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欢乐性聚会】
【欢乐性聚会】
               欢乐性聚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已经和阿铃的几个姐妹混得很熟了,她们也不把我 当成外人,而我和阿铃也没有确立最终关系,所以无意中,我变成了她们的公共 情人。平时,我除了和阿铃约会外(她因为男友的原因,并不能常找我),阿群、 阿丽和阿红常约我出来玩。
 
  可能是阿铃先入为主的原因,其他几个人都只是和我保持着一般的朋友关系, 并没有太多的亲密举动。而她们因职业的原因,言行举止会比较豪放,就算我不 挑逗她们,她们也会挑逗我来寻开心,我当然也会作出反击的,但这些都只是很 平常的。
 
  阿群是阿铃的同乡,也和阿铃最要好,她身材比阿铃稍稍胖一点,属于比较 有肉感那种,33C -25-35的三围,平时大家一起的时候比较少说话。 
  阿丽是四川人,皮肤很白,但比较小巧玲珑,是几个姐妹中最矮的,但也是 身材最正点的一个,33C -23-33的三围,到那里都是最抢眼的。 
  阿红是江西人,属于肉肉型的,最突出的是那对38H 的乳房,走路的时候 一颠颠的,常引来很高的回头率。
 
  这天,我接到阿丽打来的电话,叫我下午到阿红的家里玩,由于这几天刚完 成了两个工程,比较有空,所以就应约到了阿红的家里。
 
  阿红的家是一套在四搂的一房一厅的套间,平常几个人也常到这里聚会吃饭 和打牌。我买了些啤酒和烧鹅来到楼下,通过门铃让她们开门,可当她们知道是 我后却让我等一下再上来。我在楼下抽了一支烟她们才开门让我上楼。
 
  上楼后,我去拍门,这时阿丽的声音传来:“龙哥,你先将眼睛闭上才进来!” 
  我心想她们又再搞什么鬼?带着疑惑,我将眼睛闭上,阿丽将门打开,将我 拉了进去,还说:“不准偷看哦!”
 
  等关好门,阿丽将我带到凳子上坐下,然后叫到:“龙哥,你可以睁开眼睛 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屋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现在明明是下午六点还不 到啊!怎么这么黑?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只见阿丽、阿群和阿红一起唱着生日 歌,捧着点燃了蜡烛的蛋糕走了出来。哦!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今天是我三十 一岁的新历生日,我自己习惯了过农历生日,所以把新历生日给忘了,她们是通 过阿铃知道的我的新历生日。真是难得她们会记得我的生日,我心里不禁有些激 动起来。
 
  看到蛋糕,我忙说:“谢谢!谢谢你们!”
 
  “龙哥,祝你生日快乐!”几位美女同时说出祝贺语,说完后每人在我的脸 上亲了一口。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多美女和我一起过生日呢!
 
  “龙哥,许愿吧!”阿丽说。于是,我闭上眼睛许了个愿后一口气将蛋糕上 的蜡烛吹灭。屋里回复了黑暗,这时阿丽又说:“龙哥,你再将眼睛闭上,我们 有礼物送给你,不准偷看哦!”说完,阿丽用双手将我的眼睛蒙上,我感觉到有 人将灯打开了。
 
  “你们到底搞社么鬼?”我好奇地问。刚说完,我就感觉到有几团柔软的带 有硬肉的东西在我的脸上揉动着,阿丽的手也放开了,我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得吓 了一跳,原来有三对裸露的乳房贴在我的脸上和头上,她们正用自己的乳头扫着 我的脸,这种滋味可是一辈子都难碰上几回的啊!
 
  “呵呵呵……”她们三个人大笑起来,阿丽调皮地说:“怎样?龙哥,我们 的这份礼物重吧!”
 
  “嘻嘻……”我得意而快乐地笑了,我左手从前面将阿群和阿红搂住,右手 往后摸住阿丽的小屁股说:“我太幸福啦!如果每天这样我短十年命都干啊!” 
  “龙哥,你想得倒美!”阿红笑着说:“还有礼物送给你呢!”
 
  “还有?还有什么礼物啊?”我也笑着松开手,这时一个熟识的身影出现在 我的眼前,那是阿铃!原来她一直没有出声站在她们的背后。
 
  我忙站起来,这才发现原来阿铃今天穿上了非常性感的黑色透明蕾丝内衣, 丰满的乳房在透明蕾丝的衬托下格外诱人,T 型裤的前面一团红色的绒毛刚好遮 住下体,我看得定了神。阿铃走着台步来到我面前,先是轻轻在我的嘴上吻了一 下,然后轻声说:“龙哥,祝你生日快乐!”
 
