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盛放·续(同人)】(06)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0078
 

第六章 茉莉芬芳
 
    「清涟,潜入地府门十分危险,你可想好了?」
 
    说此话的人,乃是一位端坐的中年尼姑,一身僧袍席地,清雅绝俗。她的面容 皎如明月,绝美又圣洁,仿佛观音菩萨一般。如果她不是落发为尼,定是颠倒众生 的大美人。然而即使她穿着僧衣,剃去了头发,这美貌恐怕仍然足以令佛祖心动, 僧侣着迷。
 
    「地府门杀害我师姐,我无论如何也要报这个仇!」青葱可人的白玉芙蓉何清 涟咬牙切齿的回答道。
 
    她面前的女尼就是她师父,灵月大师。灵月收有两个徒儿,一个是香莫离,一 个是何清涟。
 
    香莫离比何清涟年长两岁,她去年下山行走江湖,探听到正兴起的黑道邪教地 府门作恶多端,建立了十八层地狱,关押各种正道人士和无辜受害者。十八狱其中 的淫狱,关押着大批抓来的美丽女子,供教众肆意淫辱。香莫离一怒之下,暗闯地 府门,想救出被害女子,不料地府门戒备森严,香莫离苦战不能脱,横剑自刎,香 消玉殒了。但即使时死去,地府门也不肯罢休,将她衣服剥光,在大门外曝尸三日 ,以恐吓武林中人。
 
    灵月叹口气道:「你那师姐就是太过冲动,才会枉送了性命,为师又怎么能放 心让你前去?」
 
    何清涟答道:「我并非像师姐一样硬闯,而是混进去潜伏下来。即便被发现, 我也会及时逃出。」
 
    灵月点头说:「你的武功,更在你师姐之上,若是事情不顺,脱身也不难。只 是,你须答应我三件事。第一,先求自保,后寻机会;第二,救人为重,报仇为轻 ;第三,如果真的要杀人,只诛首恶,切勿贪功。」
 
    何清涟说:「弟子谨尊师命。」
 
    「另外还有一点。」灵月大师犹豫了一下,修行已久淡泊世事的脸上竟然红了 一红,终于说道:「这地府门是淫邪之地,徒儿你又如此美貌……为师怕,即使你 能保的住性命,可能、可能也难保贞操……」
 
    何清涟咬牙道:「只要能为师姐报仇,救出受害的人们,清涟愿付出任何代价 。」
 
    何清涟毅然下山去了。灵月大师自言自语叹道:「清涟吾徒啊……我并非担心 你失去贞操,而是担心,你一旦失去贞操,将会变成怎样啊……为师一直都没敢告 诉你,其实你是天生媚体,一旦尝到男女之欢,只怕……」
 
    地府门门主,代号阎君,深居简出,即使出现也戴着一个阎王面具,连门中也 极少有人见过真面目。平常代阎君发号施令的,是副门主鬼王,执掌着生杀大权。 鬼王之下是判官,辅佐处理教务。判官再往下是无常、牛头、马面,负责带领鬼卒 众。而普通的入教者只算是信众,要经过几年磨练考核才能成为鬼卒。除此以外, 传说地府门中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杀手夜叉,直接隶属于鬼王,还有一个极其神秘的 人,叫做孟婆,比阎君更神秘,因为没有人见过她。
 
    何清涟女扮男装,成为教众,每天随着大批新教众干杂活、练武,看到的都是 些令人发指的惨事。有一天,判官查出了一名叛徒,将他吊在广场上,剥了他的人 皮,让所有教众看着。那人被吊着惨叫了一天一夜,才彻底死去。
 
    十八狱却是他们这些低级的教众不能进入的。不过,经常会听到一些鬼卒交流 在狱中拷打了几个人,杀了几个人,奸污了几个人,说到精彩处还会哈哈大笑,气 的何清涟暗暗咬牙切齿。
 
    何清涟还看到,隔三差五,牛头和马面就会带着一两个美丽的女子进入鬼王和 阎君的住所。不用猜就知道这些美女是被带去做什么的。何清涟一直忍着,装作没 看见。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一个黑衣女子,独自从阎君殿里走出。
 
    这个女人和之前进入的女人都不同,她身上带着剑,全身都被紧身的黑衣裹住 ,显露出令人喷血的身材。唯一露出的脸白到有些吓人,而且冷漠的如同一块冰, 鬼卒们见了她纷纷闪避。
 
    何清涟惊呆了。这女人,不是她师姐香莫离吗?
 
