到花芯干的宋婷宋婷全身一颤。
 
  一声声的浪叫更加刺激了杨名的欲火疯狂的抽送,一只手抓住宋婷高挺的乳 房用力的捏弄,一手抓住宋婷的头发把宋婷从地上拉起使得脸孔向上,自己则低 下头狠狠的吸吮宋婷的双唇、香舌,被虐的快感使宋婷更加兴奋忘却了头发被哥 哥扯的疼痛,忘我的扭动肥臀迎合,浑身香汗淋淋,诱人的肌肤更加光滑,大肉 棒和阴穴不时的发出「扑滋!扑滋!」的交合声,胯骨撞击肥臀发出的「啪啪」 声交织在一起听的令人热血沸腾。
 
  「啊,美死我了,亲哥哥,大鸡巴,干的妹妹、好,好爽,啊。」
 
  杨名抽出了大肉棒,无尽的淫水汹涌而出,如同泄洪一样涌出滴答的流到地 上,宋婷只感到小穴一阵空虚那种骚痒让她难以忍耐不由的哀求哥哥干她,杨名 在宋婷的小穴上掏了一把淫水抹在宋婷的屁眼上,。
 
  宋婷宋婷汗如雨珠,朱唇微张,媚眼如丝,杨名听到宋婷浪叫更加刺激,杨 名一见、大肉棒更加硬挺把肉棒对准宋婷的屁眼用力的插了进去。
 
  宋婷一声惨叫:「好,好疼,慢点,」杨名不管不顾全根而入,用力的抽插, 疼痛令宋婷全身收紧挣扎着想摆脱,但身体被绑只好忍受,粉脸煞白泪水夺眶而 出,但杨名毫无怜惜之心,用力的狂干,不一会宋婷感到屁眼中不疼了、快感升 起,不由的向后挺动迎合着,杨名被屁眼夹的肉棒又紧又舒服,按住肥臀大力的 抽送起来,把宋婷宋婷被干的死去活来,意乱情迷的娇哼。
 
  杨名凶狠的越插越快,只感到宋婷的屁眼竟然也会出水使得屁眼中滑润了, 抽插起来也更加顺畅,随着抽送也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宋婷也舒服的 微闭媚眼摆动肥臀迎合。
 
  杨名更加不顾一切的猛抽狠插,浪的宋婷宋婷全身颤抖浪声高呼:「嗯…啊, 妙,妙极了,快,太好了,啊,我,啊,我又要出水了。」
 
  「嗯,屁眼里,好爽,好舒服,快,再用力点,干我,啊,又,又要来了,」 
  宋婷失魂般的娇喘,粉脸频摇、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忘我的享 受被插的快感。
 
  大清早醒来,邢岩不想与二人多呆,对杨名说道:「杨兄,我们三个有急事, 就先上路了!」
 
  「邢师兄保重!」
 
  三人骑马走在山上小路,邢岩想起昨晚的事,叹道:「真没想到,竟被老胡 说中了!这娘们够骚的!」
 
  原来昨晚上杨名与宋婷好事做到一半,便将胡峰被吵醒了!而胡峰又把邢岩 和杜明叫了起来,三人就在庙里看了场免费的肉搏大戏!
 
  「好啦,别人的事就不要多管了,反正跟我们没关系!」
 
  走了半天,邢岩有些尿急,跟二人打声招呼便往林子里钻了进去。走到一块 大石后面,却见眼前是小小的湖泊,他管不了许多,急匆匆解开裤子,「呼」, 正尿得爽快,突然看到靠近对岸的湖面上竟有一名沐浴的妙龄女子!
 
  女子此时面对着邢岩,紧闭双眸,微微仰头,一双纤纤玉手捧着湖水抬起, 缓缓的浇在粉颈之上。
 
  邢岩看得呆了,此女花容月貌竟不在沐琳之下,清澈的湖水中,曼妙身形若 隐若现,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温泉水滑洗凝脂,又似仙境中出浴一位仙子, 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 伦。
 
  看着这幅美女沐浴的画面,邢岩脑中一片空白,完完全全被吸引住了。 
  女子听到异响,连忙睁开眼来,却正好将邢岩此刻的猥琐模样尽收眼底,只 见他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身体,嘴角露出淫笑,关键是双手还握着下面那根龌龊的 东西!
 
  女子顿时怒不可遏,这人竟当着她的面做这等肮脏下流之事,从小到大,她 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变态,淫贼!」
 
  女子大喊一声,双手推出一大片水花向邢岩射去,趁机潜入水中,向自己这 边岸上游去。
 
  邢岩刚被声音惊醒,便见水花飞来,顿时吓得手忙脚乱,突然脚下一滑,向 湖面摔了下去。「啊啊啊,」
 
  「砰!」
 
  邢岩慌乱地游上了岸,想起刚刚自己还在湖里撒过尿,急忙「呸呸呸」将湖 水吐出!
 