  我一把将阿铃搂在怀里,激情地和阿铃吻在一起,阿丽她们三个这时热烈鼓 起掌来,并叫嚷起来:“继续啊!龙哥,抓她的波,和她做爱啊!哈哈哈……” 
  阿铃害羞地推开我,然后追打着阿丽她们,大家笑成一片……
 
  打闹了一会儿后,她们各自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因为大家都不会难为情的, 所以她们也只是随便穿上一件外衣,里面是真空的。大家开始坐下来分蛋糕,边 喝酒边打闹。
 
  “今天是谁出的这么个鬼主意,要不是我身体好顶得住,今天会给你们乐死!” 我意犹未尽地问道。
 
  “你想还有谁?还不是你的阿铃!”阿丽调皮地说:“是阿铃让我们给你个 惊喜的!你还不好好谢谢阿铃!”
 
  “谢谢你!今天我真的很开心!”我将阿铃搂过来在她嘴上吻了一下。阿铃 脸红红地说:“你开心就好!”
 
  说真的,我没有想到阿铃会这样做,难道她还没有真正将我放在心里?看到 她为我做这些事,有多少女孩会为讨好男人做这些事情呢?但这样做她不会嫉妒 我和别的女人来往吗?真是不清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嗨!管她呢,反正先玩开 心了再说。
 
  当我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最调皮的阿丽发话了:“今天就这样干吃啊? 不如大家玩游戏吧!”
 
  阿铃问:“就你多鬼主意!想怎么玩?”
 
  “划拳吧!”阿群提议说。
 
  “不行,不行!我从来不会划拳。”我突然想到个主意,连忙说:“不如玩 俄罗斯酒瓶游戏吧!阿红,这里有骰子吗?”
 
  “有,我这就去拿!”阿红起身去拿骰子。不一会儿,她就拿来了几个骰子。 
  我将这个游戏的玩法先给大家讲了一下,她们几个都高兴地同意了。游戏的 大致玩法是这样的,这原来是个六人游戏,现在只有五个人,就将六点去掉,逢 六点重玩。由猜枚获胜的人丢骰子,看丢出的骰子是几点,然后从庄家(执骰子 者)顺时针数起,得点的人转动酒瓶,最后看酒瓶口对着谁,就由得点的人对瓶 口对着的人提出一个问题或一个要求,对方必须如实(看着办吧!)回答或是按 要求去做(这才是最精彩的哦!),做完还要罚喝酒,游戏完再重新猜枚。 
  今天是我生日,所以大家让我先玩,我丢出的骰子是五(自己),然后转的 酒瓶是对着阿红,于是我就问:“阿红,你的波波是不是整过的?”
 
  “什么鬼话!俺的波波是天然生成的,不信你摸摸!”阿红自豪地挺着高高 的乳房靠过来,我用双手用力捏了一下,笑着说:“哇真的,还弹手咧!”大家 笑成一团!
 
  阿红喝了罚酒,大家接着玩,这回轮到阿丽得点,瓶口对着阿铃,这回鬼灵 精的阿丽开始整蛊阿铃啦!她提出要阿铃亲我的小弟弟一下。阿铃红着脸说: “好你个阿丽,看我等会收拾你!”说完真的在我的小弟弟上亲了一下,大家都 鼓起掌来,整个气氛也热烈起来。
 
  接着是阿红得点,阿群输,阿红见阿群害羞,也有意整蛊她,要求阿群给大 家跳脱衣舞。阿群虽然比较静,但没想到玩起来也很疯狂的,她先让阿红放了首 迪士高音乐,然后随着音乐跳起脱衣舞来,阿红和阿丽则在旁边模仿给钱的观众, 一边吆喝着一边伸手在阿群身上乱摸,搞得我和阿铃笑得直不起腰来。
 
  接下来真的让阿铃赢了阿丽,这时阿铃很郑重其事地说:“各位观众,精彩 的节目到啦!”然后对着阿丽嘿嘿地笑着说:“嘿嘿!我要求你让龙哥插20次!” 
  “好!”阿红和阿群也跟着起哄,一人一边将阿丽按到在床上,阿丽一付无 所谓的样子说:“来就来,谁怕谁啊!”又娇声骄气地说:“龙哥……来嘛…… 小妹要!!!!”说完还扭动着胯部作出诱惑的样子。
 