    旁边一个人悄声对她说:「小子,别看呆了。那是高级干部罗刹女,美是美的 没话说,但是要让她看到你一直盯着她,嘿嘿,小心她挖了你的眼珠!」
 
    什么?这个极像师姐的女人,竟是地府门的头目?何清涟无法相信师姐会堕落 成邪魔。她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几步,想看清楚些。
 
    行走中的黑衣女子忽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将脸遮住的何清涟一 眼,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微妙的光。她随即又低下头,面无表情的走了。
 
    那分明就是师姐!错不了。清涟从小和师姐一起长大,怎么会不熟悉师姐的容 貌?这个女子的模样,完全和香莫离一模一样。更重要的是,香莫离从小身上就有 一种奇特的淡香,清涟只要一闻到那香味,便知道是师姐。
 
    本来,清涟还在冷静寻找机会,但是发生了这件事,她急不可耐了,必须尽快 查明地府门的真相。
 
    两天后,当罗刹女再次进入阎君殿,清涟立即偷偷溜出,施展轻功,跟着进入 了那个神秘未知的所在。
 
    清涟有些奇怪,这阎君殿里这么大,竟然看不到守卫。走过长长的一段阴森森 的石走廊,前面到了一个宽阔的露天大堂。
 
    大堂上有很多人。清涟立即躲在走廊出口处的阴影中,小心向前看去。
 
    大堂上正在进行着一个祭典仪式。一块巨大的帘子从中间把大堂隔成两半,里 面的情形看不清楚,清涟只能看到,帘子外面跪着四个鬼祭,正在大声念着听不懂 的咒文。又有两队服饰稀奇古怪的人,拿着五颜六色的布料,一边跳一边围着四个 鬼祭转圈。
 
    而帘子里面,隐隐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也在念着什么咒文。这声音她从未听 到过,难道就是阎君?罗刹女也完全没有看到,她是不是在帘子里?
 
    这是个什么仪式?清涟完全不明白。她寻思着,怎么才能接近些,好看的更清 楚。
 
    这时,她发现,大堂四周立着一些高大的灯柱,顶上跃动着燃烧的火焰。这些 像柱子一样的灯柱,正好可以藏身。
 
    于是,清涟瞅准一个谁都没有看入口的时候,飞速一扑,躲到一个灯柱后面。 她又向场地中间看去,忽然发现,那些蹦跳的小鬼手里挥舞的,根本就是女人的褥 衣!
 
    清涟大吃一惊,难道帘子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
 
    这时候,帘子中间被掀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正是副门主鬼王。
 
    鬼王此时全身只有一块布,裹住下体,其他部位全都暴露着,露出黑漆漆的壮 硕的肌肉,看的清涟脸一红。
 
    而从掀开的帘子一道缝隙,清涟看到了更惊人的一幕:里面跪着一排女人,全 都赤条条一丝不挂!
 
    难道师姐也……
 
    鬼王一挥手,外面的音乐和念咒都终止了,大堂变的静悄悄,但是,从帘子里 却传出了女人断断续续的呻吟。
 
    而且是好几个女人的声音。
 
    鬼王重新回到帘子里。外面的人都趴在地上,头也不抬。清涟趁机又往前窜过 几个灯柱,终于到了宽大的帘子角落里。
 
    她的心狂跳不止,悄悄掀起帘角,向里看去。
 
    她差点就叫了出来。
 
    跪着的裸女有八人,都在闭目默默念叨着什么。在她们前面的台阶上,有四个 女人,正像狗一样爬在地上,被四个戴着不同面具的男人狂插。
 
    那四个男人戴的面具,都代表一种鬼神,原来他们用女人的身体,来祭祀鬼神 。
 
    这场淫乱已经到了尾声,四个面具男一阵猛插之后,四个女人都尖叫着达到了 高潮。但是,淫乱并没有结束,四个女人退下,跪着的八个女人中立即又有四个站 立起来,走到男人面前趴下。又一场激烈的肉战开始了。
 
