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第一次吃屎经历】
【第一次吃屎经历】

第一次吃屎经历

作者:不详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与一般人不同,他们有一个特别的爱好—
—吃屎。屎,向来被人们认为是一种污秽之物,只有狗才吃(其实现在的狗也不
一定肯吃)。但是,这种人却酷爱吃屎,以吃屎为乐。我就是这么一种人。但是,
不要以为谁的屎我都吃,我只吃一种人的屎,那就是——我高贵的主人——圣洁
的妓女。
  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夜,那时我才十二岁,还是个小处男。别看我小,
我已经博览众多黄色书刊,对那事多少有些了解,对妓女的无比崇拜也是从那时
形成的,有机会嫖妓也成了我幼小心灵里的最大心愿。当然,自己这宝贵的童贞
也是非妓女不献的。
  那时,爸妈都出差了,家里就只有我。那晚,我借了几张牒,夜深人静地独
自欣赏。其中有一张是SM的,我还是第一次看SM的,但第一眼我就被那些暴
力镜头吸引住了,特别是那些男人吃屎的镜头,萌发了我极大的兴趣,也就是从
那时起,形成了我对于妓女特有的奴性。
  这时,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反正家里就我一人,这么好的机会,何不…
…」
  再说自己不是盼望以久了吗。心动不如行动,我马上拨打电话,约了一个妓
女,十分钟后到我家。
  漫长的十分钟终于过去了,门铃响了。我迫不及待地冲上去开门。来的是个
大姐姐,二十三。四岁,刚看到我十分惊讶:「有没有搞错,嫖妓还带着小孩,
我说弟弟啊,是你爸还是你哥叫我来的啊,姐姐要工作,少儿不宜哦。」
  「姐姐,不是别人,是我叫你来的。」我把她招呼进屋,关上了门。
  「你,你还是小孩,你知道姐姐是干什么的吗?」
  「你是鸡,是陪人做爱的。」
  「知道还真不少。不过,你叫我来做什么,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还是要我
给你换尿布啊。没事姐姐可要走了,不过,你这大老远把我叫来,耽误了我做生
意,你可要付钱的。」
  「姐姐别走,你要多少钱我都给,求求姐姐不要走。」一听说她要走,我顿
时急哭了,忙跪在地上,抱住她的腿哀求,「我有钱,你等一下。」我连忙进屋,
拿出100多元,她看见钱,有些动心了,又见我跪在地上,确实挺着急的,看
我一个小孩子好骗,就安慰我:「好了,起来吧,姐姐不走了,姐姐今完陪你做
爱好了,不过你要答应姐姐,今完你无论什么都要听姐姐的话,不然姐姐就走了。」
  「姐姐先去洗个澡,你把衣服脱光了,在这里等我,乖乖地哦。」说完就进
我浴室。
  我迅速将衣裤脱了个精光,坐在床上等她,脑子里想象妓女大小便的味道:
「书上都说妓女既高贵又圣洁,那她们的大小便一定和常人不一样,一定又香有
好吃,一定比汉堡包好吃,那小便也肯定比可乐好喝咯,要不然录象里的叔叔怎
么吃地那么开心,太好了,终于能吃到妓女的大小便了……」不知不觉,我的口
水已经拉了几丈长了。
  这时,浴室门开了,妓女姐姐走了出来,浑身只着一条内裤。看见她,我惊
呆了,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么完美的身材,高挑苗条的身子,雪白光亮的皮肤,
一对巨乳象两个圆球,圆滚的屁股,两条粉嫩的美腿,再配上她那美艳的面容,
整个人就象是由冰雪雕塑成的天使,让人不可抗拒。这是妓女给我的第一印象,
也是日后我甘愿做妓女的奴隶的直接原因。
  「她走到我面前,转了一圈:」姐姐漂不漂亮啊。「
  「漂亮,像仙女,我好喜欢姐姐哦。」
  「来,我来看看你的棒。」她把我拉了过去,我那时还没完全发育,阴胫又
细又小,即使膨胀起来也不过象一段干木棍,她看到我的阴胫好不失望。用指头
轻轻弹了两下:「我说你这跟豆芽菜似的,还不够塞我的洞口呢,你叫姐姐今晚
怎么搞你呢?难不成你想用头来钻我的洞啊。」