  有这等好事我当然不会错过的,我还没和阿丽做过咧!于是在阿铃的推动下, 我将早就挺直的肉棍插进阿丽的阴道里,一下、两下、三下……阿铃她们一边推 一边数,而阿丽则搞古搞怪地插一下就哼一声:“哦!……爽啊!……干我!… …啊!……还要!……”搞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要不是在玩,我真的想将精子 射到里面去,但还是忍住了。
 
  接下来,游戏进入了疯狂状态,但她们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我进行的,什么舔 蛋糕乳头啦、舔啤酒肚脐啦、双乳对揉啦,反正极尽淫事,我不但亲遍了所有人 的乳房和阴部,还插过所有人,其中和阿红的两次乳炮令人难忘。
 
  这帮女孩子里,我最想尝试的是和阿红打乳炮,因为过去也试过到桑拿里玩 波推,但阿红的巨乳用来打乳炮是令人遐想的。
 
  这回是轮到阿群赢阿红输,阿群为了报复阿红要求她被我将精射到脸上的仇, 要求阿红和我打乳炮,我心里正求之不得呢!阿红没办法就想应付一下,挺着3 8H 的大乳房向我靠来,不知是她靠得急还是我没坐稳,我竟然拉着阿红躺倒在 地上(地上铺了胶布),阿红也失去重心压在我身上,我立即感觉到那对巨型肉 球的重量了。
 
  阿红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哈哈,龙哥,你也真急色啊!”
 
  “哪里!”我反击到:“是你的大波波太重,把我压倒的,还恶人现告状!” 
  “那就先让你尝尝导弹的厉害!”说完,阿红左右晃动着一对巨乳拍打在我 的脸上。我也顺势闭上眼睛装死说:“打吧,就用你的大导弹把我打上天去吧!” 
  接着,阿红退下来,用手将双乳夹住我的小弟弟,开始有节奏地套动着。过 去我还没试过这么大的波做波推,所以想好好享受一下,阿红的乳房虽然大,但 却是很结实的那种,所以不像那种小波做的感觉,我的肉棍完全被阿红的巨乳淹 没了,就像是在一个刚开苞的处女的阴道中抽插一样,非常紧迫,加上先前已经 玩过的蛋糕舔乳游戏,乳房上还有很多奶油,所以非常润滑,非常舒服,快感也 很快传遍我的全身。
 
  当我正在十分享受的时候,谁知道阿红却突然停下来,说:“好啦!我完成 任务啦!哈哈哈!”
 
  这简直是在吊我的瘾嘛!阿群还没有等我出声,她倒是首先不干啦!阿铃她 们也跟着起哄起来。阿群说:“阿红,你耍赖!有这样打乳炮的吗?”
 
  “呵呵!”阿红得意地笑着说:“你只说要打乳炮,但没有要求我让龙哥射 啊!嘿嘿黑!!!”
 
  这样又给阿红耍赖了过去,但她的行为已经挑起大家的不满,所以大家都想 报复阿红,可是可能是阿红好命,过后的游戏中,几次都和她擦边而过,阿红就 更得意啦!
 
  “嘿嘿!怎么样?你们整不到我的。”阿红得意地哼起小曲儿来。
 
  可是阿红的小曲儿还没哼完,瓶子就正好对着她了。这回是阿丽赢的,阿丽 对着阿群说:“阿群,这回恶有恶报啦!看我整她!”阿丽转身对着阿红严肃地 说:“我代表全体淫大代表向你宣布,你必须和龙哥打乳炮,直到龙哥射了,还 要将龙哥的宝贝舔干净!否则将受到更严厉的处罚!”阿群和阿铃热烈鼓起掌来! 
  “啊!看来我是逃不了了,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得丹心照汉青!”阿红 也严肃地站起来,摆出一付英勇付刑场的样子,大家看得笑成一团。
 
  阿红再次将我的弟弟夹在巨乳中,一边套动着,一边用舌头舔着露出的龟头, 还抽空笑着对阿铃说:“看,我在服侍你老公呢,你还不过来帮忙!”
 