    在最高的台子上,坐着一个男人。这男人长相丑陋,身体干瘪,简直像个痨病 鬼。但是令人惊异的是,他的下身却挺立着一根尺寸惊人的肉棒,犹如一条狰狞的 黑龙。
 
    他无疑就是地府门之主阎君大人。
 
    在他面前,低头跪着一个女人,正是罗刹女。
 
    而健壮黝黑的副门主,正在罗刹女身边,一件一件脱下她的衣物。罗刹女任其 施为,纹丝不动。
 
    紧裹全身的外袍被脱下了,里面露出了洁白无瑕,令人炫目的光洁肉身。 
    「很好。」阎君点点头,「你果然听我的吩咐,没有穿内衣。」
 
    罗刹女依然一动不动,仿佛在虔诚祈祷。鬼王将她的外衣交给阎君,站立一边 。
 
    阎君将黑衣凑到尖尖的鼻子前闻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到罗刹女跟前,下令道 :「躺下。」
 
    罗刹女立即背贴地面全身躺下,只有双乳仍然高高耸立在空中。
 
    「真是美啊……」阎君笑了起来,「这样吧,罗刹女,你以后都不要穿衣服了 。」
 
    罗刹女躺着,面无表情的回答:「是。」
 
    「让所有的教众,不管是鬼王也好,鬼卒也好,下贱的奴隶也好,都能看到你 完美的躯体。」
 
    「是。」
 
    「谁敢不看的,就挖掉他的眼珠。」
 
    「是。」
 
    阎君随手一扔,那轻飘飘的衣服,竟然飞越过半个大堂,穿过帘子飞到了外面 。外面的鬼祭、小鬼们立即接住衣服,欢呼蹦跳起来,尽情起舞,那件黑衣不一会 儿就被撕成了一片片碎布。
 
    阎君又说:「罗刹女,分开双腿,让我进去。记住,这次要叫的淫荡些,否则 ,我就把你扔给教众轮奸,一直奸到你浪的不可救药为止。」
 
    「是。」罗刹女顺从的分开双腿。只见她下半身的阴毛已经被剃干净,光溜溜 毫无遮掩。
 
    「美,真是太美了。你真是我最完美的猎物,香莫离!」
 
    一声大叫!只见一个穿着下等教众衣服的小个子突然从帘子后面冲出,如流星 闪电般直扑阎君!
 
    那正是何清涟。当她听到师姐的名字,再也忍不住,抽出短剑便杀向阎君。 
    「什么人?」阎君突然遇袭,措手不及,不顾形象就地一滚,才躲过了何清涟 一剑。但何清涟立即一剑接一剑追杀上来。阎君倒吸一口冷气,连忙使出掌法,与 何清涟斗了起来。但是他突遭攻击,又是双手空空,被何清涟的断剑刺的手慢脚乱 ,差点就被刺中。
 