  「姐姐,我……我想……」
  「有话就说了,姐姐都脱光了让你看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姐姐,我想吃你的大便。」我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大便?」姐姐楞了一下,目瞪口呆,「你这屁小孩,哪学来这么些?」
  「我在录象里看的,那些叔叔吃得好开心的。」
  她听我这么一说,都明白了:「你真的想吃大便,你不怕脏吗?」
  「姐姐这么漂亮,你的大便一定不脏。」
  「那好,你要听姐姐的话,姐姐就让你吃大便。」她到床边坐下,跷起二郎
腿,「来,姐姐的脚好痒,弟弟来给我挠一挠,要用嘴挠,我没说你不准停啊。」
  我忙滚下床,在她面前跪下,她顺势将一条腿放在我头上,另一条腿移到我
面前,便不再理我,专心看电视去了。
  我抱起她的玉脚送到嘴边,一股迷人的香粉味扑鼻而来,熏得我快陶醉了。
  我轻轻地在她的大脚趾上舔了一下,既而将其含住,在嘴里用舌头摩挲着,
尽情得享受,每个角落,连脚趾沟也不放过,脚上一丁点的脏物都让我舔进肚里,
舔完一个,就换另一个脚趾,不到一会儿,她的整只脚都让我舔地湿漉漉的。姐
姐这时好象都把我忘了,只注意她的电视,看到精彩的时候,情不自禁的一抬脚,
对准我面门就是一脚,把我踢地面红儿赤,但我不敢说话,仍尽心尽力的为她舔
脚。等她回过神来,发现一只脚已经舔的差不多了,就换了一只脚,自己仍忙着
看电视。我照着先前的方法,将另一只脚也舔地干干净净。
  「弟弟,姐姐的脚香不香啊?你去浴室把姐姐放在那儿的高跟鞋和丝袜给姐
姐拿过来,要像狗一样爬过去,用嘴叼过来,让姐姐看看你乖不乖。现在先学几
声狗叫给姐姐听。」我先学了几下狗吠,然后照她说地把鞋袜都拿来了。
  「把姐姐的丝袜穿在你身上。」我把丝袜穿起来,我个子小,丝袜一下子就
穿到我的腹部,样子十分滑稽,姐姐看地咯咯直笑:「太可爱了,今晚你就这么
穿着,不然,姐姐就不拉大便给你吃。」
  「好的,阿仆一定听话,姐姐你什么时候给我吃大便啊?」
  「别急,让姐姐先好好玩玩你不迟。你想看姐姐怎么小便吗?」
  「想,姐姐快给我看。」我一听马上可以喝尿了,兴奋起来。
  「但姐姐现在拉不出来啊,你要先帮姐姐舔小便的地方,姐姐才会拉得出来,
好吗?」
  「好的,阿仆这就给你舔。」
  姐姐靠在床上,叉开腿,让我舔她的内裤,我伸长舌头,在内裤上放肆地舔
了起来,还可以闻到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但我却丝毫不觉得它臭,反而感觉无比
香醇,就好象陈年美酒,能让人陶醉。不一会儿,整件内裤都让我的口水打湿了,
使得内裤更加透明,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阴毛的那神秘的仙人洞了。
  姐姐也开始有感觉了,开始轻声呻吟了:「啊……啊……好……舔我……舔
我……好……舔我……啊……阿……阿仆……用力……用力舔……舔……舔了姐
姐给你吃……吃大便……啊……啊……」
  我更加卖力地舔,大约十分钟后,姐姐叫我把她的内裤脱了,让我直接舔他
的阴部。我小心翼翼的除去了她的内裤,将其套在自己头上,这样,姐姐的阴部
完全展现在我眼前。多么美的地方啊,那乌黑浓密的阴毛,在淫水的滋润下闪闪
发亮,将下面的仙人洞口掩盖住。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女人的阴部,激动万分,
正当我发愣的时候,我的头被重重拍了一下:「你他妈的楞什么,还不快舔,你
不想吃大便啦?」
  我忙用舌头去舔洞,但她的洞口闭得太紧,我只能用手去扒。扒开两片肥厚
的阴唇,露出一片鲜红色和一个深深的洞,这就是阴道了。我一头埋进她的大腿
跟,那湿漉漉的阴部散发着腥骚,但充满女人特有的韵味的臭气,但这种气味对
我来说,却是香不可及的。我把舌头探进阴道,在那粗糙的内壁里使劲摩擦。仙
人洞开始流水了,那粘稠的仙水一涌而出,流进我嘴里,暖人心脾。我仔细品味
