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偷窥强奸老师
偷窥强奸老师
已开始上第六堂课了。阳子没有课。第六节课之后,她要到香川洋介任班主任的二年级二班去辅导课外复习。

她去洗手间回来,即到校园内去看看。

「啊,啊……」阳子打了个哈欠。她在校舍的背后,伸展着双臂,做深呼吸运动。

似乎这时校园内没有学生上体育课。见不到一个学生的影子。从音乐教室飘出学生合唱的歌声,乘着校园内的小风飘荡。

校园的旁边有一排属于运动部的小房间,宛如一列大杂院似的,还有好几扇房门。

阳子站在校水百旁边的一端,两眼望向她在这间母校读书时的羽毛球部练习室。忽然,一股怀念之情涌上了她的心头。她正想走近去看看时,她听到羽毛球室的最后面,传来细微的声响。

这时会有谁在面呀?现在正是上课时间,不会有学生在面吧!

羽毛球室的最面,筑有一道钢筋混泥土的隔墙,约有五米长。

阳子有点心慌意乱,心脏跳动很激烈,她摒息静气地想听个究竟。

谈话的内容听不清楚,但的确是有人在面说话。这一定是与学校无关的闲杂人员潜入羽毛球室了吧!

学生合唱的歌声依然可以听到,但是阳子的耳朵无意去听了。校园周围的空气像冻得凝固了似的,阳子顿时打了个冷颤。

她悄悄地探着上身,朝羽毛球室内偷看。她那乳罩面的肉球这时变得僵硬了。

「啊?!」阳子不由得叫了起来。她连忙用自己的手掌掩住自己的嘴,正想后退时,可是为时太晚了。

原来有两个男学生躲在面,像蹲下拉屎的姿势,蹲在那儿偷偷地吸烟。其中有个学生一发现是阳子来偷窥,像条牛反射似地起身,跳到阳子面前。抓住她的手踝,将她拖进了羽毛球室。

「你想干甚么?唔……」阳子的脖颈被搂住,嘴巴被人用手捂着。阳子拚命用指甲抓两个学生,扭动身体挣扎着。

「你是个实习生吧……安静一点呀!」站在他前面的一个男学生将烟头丢在脚边,用皮鞋踩了一踩。

两个男学生的身高都有一米八上下。两人都脱去了校服,只穿件衬衫。

「你不要多罗唆呀!」站在阳子前面的学生,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面,抓住她的乳房。就在这一瞬间,这个男学生的目光充满了情欲。

「放手……唔……」阳子的鞋跟也扭脱了一支,跌倒在地。

「我不是叫你肃静吗?!」阳子的乳房被男学生又拧又捏,她的上半身感到火热般的疼痛。

「喂,明年,为了使阳子这个美女不再大喊大叫,就在这跟她做爱吧!」「不会有不妥吗?做那种事……」「反正是她自己摸上门的,只好用身体封住她的嘴巴了。而且,我好久没有尝过女人肉体的滋味,我那小弟都急得哭啦!」那个捏着阳子乳房的男生说。

阳子的嘴巴被塞住,脖子也被男学生的手臂紧紧地搂抱着。阳子眼冒金星、全身软弱无力,原本白晰的面孔,也涨得通红。阳子上衣的胸前被解开,乳罩也被推到脖子边了。

「武志呀,这样搞法真的不要紧吗?」搂着阳子脖颈的一位名叫明年的男学生细声地问。

「你害怕?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的罪也是相同的呀!」武志吸吮着阳子的乳房,舌头在乳头上乱舔。

「这不是很美的乳房吗?你与男人做过爱了吗?」武志激烈地揉着阳子的另一支乳头。阳子的乳头每被他猛抓一下时,就感到一阵阵的钝痛。

「好呀,既然如此的话,我也要同她做爱吧!」明年放松了搂住阳子脖颈的手腕,阳子的膝部突然一弯曲,这时另一支一高跟鞋也脱落跌倒了。

「我想拖她进入羽毛球部的小房间,可是,门锁上了,混蛋!喂,明年,你开放在这的运动垫吧,让她躺在运动垫上。」明年依照武志的命令,将露出棉花絮的体操垫开。因昨夜被雨淋了,体操垫还是湿漉漉的。