    鬼王也冲上来,两大高手合击,何清涟便落了下风。忽然,阎君那瘦的跟木柴 一样的手一抓,将何清涟穿着的教服扯掉,露出了身穿紧身衣的绝妙佳人。
 
    「啊,原来是个大美女!」阎君两眼放光,攻势更加猛烈。
 
    何清涟渐渐不敌,现在要反败为胜,只有一个办法。
 
    她朝香莫离喊道:「师姐,快来帮忙,我们一起除掉这两个畜生!」阎君也急 忙喊:「罗刹女,快来擒住这个女贼。」
 
    香莫离如梦初醒,光着身子便跳了起来,一瞬间已到何清涟身边。
 
    「师姐,你还活着!」何清涟看到香莫离到来,喜极而泣。
 
    突然,香莫离如玉似雪的两条手臂闪电般扣住了何清涟的手腕。
 
    「师姐,你这是干什么?」何清涟大吃一惊,根本想不到香莫离会对她出手。 但是她的武功已在师姐之上,双手立即一运劲,挣脱出来。
 
    何清涟心里转过无数念头。莫非师姐是受了他们的胁迫?或者是精神被邪术控 制了?想到此处,清涟越发恨意高涨,转身猛攻阎君,誓要将他毙于剑下。
 
    阎君身为一派宗主,武功不差,但料不到这个突然杀出的美貌少女如此厉害, 而且像发了疯一样的猛攻过来,用的都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他和鬼王一时只敢 闪避,不敢接招。
 
    突然,背后的香莫离猛然将清涟拦腰抱住。清涟感觉到师姐光滑细腻的肌肤和 她紧紧贴在一起,她身上那种似有似无的淡淡清香也传入了鼻子里。
 
    「师姐,快放手啊!我是来救你出去的,你醒醒啊!」清涟急叫道。
 
    谁知,香莫离不但毫不放松,而且伸出尖尖的舌头,轻轻舔弄清涟的侧脸。莫 离的双腿灵活的缠住了清涟的大腿,让她无法移动。空出来的双手竟开始剥清涟的 衣服!
 
    「啊,师姐你要干什么?」莫离的双手揪住清涟的上衣,猛然向两边一扒,衣 衫破裂声中,何清涟的一对雪白的大乳已是蹦了出来,惊的她阵脚大乱。
 
    何清涟的双手还在舞动短剑,但是却无法对香莫离下手,只能徒劳的朝着阎君 和鬼王挥舞,几乎毫无威胁。
 
    阎君大笑起来,一脚踢飞清涟手中的断剑,点了她几处穴道,让她再也动弹不 得,滚倒在地。
 
    香莫离像头野兽一样,很快把清涟的衣服撕扯精光,然后又开始剥师妹的裤子 。看到这样的师姐,何清涟简直痛不欲生,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不但在为失去 神智的师姐悲伤,也在为即将遭到凄惨折磨的自己悲伤。
 
    阎君哈哈大笑,满意的说:「做的好,罗刹女!你可知道,这女人是谁?」 
    香莫离面无表情的说:「灵月大师弟子,我的师妹,何清涟。」
 
    清涟大惊,师姐明明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还会乖乖听这魔头支配,对付自己 最亲的师妹?
 
    「那你的师妹前来行刺本座,该当何罪?」
 
    「当受尽凌辱而死。」
 
    「师姐,你!」何清涟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想不到师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美人,不要急。」阎君伸出那干枯的手,在何清涟雪白的胴体上抚摸起来, 清涟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全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阎君狞笑道:「我还舍不的杀你。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变成你师姐一样的 忠实奴仆,让你干什么你就会乖乖的干什么。」
 
    何清涟咬牙切齿道:「呸!师姐绝不会被你这恶心鬼支配!我也不会!」 
    「是吗?那就让你看一看,你的师姐到底有多听话吧。罗刹女,爬过来!」 
    香莫离立即双手着地,像条狗一样爬到阎君跟前。
 
    「用你那对大骚奶和小嘴服侍老子的大鸡巴。」
 
    香莫离毫不犹豫,立即跪着挪上前,双手捧起自己一对傲人的雪乳,夹住阎君 的肉棒细细搓揉起来。阎君的肉棒马上就硬挺起来,尺寸惊人,从深深的乳沟中钻 出,直戳香莫离的下巴。香莫离立即张开樱桃小嘴,将肉棒顶端含入,尽情舔吸。 
    何清涟看到师姐竟然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吞进嘴里,一阵反胃,简直要呕出来。 可是香莫离却是吮的咂咂有声,津津有味。
 
