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梦泪痕】(姐妹的明星梦)
               星梦泪痕
 
      
   女主角(一):马玉芬
 
  女主角(二):温翠苹
 
  男主角:余天
 
  内容:本剧情是以二位年轻女子梦想当影星的,被无名小卒摄影师骗色,还 不知情,两人只想当个明星,结果换来伤心泪。
 
  餐厅小妹出身的马玉芬,由于向往明星生涯,于是想混入电影圈,先是参加 综艺节目什么……天使选拔,演员训练班,模特儿选拔,中国小姐选美,…… 混了两三年还是没混出什么明堂。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一位摄影师余 天,这位人如色狼般的骗马玉芬说, 只要她愿陪他到郊外去跟他作爱的话,他一定将她推荐给导演,饰演「春归何处」 的女主角。
 
  马玉芬成名心切,心想想用自已的处女初夜交换成名明星梦也很划算,于是 又去约了她的一位姊妹淘温翠苹,她亦是羡慕明星那种浪荡的生活方式,在她听 取马玉芬的游说之后,欣然答应与余 天、马玉芬一起到有名的风景区——阳明 山国家公园——去玩那三人的性爱游戏。
 
  一番打扮之后,马玉芬与温翠苹那股骚味更是味道十足,马玉芬穿着低胸露 背的花色短裙洋,而温翠苹着紧身露肩低胸的白色洋装,陪衬出她那高耸的双峰 更是挺出。
 
  到了阳明山国家公园走到后山找较偏僻的角落里,取出了带来的啤酒来饮用, 边谈笑风生,双方都以黄色提材来说。
 
  说着说着,马玉芬说道:「余先生,我的床上功夫是第一流的,而演戏更是 高人一等,作完爱,可别忘了推荐「春归何处」的女主角喔!」
 
  马玉芬似乎怕被余天占了便宜后不认帐,因而在作爱之前反覆再三强调。 
  「那……那当然,至于你的床上功夫,等一下试试看即可分晓!」余天带着 笑容,色迷迷地回答着。
 
  「对了!余先生!我能在那戏里演个角色吗?例如女主角的妹妹,或是男主 角的情妇,我来演合适吗?」
 
  温翠苹亦逮住机会,让余 天答应她的要求。
 
  「那绝对没问题,不过等一下可要卖劲喔!」碰上余 天这大色狼,眼看到 手的一块肉,当然舍不得放弃。
 
  马玉芬瞪目神飘,意爱情迷,亦有些讨好,马上与余 天热吻在一起了,而 温翠苹忙着为全 天作「马杀鸡」,他两人吻了十来分钟,余 天转向与温翠苹 吻在一起,借那舌头转动来传递双方的热情。
 
  这可使余天有些按奈不住,于是一把住马玉芬将裙内三角裤脱去,自己亦将 早已坚硬的大鸡巴挺了出来,「碰然!」一声,那巨无霸超大型的大鸡巴已出来 了。
 
  马玉芬及温翠苹红着脸心中蹦蹦的乱跳着,但想一举成名,不管那么多,互 相对余天直抛媚眼,马玉芬左手捏弄那两粒鸡蛋大的睾丸,而温翠苹一手不停地 套送余天那巨大的大鸡巴。
 
  余 天目现欲火,他看着马玉芬,美艳娇嫩,他逗笑说:「马……你……你 真性感,让我吻你那肥大的阴户一口,不知道有多好?」
 
  只见马玉芬犹豫一下,不见回答,却以行动表示,立刻把双腿八字大分,跪 蹲着躺在地上余天的头部,露出一条细缝,且红里带水地,让余 天能很轻易的 吻那阴唇、小穴口。
 
  「喔……嗯……哼……好……好舒服……」马玉芬气喘嘘嘘的娇浪着。 
  而温翠苹等到他们陶醉的当儿,一阵娇喘,她的玉手把那余天的大鸡巴套弄 的直跳动不已,她的似触电般,引起阵阵遐思。
 
  心中一阵肉感,她那樱桃小嘴立即往余 天那大鸡巴含了起来,天呀!竟是 满满的一口,没丝毫的空隙。
 
  这两个天生尤物,为了当个电影明星,不惜卖弄风情,献出珍贵的处女身给 这摄影师,女人的心,可谓微妙的很呢!
 
  在这绿草如茵的大地上,她俩都脱得一丝不挂了,想享受着原野般性快活, 使得余天英雄气短!群侠没路。
 
  这时,马玉芬被余 天吸吮得那小穴淫荡地叫道:「我……我那小穴…… 好痒……好痒喔……」
 
  那温翠苹亦有些欲火上升,马玉芬见往状用她往昔手淫的习惯,驱使她右手 拨开了温翠苹的外阴唇,显露着小穴,马玉芬伸出舌头吻了起来。
 
  这一吻,把温翠苹吻得甜蜜极了,她脸上渐渐升起了像一朵红艳的桃花,浑 身开始发抖,像虫一般地在地上扭来扭去,马玉芬更不停的吻捏弄着。
 
  马玉芬于是抱起了她往余天身上一放,不偏不倚,温翠苹的屁股眼正好对准 了余天的嘴巴,马玉芬亦在温翠苹那阴蒂上吻个不停。
 
  「哎唷……哎唷……好……好痛快呀……哼……」
 
  温翠苹的舌头在口腔中颤抖了起来,她的小穴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淫水有如 泉水般的涌出。
 