着口中的仙水,一点一点吞进肚里,偶尔有滴在床单上的,我也决不放过,将它
们舔食干净。
  「啊……啊……阿仆……快……快舔我……好爽……啊……舔我……」姐姐
开始进入高潮了,阴部胀鼓鼓地,涌着热气,仙水越流越多,整个大腿跟便的湿
漉漉的,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姐姐伸手拨开两片大阴唇,翻开小阴唇,洞里冒
出一跟鲜红的小肉蒂,象花蕾一般,小巧可爱,十分诱人,这就是阴蒂。「来…
…舔这里……舔我……啊……」
  我用舌头在上边轻轻触了一下,都说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果然,这一
下就勾起了姐姐无限的性欲,忘情的叫喊:「啊……啊……舔我……啊……啊…
…快……舔……」
  我紧紧含住阴蒂,让它在我舌头上滑动,不时地轻轻咬它一下,爽得姐姐嗷
嗷大叫。
  我知道我的鸡吧太小,无法满足姐姐的需要,只能用舌头来服务姐姐。就这
样,我整整给姐姐舔了将近一个小时,舔地我的舌头都麻木了,姐姐才让我用指
头插她的洞,但始终没有让我的鸡吧去碰她。
  就这样,我们搞了很久,结束时以是凌晨两点多了。
  「去,给姐姐点根烟。」我给姐姐点了烟,姐姐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抽着烟,
一句话也没有讲,等抽完一根,才缓过头来,轻声问我:「弟弟,玩了这么久,
累吗?」
  「不累。」我喘着气说,其实我那时以是筋疲力尽。
  「那,想喝小便吗?」
  「想,姐姐快给我喝。」
  「别急,姐姐的小便很贵的,你要给姐姐钱,姐姐才给你喝啊。」
  「钱,我有,我给你拿,我再次进屋将爸妈给的生活费和我平时积攒的零用
钱都拿了出来,有1000多元,都塞给了她。爸妈要出差很长时间,所以留给
我很多钱此时,我什么也没考虑,完全把姐姐的话奉为圣旨,就算姐姐让我去死,
我也会毫不犹豫。
  姐姐看见这么多钱,眼前一亮,她本想把钱都拿走,但见我这么小,估计这
是我全部的钱了,就抽了几十块钱还给我,其余的都塞进自己的挎包。
  「姐姐,这么多钱够了吗?我就这么多钱了,不够我以后一定还给你,只求
姐姐一定要给我小便喝,给我大便吃。我求求你了。」
  「好啦,差不多了,我这就给你吃大便,不过,你既然要吃,你就要全部吃
干净,一点也不能留。」
  「好的,我一定把它吃干净。」
  姐姐叫我躺在地上,张着嘴,然后跨着我的身子蹲下,将屁眼对着我的嘴。
  等了好久,「噗……」一声响,我只闻到一股臭气,在我鼻子边久久不能散
去,熏得我差点窒息了。「小乖乖,这是姐姐特别赏你的屁,姐姐不收你的钱哦!
好好闻哦!说姐姐的屁好香,说感谢我,不说姐姐不给你吃大便。」
  「姐姐的屁好香,谢谢姐姐让我闻你的香屁。」我生怕姐姐变卦,马上随声
附和。
  片刻之后,姐姐的肛门有动静了,伴着一股臭味,她的屁眼变大了,大便一
点一点钻出来,开始只是一小团,后来越拉越多,一整条粗大的大便徐徐落下,
排进我嘴里。我的嘴装不下,大便一圈圈盘旋地堆在我的脸上,刺鼻的臭味直往
鼻孔里钻,我忍不住把头一偏,那一坨大便落在地上但还有一大团残留在我嘴里。
  「不要吐出来,乖乖地将它嚼碎了。」姐姐将一只脚踩在我嘴上,将我的嘴
堵住,不让我吐,我只好将那团大便在嘴里嚼。那大便有一股腐烂的臭气,被堵
在我嘴里,散发不出去,便往我肚子里创,顺着气管从鼻孔里钻出来,那强烈的
味道,将我的嗅觉神经给熏麻痹了,不久就什么也闻不到了。我的嘴里就想打翻
了调味瓶,什么味道都有,而且越嚼味道越浓烈。我费了好大的劲将大便嚼烂,
才勉强咽下肚。
  「好吃吗?」姐姐微笑地问我。
  「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地上还好多呢。」姐姐将我的头摁到那条粗大的大便前,
「不要急啊,一点一点吃,慢慢地一点一点吃进去啊。」
  我照着大便的中间一口咬下去,将它咬断。那大便中间是液体的,一被咬断,
黄绿色的液体就流了出来,粘乎乎的,搀杂着一些杂物,似乎是姐姐今晚吃的还