  “好!”阿铃说完也过来用自己的波波在我身后揉动着,双手伸到前面在我 的乳头上轻轻扫着摸着。
 
  在阿红和阿铃的夹攻下,我很快就不能自控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到阿红 的巨乳上,阿红用舌头将我龟头上剩余的精液和自己乳房上的精液都舔干净,然 后还故作得意地说:“看,在我的导弹攻击下,龙哥溃不成军啦!”
 
  这样下来,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我在阿铃那里射了两次,和阿红打乳炮丢了 一次,和阿丽口交射了一次,对着阿群的脸射了一次,我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了, 整个人摊睡在地上不想再动啦!这时候才知道艳福无边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享的。 
  我喘着粗气说:“好啦!好啦!再玩下去,我的小命不保啦!”
 
  阿铃她们也知道我已经顶不住了,主动过来帮我按摩起来,四个人一个按头, 一个按腰背,两个按脚,我也乐得闭上眼睛享受起来,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也可 能是最后一次有这样的皇帝享受啦!虽然害我两天都没恢复过来,但我认为绝对 值得,直到现在的今天回想这段经历还能打几次飞机呢!
 
  这天,阿铃没有时间,我和她的几个姐妹到阿秀的家里(她在广州的出租屋) 吃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谈天说地,很开心的,因为大家常这样吃饭,所以大 家都已经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一样了。可是饭吃了一半的时候,阿群、阿红和阿丽 都先后因为有客人找(她们也都是小姐)而分别离开了。只剩下我和阿秀,见到 这样,我也起身想走。阿秀却拉住我说:“龙哥,你别走,今天陪陪我好吗?” 
  我不好意思推辞,只好坐下来继续吃饭。阿秀转身到卧室拿出一瓶蛇酒,笑 嘻嘻地对我说:“龙哥,这是我家自己泡的蛇酒,很补的,今天请你喝。” 
  “蛇酒,这可是很补的哦!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我满脸淫笑地对阿秀开玩 笑说。
 
  “看你说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本来想找大家来吃饭高兴一下的,可现在 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阿秀很失落的说。
 
  “你的生日?怎么不告诉我,我也没有准备礼物,多不好意思啊!”我惊讶 地说:“难道阿铃她们也不知道?”
 
  “她们都不知道的,我们认识不久,还没有告诉她们呐!”阿秀边说边帮我 倒酒。
 
  “来来来!阿秀,我祝你生日快乐!永远美丽!”我举起酒杯对阿秀说。大 家碰杯后,将酒喝干。
 
  可能我们都比较高兴,所以喝了很多酒,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家边谈边 喝,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我不由得开始慢慢打量着阿秀,只见阿秀 可能是酒精的缘故,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透出一种成熟少妇的韵味。平时因为 是阿铃的朋友,所以没有特别留意她,但今天看来却是另一种风情。阿秀虽然是 生过孩子的人,但身材却是没有走样,匀称的腰身,连许多少女都比不上。这时 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阿秀那丰满的胸脯上,由于阿秀正在哺乳期的原因,那对原 来36寸的乳房更加显得丰满挺拔,虽然带了胸罩,但透过洁白的紧身上衣可以 看到由于乳汁分泌而弄湿的痕迹。
 
  阿秀也许是留意到我在看她,所以有点不好意思地将一件上衣帔在身上。我 也收敛了原来贪婪的目光对阿秀说:“秀,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你的孩子?” 
  “今天因为你们来吃饭,我把他托给了老乡帮忙照看着。”阿秀说:“来, 我们继续喝!”
 
  我们继续边聊边喝着,聊着聊着,话题谈到了她的丈夫。开始的时候,阿秀 还是聊得很开心的,但突然间,阿秀掩脸痛哭起来,可能是她想到丈夫的死对她 的打击吧!她哽噎地说:“龙哥,你知道吗?我这几个月心里多苦啊!”
 
  “看见你们双双对对的,我自己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要带着吃奶的孩子, 呜……”阿秀哭得更厉害了。我忙走过去拍着阿秀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别哭 了,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我们都会帮你的。”
 
  阿秀转身搂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肚子上继续哭泣着,她的泪水将我的衣 服都打湿了。我心里知道她在失去了丈夫后,就好像失去了靠山一样,这时候的 她将我当成了可以依靠的人了。我用手轻轻抚摸着她因抽泣而不断起伏的背部, 一边用打趣的语气对她说:“看你哭得像个小孩儿一样,再哭就不漂亮咯!” 
  “嘻”阿秀破涕而笑地笑了一声,我又说:“乖!!!乖孩子不哭!再哭, 叔叔就不给糖你吃咯!”
 