    阎君肉棒高高胀起,他拍了一下香莫离的头:「好了不要再舔了,再舔就要射 了。去,伺候鬼王。」
 
    香莫离又跪着爬到鬼王面前,问:「副门主是要贱奴如何伺候?是也要用嘴, 还是玩些别的地方……」
 
    鬼王笑道:「告诉你的师妹,你身上哪儿可以玩?」
 
    香莫离精神恍惚的说:「贱奴身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玩,小嘴、奶子、骚穴、后 门、手、脚,都可以玩到高潮……」一边说,一边用手搓起自己的乳头和阴唇,腰 肢不断扭动,诱惑无穷。鬼王已经忍不住了,将香莫离按成狗爬的姿势,从后面一 举刺入了娇嫩的蜜穴。
 
    不仅如此,鬼王一边挺动,一边用巴掌重重的拍着香莫离的屁股,好像打马一 样,赶着香莫离往前爬行,一直爬到了四名戴面具的鬼使面前。
 
    这四名鬼使,刚刚还在享用十二个美女的肉体,发生刺杀教主的事情后才停了 下来,此时一根根肉棒都已经软下。鬼王命令四人背靠背站成一圈,命令香莫离一 边爬,一边为四人舔肉棒。一根肉棒舔上几下,他就驱赶着她爬到下一根。香莫离 就这样一边被干,一边绕圈爬着,一边还帮四个男人舔下身,就像是头在拉磨的驴 马,很快身上就香汗淋漓。
 
    在场的人都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这是香莫离身上的汗水发出的,香莫离体 质特殊,身体内会分泌出奇特的香精,随着汗水、泪水等体液排出。所以香莫离越 是亢奋流汗,身体就越香。
 
    何清涟吐了一口血。她看到最亲爱的师姐,从小到大都高洁骄傲的师姐,被这 些恶贼如此凌辱,心碎如粉。「你们……你们对我师姐做了什么?」
 
    阎君哈哈笑道:「马上你就知道了,因为你将亲自尝试。不过在你失去意志之 前,我要狠狠惩罚你一番,因为你竟然刺杀我。」
 
    何清涟面色苍白无血,她的害怕盖过了愤怒。「你、你想怎样?」
 
    阎君狞笑起来,抚摸着自己被香莫离吸硬的大棒,说:「何女侠还是处子吧? 我要狠狠的强暴你,让你的破处就痛不欲生。」
 
    说着,阎君重重两个巴掌,打的清涟两眼冒金星,又一连数拳,打的清涟趴倒 在地,然后拎起清涟的一条腿,就坐了下去。
 
    来了,终于来了,贞操要失守了!何清涟紧紧闭上双眼,在黑暗中等待着死刑 。
 
    阎君毫不怜香惜玉,一下就把肉棒捅进何清涟未经人事的小穴。何清涟一声撕 心裂肺的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
 
    阎君的阳物虽然不如王烈那般粗大,但是长度却尤有过之,简直如一根长矛一 般,又是这样毫无前戏,硬开玉门,何清涟一个黄花闺女,如何抵受的住?
 
    在昏迷中,清涟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剧痛接连袭来,下身在不断流血,这样反复 醒来又昏死过去然后又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才一瞬间,却又好像是过了好多天一样,清涟终于渐渐有 了知觉。她首先感觉到的就是,下体不再那么疼痛了,反而有种痒痒、酥酥的感觉 ,越来越舒服起来。但是,下面还在继续流血,这样下去迟早要失血而死!
 
    清涟惊慌的睁开眼,尖叫了一声。
 
    她赫然发现,趴在自己身上的不是阎君了,而是鬼王!
 
    天啊!我竟然一破处就不止被强奸,而且被轮奸了!清涟羞愤欲死,忽然又想 到,师姐呢?
 