没被消化的东西。
  「来,把这些舔进去。」姐姐一手捏者鼻子,一手沾了黏液,涂在我的嘴唇
上,要我吃那些黏液。
  我把嘴里的大便吞金去后,便付身将它们舔了干干净净。接着,一口气将整
条大便吃光了。
  「在这儿舔。」姐姐翘起屁股,让我把她屁沟里的大便渍舔干净。我都乖乖
的照办了。
  「姐姐,我吃完了。」
  「还想吃吗?」
  「想。」
  「姐姐现在没有了,以后有钱在打电话给姐姐,姐姐多拉给你吃啊。」
  「好。」
  接着,姐姐又给我喝尿,完了,一看表,已经凌晨3点多了,折腾了这么久,
姐姐也累了,一头扎在床上睡着了。我当然睡不着,躺在姐姐脚边,回味着刚才
的味道,此时我以没有刚才恶心的感觉,甚至感到那大小便的味道鲜美无比,回
味无穷。这是我第一次吃大小便,它也让我这一辈子疯狂地迷恋着它,。我回想
着,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一大早起床,姐姐已经不见了,我原以为姐姐自己走了。这时,
姐姐从厨房出来,原来她一早起来到厨房弄了点面条吃了,见我醒了,微笑的朝
我走过了,摸了摸我的头说:「谁地好香啊,昨晚好玩吗?」
  「好玩。」
  「以后有钱再找姐姐玩,好吗?」
  「好。」
  「你肚子饿不饿?」
  「饿。」
  「姐姐给你特别优惠,姐姐请你吃早餐。」接着又让我享受了一顿屎尿大餐
后就走了,但把她的内裤和丝袜留下送给了我,丝袜去年不小心让火烤黏了,没
法子,只好含着泪将它扔了,毕竟这第一次性经验的留念,也是我真正确定我人
生目标的象征。至于内裤,我到今天还完好的保存着,虽然我现在一保存着上百
件妓女穿过的内裤,但它始终被我视为最珍贵的。
  那天后,因为钱都让姐姐给拿走了,我只好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但我一点
也不后悔,我知道,但是即使我有上百万,只要姐姐要,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给她
的。那以后,我每天都在存钱,只要钱一够,我便会去嫖妓,当然,每次都少不
了美餐一顿妓女的大小便。
  我曾经有过三个女朋友,前两个受不了我这个乖僻,都以为我变态,和我分
手了。第三个看见了我珍藏的内裤,一怒之下也离开了我。我现在的女朋友比我
大8岁,不是特别的漂亮。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妓女出身,只有她能
理解我,她能把我当狗一样对待,她能经常给我大小便吃,她能够给我做奴隶的
满足。最重要的,她能够容忍我当着她的面让其他妓女凌辱我。
  我真的是性变态吗?
  我希望有位圣洁的女皇能来拯救我这颗卑贱的心灵,我将永远是您最忠实的
奴仆。
               
这小孩,还真是与众不同,真是奇怪,为什么一样的米会养百样的人呢很强的文章,内容令我十分惊讶,确实很恶心,真佩服还有人能写这样的文章我靠....太变态了些吧...好恶心,恶心死了踢外话
这些想想就好了
要做最多也就是舔屁眼
不吃屎的
如过你觉得这样不好就不要这样做了
有冲懂的话就去做其他事情
别把注意防在这些上面
多参加体育娱乐活动
网游戏也好
生活充实点
就没时间想这些事了好牛比的人啊,真是第一次看见,真恶心!!!!吃屎,我只在日本网站的图片上看过,而且是个男的蹲在女的上面拉,之后哪个女的就舔啊,看起来好恶心我就不行你真吃屎!这种事就算是小日本也...我被楼主搞糊涂了i副了U,掏钱吃J的屎,脑子进水了吧,编的胡扯哇,偶好想吐!
极度变态,不是一般的变态。
以前看过日本人,还是有钱的日本人吃大便的报道,说的是那些人专吃一种小女孩的大便,而小女孩她们好像成天只吃海洋生物与名贵药材,别的一概不许吃,为的是要大便纯净,而且没有异味。
文章中的主人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呵呵,有臭东西入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