  “谁是你孩子啦!”阿秀一手擦着眼泪,一手轻轻地在我的胸膛上锤打着。 阿秀那种神情十足一个小孩子,可爱极了。
 
  “你看你,不哭的样子好可爱哦!”我笑着将阿秀拉起来。阿秀羞愧地说: “还笑我,不理你了!”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
 
  我等了一小会儿,见阿秀还没有出来,就跟进浴室里看看她。当我一走到浴 室门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来阿秀并没有关门,而是虚掩着,我从门 缝里看到阿秀正在脱衣服,可能她想换件衣服吧!她慢慢地脱下衣服,当她再脱 下胸罩的时候,一对高耸而结实的乳房跃入眼帘(可以从浴室的镜子看到她的正 面),充满乳汁的乳房撑的涨涨的,乳头和乳荤经过哺乳已经变得深褐色了,只 见三四道乳汁象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撒在浴室的镜子上,我不由得猛吞了一口 口水,我的手不留神一下将浴室的门推开了。阿秀先是一惊,很本能地用手捂住 胸部,可是那本来就已经喷涌出来的乳汁在她双手的挤压下,喷得更厉害了。当 她发现是我的时候,惊恐的神情立即放松了下来,反而笑着说:“怎么是你?你 没有见过女人喂奶吗?”
 
  “额……我不知道你没关门!”我连忙掩饰着,很尴尬地说:“对不起!对 不起!”
 
  说完,我伸手想拉上已经打开的门,可是阿秀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含羞地 说:“龙哥,其实我喜欢你的,我没有介意!”我一下子被她说蒙了。
 
  “这……这……这从何说起啊?”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喜欢我的?” 
  “其实,自从认识你后,我就一直从阿铃的口里了解你的事情了。”阿秀将 我搂得更紧了:“你知道吗?你很像我的丈夫,只是我丈夫没有你靓仔,也没有 你高大和结实。我每次见到你,心里就会想到我死去的丈夫。”
 
  “哦!原来你将我看成你丈夫的替代品啦!”我心里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也不全是,只是我现在太寂寞了,特别听到阿铃说和你做爱的事,我也是 女人啊!我也希望能有男人的爱怜啊!”阿秀边说,边将我的上衣的扣子解开, 边用还在溢出乳汁的双乳在我的胸腹柔弄着,以哀求的语气说:“龙哥,我为了 和你单独在一起,让她们先走的,你可以给我些安慰吗?”
 
  “原来是这样的,阿铃知道吗?”其实我早就想动她了,但还是想了解清楚, 于是边开始抚摸阿秀的背部,边说:“你这样不怕阿铃和你翻脸?”
 
  阿秀显得很激动,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挺着双乳压在我的脸上,喘息着说 :“到现在我不管那么多了,阿铃迟早知道的。”阿秀那溢出的乳汁滴到我的脸 上,让我眼睛都无法睁开了,阿秀将一边的乳头送入我的口中,嘴里爱怜地说: “龙哥,我的奶涨疼,你帮我把它吸出来吧!”
 
  自从妻子断乳后,很久没有试过这样的情景了。我象婴儿一样贪婪地吸吮着, 微甜稠香的乳汁涓涓入口,我另一手开始用力捏着阿秀的另一边乳房,乳汁象喷 泉一样喷撒在我身上。阿秀象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抱着我的头,嘴里还哼着 :“啊……噢……对……龙哥用力吸啊!我好舒服……”
 
  我尽情地吸着阿秀的那饱满的乳房,阿秀的乳汁真多,吸了好一会儿,乳汁 还是自动流到我的嘴里,阿秀则快乐地哼叫着:“尽情吸吧!龙哥……这边也要 ……”说完将另一边的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阿秀开始帮我脱裤子,这时我的小弟也从脱开的裤中跳脱出来,象阿秀展示 着这勃起的雄风。阿秀也迅速解除自己的衣物,呈69式跨在我的身上,先用手 将乳汁喷到我的弟弟上,然后用那对丰满的双乳夹着我的肉棍套动着,舌头在突 出的龟头上舔着,酥麻的感觉贯遍了我的全身。我也开始用手在阿秀的丰臀上扫 动着,手指轻轻夹着阿秀那已经湿润并一张一合的阴唇,无名指则来回扣动,阿 秀在我的爱抚下全身颤抖起来,喉咙里也发出兴奋的吼声。我将手指向阿秀的阴 道里探寻而入,阿秀猛的一颤,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声:“啊……”
 