    她迷离中扭头一看,差点又吐出一口血来。只见师姐正被那四个戴面具的鬼使 夹在当中,被四根丑陋的棒子齐插。可是……师姐好像一点都不像痛苦的样子,反 而面色红润,快乐无比。
 
    为何会如此?清涟想不明白,但是她却感受到,湿润的下体传来一股股酸麻, 不再是疼痛而是快感!她挣扎着看向自己的下身,发现流出的根本不是红色的血, 自己的肉唇紧紧咬住鬼王那恶心的阳具,四周不断溢出白花花的泡沫。
 
    可是清涟身上发生着这么恶心可怕的事情,她却越来越感觉舒爽,鬼王的肉棒 不像阎君那般长,却不大不小正好,插的她心里都开始痒起来。
 
    鬼王好像也发现了清涟的变化,哈哈大笑道:「阎君你还以为这小处女是个贞 洁烈女,想不到刚破瓜没多久就乐在其中了,比她的师姐要骚的多。想当初罗刹女 可是被我们连奸数天才求饶的,哈哈!」
 
    清涟听的气极又羞极,但只有闭眼继续装死。可是体内的快感却是越来越强, 越来越入骨入髓,忍不住想要放声叫出来。
 
    突然,鬼王一阵快速抽插,清涟只觉的自己的身体就要炸开,但是只差一点点 ,鬼王已经停住不动,双手死死掐住她的玉臂,将一股液体噗噗噗射进她体内。 
    清涟不知道刚才那个险些到达的巅峰叫做高潮,被内射的事实让她心里一沉, 欲念稍减。可是心里却有些意犹未尽之感,当鬼王拔出肉棒的时候,她甚至有些舍 不的,肉唇死死拉着肉棒不想放它离开。
 
    「这小婊子的骚穴真是紧,射完了都难拔出来。」鬼王好不容易拔出阳物,走 到一边坐下了。
 
    终于结束了吗?接下来会怎样?清涟稍稍睁开一条眼缝,见阎君又举着重新挺 起的长长肉棒走到了她身前。
 
    天啊!他还要来?
 
    阎君分开湿漉漉的肉唇,又一次挺身而入。清涟立即想起刚才的那可怕的剧痛 ,身体颤抖起来。
 
    呲,肉棒直抵花心。清涟这才发觉,这次并没有那么痛了,反而一阵强烈的快 感从身体最深处发出。
 
    「哈哈,果然,这次干起来比刚才顺畅多了。」鬼王性欲大炽,抬起清涟两条 大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发力便猛插起来。
 
    这感觉,比鬼王要更加强烈!清涟被一下一下撞出去,又拉回来,口上汁液乱 溅。快感轰击之下,清涟终于强忍不住,睁开眼睛大叫起来。
 
    「啊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啊……我要裂了……啊啊啊……啊啊啊… …好深!……插……插穿了……我的里面……被刺了一个洞!……啊啊啊……要死 了……」
 
    阎君大怒道:「原来已经醒了!这个小婊子,我是要惩罚你,不是让你爽的! 」说着,阎君加大力度,狂插猛操,次次直插入清涟的花房之中。但是清涟感受到 的却不是痛,而是更强的快感,直爽到她两眼翻白,狂叫不止。
 
    「哦啊啊啊啊!!……哇哇哇……我……哇哇哇……我炸了!!……我死了! !……哇啊啊啊啊啊——————」
 
    清涟在放声浪叫中一泄如注。但是阎君耐力惊人,速度毫不减慢,继续狂操。 清涟在迷乱中双手紧紧掐住阎君脊背,不一会儿再攀高潮。
 
    白玉芙蓉何清涟早已精神错乱,沉迷在那无尽的快感中,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连番大泄之后,她终于再度失去意识,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看着下体还在一股一股吐出白浆的何清涟,鬼王笑道:「阎君,这小婊子刚破 身便这么浪,那洞洞又是名器,我看她多半是个天生媚体,性子看上去清高,身子 却是骚的很,一旦被干就露出了本性。我们越狠的搞她,她只会越爽,这惩罚是罚 不成了。」
 
    阎君吁了一口气,说:「本教主也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这小婊子,干起来比 她师姐还要痛快!我要立即把她调制成听话的性奴,以后有的是乐子。」
 