「衣服搞污浊了,就糟了,你脱光衣服吧!」武志说。

「求求你放开我,被别人看见的话,你们的错误就无法挽回了。」阳子说。

「讨厌,是你这个老师先来引诱我们,当然,我们学生也想女人的,你该知道我们会性苦闷吧,替我们学生解决性的焦虑,也是老师的工作呀!」「岂有此理……」阳子抗拒着。

「你大喊大叫,被别人撞见的话,你将比我们更加羞耻呀!」武志说。

阳子被两个男学生脱光了。也许是因没有太阳照射的阴冷天气有关,阳子浑身发冷。阳子的衣服被揉成一团,摆放在羽毛球室的墙壁下。阳子的肩膀被按压着,大字型地躺倒在体操垫上。她的背部贴着体操垫,身体正在下沉。

一阵恶寒袭上她的心头,她吓得花容失色,全身苍白发抖。

武志扯下裤头的拉练,抓出那根勃起的肉棒。虽然阳具是硬挺起来,可是对女人的经验还是肤浅,还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连调情也来不及,便想立即上马。

「明年,让我先来吧!」武志的眉毛一扬,紧闭着嘴唇,拚命地忍受着射精的冲动,分开阳子的大腿,就想马上插入冲刺。

「唔……」一阵剧痛袭向阳子的肉体,阳子拚命想推开武志压在她身上的肩膀。昨晚一场激烈的性爱,也许阴道磨破了吧,阳子极度痛苦。

武志摇晃着腰身,他的肉棒插入时没有甚么感觉,与自我手淫一样,只是直线式的挺动着腰身。明年也脱了裤子,叉着双腿,握着自己那根勃起的肉棒,向后仰着身体。

「唔……唔……唔……」阳子歪着脸,她只感到下体灼热,毫无快感可言。

女人的肉体是要相当的前戏爱抚。这种前戏爱抚,才能引起女人的性兴奋,下体才会润滑。而武志的冲刺动作毫无变化。当被压迫到子宫时,阳子只感到背脊刺痛、麻痹。

明年只是仰着头,手指握着肉棒自淫,阳子的眼睛模糊地看见他的下半身。

「唔……」武志的上半身压着阳子身体,双手搂着阳子的颈部,肩膀压着她的嘴巴,令她喘息不得。她感到下腹面,肉棒在挥动,粘糊的精液在她体内射出。

「我也……不行啦!」明年也尖叫起来。但他依然握着自己的肉棒,精液似抛物线地射出,正好射在他脚下搂着阳子的武志后脑部,慢慢地滴落在武志的黑发上。

武志起来了。溢出的精液顺着阳子的肉缝滑落,连体操垫也被污染得黏黏糊糊的。

「笨蛋!好久没有做爱了,一瞬间就射出啦!」武志逞强好胜地说。从裤子面拉出衬衣的衣袖擦拭着肉棒。

明年也穿回裤子。两人都还在紧张地喘气。

「喂,快点穿回衣服呀!」武志将揉成一团的衣服,放在阳子那丰满的胸部上。

阳子慢慢地起来,喉咙卡啦卡啦地响,她说不出话来。恐怕自己脸上的表情也有了甚么变化吧,若不快些重新化一番,也许学校的其他职员和老师会觉得自己异常吧!阳子突然想起这些事时,武志从阳子胸前抓走了她的内裤说:

「你的内裤我们替你保管。若想还给你内裤的话,就要再跟我们做爱一次。

往后再联络吧!」武志说完,还将阳子的内裤贴在鼻尖,嗅了又嗅。

武志与明年两个学生一离开,阳子很快便穿回衣服。她没有内裤,只好直接将袜裤穿上。当她拉上短裙的拉链时,积在下腹部面的男人精液,滑溜溜地流了出来,流到了她的丝质袜裤上,再顺着大腿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