  阿秀虽然生过孩子,但因为是剖腹产,所以阴道依然很紧。可能是久不经人 事,阿秀的爱液已经大量涌出,搞得我满手都是。阿秀显然已经忍受不住了,翻 身过来骑在我身上,用手将我的肉棍迫不及待地导入她的身体。当阿秀感受到肉 棍进入身体深处时,喉里发出舒服的长吟。
 
  根本不用我做什么动作,阿秀自己不断地起伏着身体,让我的肉棍一次次地 撞击着她的子宫,房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就是阿秀欢快的呻吟 声。
 
  “龙哥,……啊……舒服……啊……干我……干我……”阿秀用手将我的双 手拉起按在她的乳房上,向我发出邀请:“龙哥,抓……啊……用力抓……啊… …我快不行啦!啊……”
 
  我用力的抓捏着阿秀的乳房,六七条乳线从被挤压的乳头上飞洒而出,阿秀 挺动的身体加快了频率,我的肉棍也同时感觉到她子宫在不断收缩,快感传遍我 的全身,我的呼吸也转急了,我知道我也快来啦!
 
  “龙哥,快啊!啊……快给我……快射我……我要死啦……射我……啊……” 
  “我也要来了,我要射到里面啦!”我提醒着阿秀,可是她已经魂飞天外了, 阿秀的手用力拉着我的腰不让我退出来,嘴里哼叫着:“射啊!射我……噢…… 射我……”
 
  我们同时达到高潮,在快乐的哼叫声中,我将千万的子孙送进了阿秀的子宫, 我再继续抽动了一会儿后,大家都停了下来,阿秀全身无力地扒在了我的身上, 静静地喘息着,好像在回味着刚才的滋味。
 
  一会儿,阿秀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开始亲吻着我的身体,她的乳汁已经撒得 我全身都是了,她用舌头舔着我身上的乳汁,而阴部还是夹着已经开始变软的肉 棍轻轻扭动着。
 
  “谢谢你,龙哥!”阿秀娇怩地说:“我真的太久没有做爱了,今天太舒服 啦!”
 
  阿秀将我身上的乳汁舔干净后,拿出纸巾将留在床上的精液擦掉,然后就起 身到浴室里冲洗去了,我则闭上眼睛养养神,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我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惺松间觉得有人在倒弄我的小弟弟,忙睁眼望去,原来是 阿秀正在将我的小弟弟放进嘴里套弄着。
 
  “怎么,还没够吗?”我问道。
 
  阿秀将嘴里的小弟弟吐出来,依然用手套动着说:“刚才见你睡着了,样子 真可爱,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结实的男人身体啦!所以情不自禁就想摸你。”说 完又将小弟放回口中。
 
  可能阿秀比较有经验,她的舌头不断刺激着我的龟头,触电的感觉立时传遍 我的全身。我伸手摸着阿秀的乳房,发觉经过一段时间,阿秀的乳房又再次变得 很硬了,想必是充满了乳汁,于是对阿秀说:“秀,我想吃奶了!”
 
  “好!给你吃……谗鬼!”阿秀笑着挺起身,用手在两个乳房上按摩了几下, 乳汁立时在那对挺直的大乳头上低落下来。阿秀俯下身体,用乳头轻轻在我的脸 上、鼻尖上揉动着,溢出的乳汁缚在脸上,就像做人奶面膜一样,那种感觉无法 形容。我兴奋地用口找寻着阿秀的乳头,在阿秀的帮助下,两个正在喷奶的乳头 被我同时含在嘴里,甜甜的乳汁很快充满了我的口腔,我用力地吸吮着(从这次 后,我在做爱的时候常要求对方用这种方法刺激我的性欲)。我并不想松开任何 一个乳头,所以用牙咬着,一边吸一边咬。
 
  “噢……龙哥,轻点儿,别咬掉了。”阿秀轻声说着。我觉得吸得慢,所以 加上了双手握住阿秀的巨乳挤奶,乳汁狂涌进我的口里。乳汁的极速喷射也令阿 秀兴奋起来,她的手又将我的弟弟握在手里,而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变成了巨人。 
  “龙哥,你的弟弟好粗哦!”阿秀兴奋的说,手也加快了套动的速度。
 