    「阎君打算给她一个什么名号?」
 
    「我要封她为‘冥后’。」
 
    在不远处,罗刹女香莫离全身都被男人的精液粘满,也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动弹 不得了。但是,当她听到阎君的话,眼中悄然露出忌毒的目光。
 
     ***    ***    ***    ***
 
    清涟猛然醒来,梦里的事情实在不堪回想。
 
    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鬼祭大堂,而是躺在一间小屋子里。但是全身依然动弹不 得。
 
    屋里只有一个老婆子,在煮着什么药水。
 
    「你是谁?」
 
    「我是孟婆。」
 
    「孟婆?就是传说中让人喝了汤就会忘却一切的孟婆?」
 
    「那只是传说,这里也不是真的地府,我也不是真的孟婆。」老婆子发出咯咯 怪笑,「但是,我确实有孟婆水,你那个师姐,就是喝了我的孟婆水,变成了教主 的忠实奴仆。」
 
    「可是我师姐并没有忘记我是谁。」
 
    「我说了,这里又不是真的地府。这孟婆水不是让人忘记一切的,而是让人失 去意志,只能任人摆布。」
 
    「那这孟婆水如何能解?」
 
    「解?为何要解?」
 
    「这、这可是害人的东西!」
 
    「嘿嘿嘿,小丫头,你好像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我的药明天就可以配好, 到时候你就会变成和你师姐一样的奴仆,何必还要自寻烦恼?」
 
    何清涟惊叫道:「不!我不要!」
 
    「不要?你被阎君和鬼王破身的时候不是很舒服吗?」
 
    「没……没有的事……」
 
    「不用狡辩了。你是世间难得的天生媚体,只要一尝到男女之事便欲罢不能了 。」
 
    「什么?天生媚体?你是说,我生来就是个淫娃荡妇?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早已验明了。人身上有几处似乎没什么用处的穴道,但是我 却知道,普通女子被刺中这几个穴道,都会疼痛不堪,即便是淫浪的娼妓也是如此 。但是天生体质特异的女人,被刺中这几个穴道却会有快感。我刚才已经用金针给 你察过,你确实是天生媚体。这样的穴道一共有七个,名字统叫做‘撷芳七穴’, 不同的女人,七穴的反应也不同。大部分的女人,刺七个穴都会疼痛,少部分女人 ,刺其中一两个穴会有快感,这些女人就比一般女人要敏感风骚。如果其中三四个 穴都有快感,那就是十分淫荡的女人,这种女人很容易受勾引,即使嫁了人,多半 也会出轨。而如果有五个穴都会感觉到快感,那种女人就可以被称作天生媚体了。 而你,就是五个穴的天生媚体。」
 
    何清涟听着孟婆说这闻所未闻的异事,完全呆住了。她极力想否认,但是在鬼 祭大堂上被破身的经历在心里告诉她,这是事实。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奇怪的穴道的?」
 
    孟婆笑道:「嘿嘿,我们地府门有一件镇教之宝,是阎君数年前偶然得来的。 那是一本非常厉害的秘笈,其中就记载了撷芳七穴的奥秘。」
 
    清涟脸红了红:「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秘笈……」
 
    孟婆又说道:「这部秘笈可不是一般的武功秘笈,叫做‘盘龙伏凤心法’,是 一种特殊的功法。」
 
    「盘龙伏凤心法?那、那不是一种淫功吗?」清涟的脸更红了。她曾听说,盘 龙伏凤心法出自魔门,传言被这心法玩过的女人,会一辈子被欲望蒙蔽,再也无法 自拔。
 
    「不错,那确实是种淫功,它可以将女子身上的撷芳七穴激活,让普通女子也 变成超级淫娃。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功效而已,实际上盘龙伏凤心法是门极其高深 的武功。世间魔门所流传的盘龙伏凤心法只有七层,但是教主得到的秘笈却有九层 ,真正全部练成的人将会无敌于天下!」
 
    清涟大吃一惊,想不到一个淫功,居然有这么可怕。现在阎君还未练成,如果 有朝一日被他练成,后果不堪设想!
 