  「晦气,真晦气!」
 
  回头一看,那女子此时已经不见了,邢岩见她刚刚那一手,显然武功不输不 错。
 
  「听那女子叫我变态淫贼,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走,不然她一定会来找我 算账!」
 
  浑身湿透也顾不上了,邢岩急忙往回跑,见了杜胡二人,喊道:「快走快走!」 
  二人尚来不及多问,邢岩便跨上马,双腿一夹便催动马儿离开。刚走两步, 边上林中寒光一现,一柄长剑向着邢岩刺来!
 
  「淫贼,拿命来!」
 
  却是刚刚沐浴那名女子,此时换上了一件雪白长裙,好看至极,可是邢岩此 刻哪有心思欣赏,急忙翻身下马躲过这一剑。
 
  女子又追上来,又劈又砍,邢岩自知理亏,不敢还手,边退边道:「姑娘请 手下留情,在下是无意的,原谅我吧!」
 
  女子气得满脸通红,边追边骂:「你这个变态,偷看我洗澡,竟然当着我的 面做那龌龊之事!我要杀了你!」
 
  邢岩手脚并用,猴子一般爬到一颗树上,对下面道:「我做什么了?我撒个 尿而已,至于要我命吗?」
 
  「撒尿?」
 
  「不然你以为呢?」
 
  杜明和胡峰也明白了怎么回事,来到女子旁边。杜明道:「少爷的确是尿急, 不想却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恕罪!」
 
  女子道:「你偷看我洗澡,我要把你眼珠挖出来!」
 
  邢岩急忙反驳,「我怎么叫偷看了,这山你家的?还是那湖你家的啊?你也 没在岸上插个牌子写你要洗澡啊!怪我啊?」
 
  女子急的直跳脚,颤抖着手指着邢岩,「你你你,!」
 
  「你什么你,不就是撞见你洗澡吗?这样就要挖我眼睛,你也太狠毒了,再 说,你当时在水里,脖子下面根本看不见!」
 
  「那,那你刚刚盯着我看什么?」
 
  「你不废话嘛,你这么个大美女沐浴,看呆了很正常啊!」
 
  胡峰也适时劝道:「这位姑娘,石头确实不是轻薄无耻之徒!」
 
  女子想起洗澡时确实听到了声音,知道他们没有骗自己,心中怒意大减,却 依旧嘴硬道:「今天就放过你,下次别再让我遇到!」
 
  见女子插剑回鞘,冷着脸转身离开,邢岩嘴贱道:「下次洗澡记得立个牌子, 好提个醒!」
 
  女子娇躯一个趔趄,一脸怒火,转过身将手中的剑用力砸了过去,「你去死 吧!」
 
  邢岩一把将剑接住,正要开口说话,脚下不稳便从树上掉了下来。
 
  「哎哟!」
 
  邢岩摸着屁股从树后走出,却见女子已经走远,急忙喊道:「喂,你的剑不 要了吗?」
 
  女子边走边想,自己这次随师父出门,只是找个地方洗洗身上几日来的灰尘, 却不料遇到这个厚颜无耻之人,要动手不能把他怎么样,动嘴又说不过他,当真 是无奈得很!
 
  「石头,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看见不该看的!」
 
  邢岩想着刚刚那水中诱人的曲线,晃着脑袋,口是心非道:「没有,绝对没 有!」
 
  「哦?那还把剑送给你作定情信物?」
 
  「切,你们两个老不休!」
 
  一间木屋内,一名须发皆白,却身强体壮、甚有威严的老人正在打坐,见女 子回来坐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问道:「瑶儿,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师傅!」
 
  「你的剑呢?」
 
  「啊?剑?我,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了!」
 
  老者看她不愿多说,倒也不多问,语重心长地说道:「江湖险恶,你一个女 子出门更要小心,这些年我限制你踏足江湖,就是不愿你小师叔的事发生在你身 上,望你能明白啊!」
 
  女子见师傅担心,急忙笑道:「师傅,真没事,您就别担心了!」
 
  「嗯!本来是不想带你出来的,如今我只有你一个传人,这次把你带上也是 想让你于师叔看看你!」
 
  「师傅,都这么多年了,你和师叔还是不能和好吗?」
 
  老人叹息道:「哎,你师叔性子倔得很,我多次写信道歉她都不肯回复,也 不知这次是不是回心转意了,才邀我来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