  我将阿秀推翻在床上,将滚烫的肉棍狠狠地插进阿秀的身体,蛇酒的功力的 确厉害,我觉得自己的弟弟十分强劲,所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双手更是 抓住阿秀的一对乳房,让乳汁继续飞溅出来。
 
  “噢……龙哥……你好厉害……我爽啊……插啊……我爱这样……”阿秀兴 奋地欢叫着,双手则用力抓着床垫。在我的强烈冲击下,大床发出“唧唧”的响 声。
 
  随着阿秀开始急速的叫床声,我感觉到她子宫的收缩加剧了,产生了很打的 吸力,她的体液也不断地从洞里渗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射我呀!龙哥……我不行了……给我……啊……”阿秀在激叫后达到了高 潮。
 
  虽然阿秀高潮的吸引力很大,但我并没有急于射精,而是继续抽插着,阿秀 的高潮延续着。
 
  “操我……龙哥……我还要……干死我啦……啊……啊……啊……”阿秀的 第一次高潮结束了,喘着粗气的阿秀问我:“舒服死啦!龙哥,干嘛不射我,我 想你射我。”
 
  “你急什么,我还会让你来几次的。”说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用牙轻 轻咬着阿秀的乳头,轻轻咬几下,然后用力咬一下,而抽插也同步使用三浅以深 的方法。每当我用力咬和插的时候,阿秀就会全身颤抖一下,嘴里也会跟着哼一 声。
 
  很快,阿秀又再次进入高潮状态,乳头的疼痛和子宫的舒服,让她不能自控 了。
 
  “啊!……舒服死啦!……这边也咬啊!!……”说着将另一边乳头塞到我 口中,接着身体也配合着我的抽插扭动着说:“喔……用力咬啊!!!龙哥,这 次要射我啊!!……啊……快咬……快插啊!我快不行啦!……”
 
  我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开始跟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牙也开始更用力咬 阿秀的乳头了。
 
  “啊……啊……啊……射我……”阿秀再次达到高潮,我也跟着将精子狂喷 进阿秀的子宫里。
 
  我抬头看着阿秀已经因为高潮和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的脸,眼泪已经流了出 来,但却是很享受的样子,心里在发笑——我想阿秀以后再难找到这种做爱的感 觉了!
 
  缓过气后,阿秀开始觉得自己的乳头很疼了,用手摸着乳头说:“看,都给 你咬肿了。”原来阿秀的一个乳头被我咬得差点出血了,我笑着说:“你不喜欢 还叫我咬!”
 
  “喜欢!……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了,太舒服了,太刺激啦!”阿秀红着 脸说:“龙哥,你太会搞啦!”
 
  我拉着阿铃的手一起坐在床上,眼里不禁流露出爱的眼神,阿铃也用温柔的 眼神回望我,当我们的眼光交接的时候停住了。
 
  “阿铃,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我轻轻的问道,嘴巴也向阿铃的嘴巴靠过 去。
 
  “我也是很想你啊!龙哥。”这时我们的嘴巴已经紧紧地贴在一起了,我湿 润的嘴巴能感觉到阿铃柔软的嘴唇在颤动着,我和阿铃已经紧紧地搂在一起,吻 也更进一步了,两片舌头互相挑动着好像相互间在寻找着什么。我的手已经插进 阿铃顺滑的秀发里,这时候阿铃轻轻地扭转身体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的手也 顺势滑到她柔软的腰上,阿铃身上丝质的衣服让我感到无比的顺滑。阿铃轻闭的 双眼好像在享受着我的爱抚。
 
  我的手渐渐向上滑到了阿铃那对正不断起伏的乳房上,阿铃的双手也抓着我 的手用力挤压着自己的乳房,我们已经完全陶醉在这充满激情的空间里。阿铃开 始将衣服的扣子逐个解开,我的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从下向上伸进了阿铃的胸罩里 紧紧地握住那对已经发热的乳房,阿铃的乳头也已经变得硬硬的了。我轻轻的扭 动这那对发硬的乳头,一会儿又在乳头边上轻轻打圈,连乳头周围乳晕上的小颗 粒也硬了起来。阿铃的身躯也开始兴奋的轻轻扭动着。
 