    清涟对孟婆说:「你也是个女人,怎能坐视阎君用这武功来残害女人?」 
    孟婆却笑了起来:「丫头,你可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多?」
 
    清涟一愣,十分茫然。
 
    「明天我给你喝的,不是会丧失意志的孟婆水,我不会让你变成奴仆。不过,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听说孟婆会放过自己,清涟又喜又惊。但是,她要自己做的是什么事呢? 
    「阎君把那本秘笈看的比命还重要。我只有不断为他献上美女性奴,他才肯让 我看秘笈。但是从你师姐被驯服之后,阎君就改变了主意,不再让我看盘龙伏凤心 法秘笈了。所以,我要你假装喝了孟婆水失去意志,从阎君那里盗出秘笈交给我, 」
 
    何清涟冷笑道:「原来如此。可是你就不怕,我拿到秘笈之后立即毁掉?」 
    孟婆也冷笑道:「傻丫头,你以为我没想到吗?我就问你,你还想不想要你的 师姐?如果你完成此事,我便将香莫离的孟婆汤药效解除。」
 
    清涟一震,孟婆一语便中她软肋。即使没有喝孟婆汤,她也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
 
    次日,何清涟呆呆的站在阎君面前。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不管发生 什么,她都必须无条件服从……
 
    「接、接下来的一个月……清涟真的是坠入了地狱里。」何清涟低着头红着脸 ,继续诉说着:「阎君和鬼王那两个禽兽,变着法儿亵玩清涟……那一个月,清涟 根本没穿过衣服,不但小穴和乳房,连嘴和后庭都被开发殆尽……清涟几番想要一 死了之,不过,却是天生媚体救了我。因为……因为清涟再怎么被羞辱、奸淫,都 会快感连连,无法自制,到后来简直欲罢不能了……虽然身子被那些禽兽奸污,可 是却爽的放声浪叫,被干多久都不觉疲惫……大概就是因为这样,阎君和鬼王才没 有对清涟起疑……」
 
    何清涟的叙述,让一众淫贼听的心跳眼热,下体大胀,忍不住一个个又在仙子 身上到处抚摸起来。要不是何清涟还被阴阳师抱在怀中,只怕早就被他们按倒大肆 泄欲了。
 
    「就这样……清涟被他们没日没夜的玩了一个月,终于找到盘龙伏凤心法秘笈 所在,于是偷了出来。不料出来的时候遇上了鬼王。也是这厮合该当绝,当时他正 欲火中烧,见了我还没细看便将我压倒大干……清涟差点又被干到失神,还好强忍 住了,趁他在清涟身体里一泄如注的时候,用他的剑将他刺杀。清涟……或许真是 个下贱的女人,竟然要等仇人干完,才能下手杀他……但是这时候阎君也来了,事 情无法隐瞒,清涟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先下手将他打伤,然后带着秘笈逃出了地府 门。」
 
    阴阳师心中一动,问:「这么说,你没把盘龙伏凤心法秘笈交给孟婆?」 
    「当时事态紧急,我没有来得及给她,带出地府门后藏在了一个隐秘所在。结 果就被地府门全力追杀至今。」
 
    阴阳师心中想着秘笈,手中却加快了节奏:「那么,清涟到底是喜欢被温存呢 ,还是喜欢被强暴呢?」
 
    何清涟刚才一边说着自己被辱的经历,一边被阴阳师撩拨,早已淫念高涨,脸 红至颈:「都、都喜欢……其实清涟一被插入,就忘乎所以了……哪里还记的是自 愿还是被迫,一爽起来……连自己是谁都不记的了,哪里还在乎是被谁干……简直 、简直天生就是淫贼的玩物……啊啊啊……」白玉芙蓉越说越浪,被阴阳师肆意蹂 躏起来……
 
    她知道,这根本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要知道,周围那些重新硬起的淫贼 们,还有厨房的那些下人们,都在对她表面冷艳,实际上淫荡无耻的美体虎视眈眈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