  当温翠苹那颤抖的扭动身子无法在支持时,于是她翻了个身,好让双手握在 地上支持着身体重量,现变成余天吻住她的阴核,而马玉芬舐她的屁股眼了。 
  温翠苹这样地被挑逗在她心中心花怒放,像小鹿般乱闯,血液在周身激荡起 来,而余天的阳具亦膨涨的到极点,温翠苹不时的将它含在嘴中套弄。
 
  马玉芬将温翠苹的身子扶正,此时温翠苹那鲜嫩的小穴口,不停地向外流出 骚水,于是温翠苹自已用左手扶正余天的大鸡巴,往她嫩穴插了进去。
 
  她心己乱,急似地不顾一切的将玉腿张开开,让小穴口张开显露出,屁股向 前迎顶上来。
 
  柳腰上一用劲,大鸡巴的龟头对准嫩穴破关插入了。
 
  「插进去……不得了了……。」温翠苹的阴户熬了这些时,淫水早已是泛滥 于阴户内,于是应声「唰!」的一声整根沉入小穴内,她这时好像又痛又痒,又 似乎领到无限的好感舒服与痛快。
 
  确温翠苹是未经人道的,这破题儿第一遭,这粗大的鸡巴真令她的吃不消, 如今被一根特大号插弄着,直抵穴心,真是中了特奖,余包天那根大鸡巴反而感 觉被她紧紧的 包住,龟头似有一股热气喷在上面,那正是温翠苹的阴精淫水, 使余天酥痒痒的,像温泉般的热流,顺着鸡巴往草地上不停地溢出。
 
  马玉芬帮她上下套弄着,温翠苹将她那整齐有致的阴毛间的嫩穴,对准余天 那竖硬如铁的大鸡巴龟头顶在她的小穴,每当她用力下沉时,「扑滋……滋……」 的作响,温翠苹上下牙齿咬着更响、更紧,她的脸上更露出那陶醉状,微微的冒 出汗水,娇声道:「余……还……还没插到底……你……你再向上顶……快…… 快……我……我痒……死了……哼……」她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 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肉门呀!一开一合一张一收便紧紧咬着那粗大的鸡巴 不放了。
 
  大色狼的余 天知道这法子是永远无法插到底的,于是说:「温……你下来 ……那样插玩法……不容易使深深插到你的阴道子宫底去的,要插深进去……换 个方式……我教你快……」
 
  于是温翠苹躺在草地上,将两腿分开高举,让她的阴户突出,再用左手尽量 地拨开她的阴唇,使阴唇中更加显露出小穴口,嫩穴还不停地流出淫水,余 天 见状心中欲火更旺,将大鸡巴往穴口轻轻地试了一试,腰上一用力,整根鸡巴齐 根而入。
 
  余 天不停地一抽一送了起来,温翠苹的屁股随着余 天的抽送像花一样一 波一波的迎送插抽,她被抽插得口中「哼……唔……」作响,两人之间的动作配 合得合作无间,她边哼叫道:「我……我不行了……要丢……丢……好美……好 舒服……唔……你……你好棒……我……我上天了……尿……尿出来了……哼… …哼……唔……」
 
  一阵狂风暴雨的残拼下,两人身体间,一起一落的动作,肌肤冲系,只听得 马玉芬心痒不已,淫水直流。
 
  待温翠苹酥麻倒地,余 天接又与马玉芬以同样的姿式插入,但因马玉芬还 是处女之身,一经余天的大鸡巴猛插整根而入,顿时疼痛不已,但余 天的心醉 了醉得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 那样的重真达花心,次次是那样的急来回抽插,原本疼痛的她也随着余 天的加 快插弄而由痛转为欲火高涨,口中的喘息和断续呻吟声浪花碰击礁石声,马玉芬 口中浪叫着:「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要丢了……快狠狠……干… …亲哥哥……快干……猛力干……丢……要……丢了……快干……快干……丢了 ……。」渐渐地慢慢地精神愈来愈紧张了,那根鸡巴也越来越坚硬粗大了,浑身 的血脉已经沸腾了似,欲火升到鼎点。两个人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终于余天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马玉芬一抱,那个大龟头吻住花心一阵跳动, 一串热滚滚辣辣的淫精液像连珠炮似放 直射深处进了子宫,她好似得了玉液琼 浆夹紧了肥饱满的阴户,一点也不让它流到外面去,这样她窒息了,她瘫痪了也 满足了,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荡了,她们俩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余天。
 
  三人休息了一回又在大战了一回,直到太阳下了山,才整理行装,回到台北 夜市。
 
  马玉芬及温翠苹为了明星梦,将处女身让余天得到最大的性欲满足,而之后 才明白余天的身分,只不过是抬摄影机的工人,对于谁当主角,丝毫没有任何影 响力。
 
  于是马玉芬与温翠苹又要开始寻找那能使她俩当上明星的人,当然,她俩在 这之后更懂运用性爱技巧使得那些人得到最高性欲享受,以达完明星梦的梦想, 你如有办法,对于她们俩的床上功夫,你亦将能得到讨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