  我顺势将阿铃放倒在床上,将阿铃的衣服和胸罩全退了下来,同时也将自己 的衣服脱掉。我俯下身对阿铃说:“阿铃,今天你不要动,把眼睛闭起来,只用 感觉就可以了。”
 
  借着房里的灯光,我看见阿铃的脸上已经胀得通红了,她眼睛紧闭着,一头 黑亮的秀发铺撒在床单上,与那娇小而白里透红的身躯相映着显得无比迷人。我 将两人的最后衣物退去后,轻轻地压在阿铃的身上。我一手轻轻抚弄着阿铃的乳 房,嘴巴则象婴儿般吮吸着一侧的乳头,阿铃也用手轻轻地压着我的头,似乎非 常享受这种被吮吸的感觉。我开始用舌头在阿铃的乳房上游动着打着圈,另一手 也开始向阿铃的下部进攻,阿铃慢慢地扭动着身体,咽喉发出兴奋的哼叫声,呼 吸也急促起来。当我的手穿过柔软的森林触摸到阴唇的时候,阿铃全身猛然打了 一个颤。
 
  “啊……龙哥,我受不了了!”阿铃颤抖地轻声叫着。
 
  这时阿铃的潮水已经湿润了床单,我继续在她的阴唇上挑动着,阿铃的身体 颤抖得更厉害了。阿铃的双手拉着我的肩膀向身上压下去,好像在向我发出进入 的邀请。我的弟弟也已经开始兴奋地颤抖着,一挺一挺地挑动着。可是我这时候 并不想立即进入——经验之谈,如果过早进入,会失去男人控制女人的主动权的, 而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让阿铃再也不能忘记我。我挺着肉棍在阿铃的外阴上摩擦着, 偶尔挑动一下她的洞口,只是不进入,阿铃的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她的手也更 加用力拉我。
 
  “噢……龙哥快给我,我难受死啦!……啊……”阿铃终于忍不住了,她一 手抓出我的肉棍就向洞口送去,可我确将臀部挺起不进去。
 
  “你叫我爱你,我要!我才给你。”我象指挥官一样发出指令。
 
  “龙哥,我爱你!我要!快给我!”阿铃顺从地娇声呼叫着。
 
  我一挺身,“嗤”的一声,肉棍狠狠地挺进到她阴道的深处。
 
  “啊……”阿铃兴奋地用手抓在我的背上(嗨!肯定留下十道抓痕了!),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用左手轻托着阿铃的头部,右手则抚弄着她的乳房,嘴巴也 同时吻住她的红唇,舌头在她的舌尖上挑动,全方位向阿铃发起进攻,阿铃在这 样的攻势下迅速崩溃了,呼吸也开始越来越急了。
 
  这时候我放开了嘴部的攻势,转而向阿铃的耳坠吻去,将她软软的耳坠含在 嘴里轻轻吸吮着,肉棍也开始用挑动的方式抽插着。
 
  “啊……我不行了,快死了!!!”阿铃发出尖锐的叫床声,我同时感觉到 她湿润的阴道里产生了急剧的收缩,我知道她快要来高潮了。
 
  也许是初次这样和阿铃做爱的原因,我并不想来得过于激烈,毕竟以后还有 大把机会。而且通过这样的做爱感受,我相信没有那个女人会忘记的,过去我已 经用同样的方法征服过不下十个女人了。如果第一次就让女人得到最大的满足, 以后要再让她们满足就困难了,好东西要慢慢给予的。
 
  我开始加快了抽动的频率和力度,肉棍不断撞击这阿铃子宫的顶部,阿铃突 然用双手拉着我的臀部想让我更加贴紧她的阴部,发出一种女人得到最大满足的 高潮吼声:“啊……啊……啊……”声音之大差点吓得我要捂住她的嘴巴。顺着 阿铃的高潮来临,我抽动的速度更快了,右手也开始用力抓捏着她的乳房。 
  “用力点,龙哥再用力点!啊……舒服死啦!!!!”阿铃一边兴奋地喘息 着,一边用一手抓住我捏着她乳房的手。这时候我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必 要再花时间调弄阿铃了,我也开始让自己达到高潮。我身体的动作也加大了许多, 不一会儿,阿铃在我的不断攻击下达到了第二个高潮,我也顺着她阴道的吸力将 精华全部送进了她的子宫深处。
 
  经过激烈的运动后,我们两个都已经浑身是汗了,但是阿铃却不让我将肉棍 退出来。我们继续缠绵地相吻着,爱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