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德醫生的秘密再檢查】 作者:Tropical Juice 譯者:天邊一

惡德醫生的秘密再檢查
作者:Tropical Juice
譯者:天邊一朵雲
**
  本篇是小弟蠻喜歡的一個日本作家所寫的,不自量力把它翻成中文,分享出
來。我收集到的這位作家的作品,除了殘篇以外,都已經翻譯完了。感謝這段時
間,你的支持。
  故事很簡單,就是一位看病非常認真的普通年輕醫生,在一次街上國中的身
體健康檢查的時候,這位年輕醫生遇見了非常可愛的兩位少女。醫生誆騙她們得
了某種疾病,把她們騙到無人的醫院中,進行非常猥褻的檢查。完全按照醫生指
示的兩位少女,奉獻出自己的一切,而故事正上演著…
  先提個醒,最後一道防線是沒有衝破,留待你的YY. 不喜歡這樣,那就請
勿觀賞。
  全篇淡色,非喜者勿閱。不辨真假、不明是非、堅持道德者,請勿觀賞。
  全篇純屬虛構,現實中不可能存在,切勿模仿。
  全篇篇幅約兩萬七千字。
                  譯者:天邊一朵雲
**
  惡德醫生之秘密再檢查
  我繼承這間小診所已經過了大約一年的時間。
  父親所開設的這間診所是街上的唯一一間醫院,在父親的仔細問診以及踏實
的作風下,街上的每個人都對診所有著相當高的評價,每天都會湧入大量的病人
來看病。
  為了加強專為某離島所做的遠距離醫療,父親接受了醫學會的委託,前往離
島去策劃整個遠距離醫療,這是去年冬天所發生的事。
  當時還在大學附設醫院裡任職的我,為了這個緣故,所以辭去了在都會區看
診的工作,回到父親所開設的醫院來服務鄉親,診所裡除了我之外,還有一位打
從診所開業以來,就一直服務到現在的熟練護士,我們兩個人一起工作著,雖然
我還不習慣在自家診所看診,但過去這樣倒也平安無事地渡過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經歷過一段很長時間適應階段,工作起來感覺非常辛苦,
但是到了今天所有的事情,也都漸漸進入正軌。不知道為什麼,經常來這裡看病
的老太太和老爺爺們,都開始把我叫成年輕的醫生,而不叫我的名字。
  好了,故事回到正題。大概是因為這街上可以稱得上醫生的人,大概就只有
我一個吧,所以我接到了一件委託案,那是街上的國中要進行學生的健康檢查。
  關於所謂的做健康檢查的醫生,我的損友是有著這樣的評語:「那可真不是
人做的事,短時間裡要檢查那麼多人,真是要命。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有一大群
的裸體女人可以看~~」
  雖然是有這樣的好處,但是實際上就以我所著的這個小小的鄉鎮來說,學校
裡是有為數眾多的學生再加上一些老師和行政人員,而我卻必須負責在一天內檢
查完這麼多人,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我是認為不可能的,但是實際上做做看之
後,還真給我檢查完了。
  只不過在檢查完所有人之後,我早就累得幾乎要趴下去了。所以我那個時候
的感想是下次絕不再接這樣的工做了。因為這個工作是自願性,所以也就沒有謝
禮可收。「下次一定要拒絕」的這個結論雖然是很不合適,但卻是我最真實的感
想。
  唉~江山亦改,本性難移。雖然日子的過去,新的一年到來,我又為了健康
檢查的目的,再度踏上了前往學校的路途。
  因為今年算是第二年的健康檢查,大概是因為有過經驗吧,所以沒有像去年
那樣累,但要在一天內檢查完所有的師生,來真是非常辛苦的一次檢查。
  整個撿察室按照教職員、三年級、二年級然後是一年級的順序進行著,當太
陽快要西沈的時候,所有的檢查工作也將快告一段落了,只剩下最後的兩位學生
而已。
  我了望著外面已經微暗的景致,中心不由的鬆了口氣,今年終於好不容易地
要順利度過了,身體也發出幾許疲倦的感覺。
  終於,最後的兩位學生打了聲極為慎重的問候,就端坐在我面前。
  我口氣輕鬆的回禮著,然後轉頭看著她們倆,這一看引爆出我的震驚了。雖
然今天是已經看過為數不少的女學生了,但她們倆卻是非常可愛,具有獨特的魅
力,是其它學生所沒有辦法比得上的,我的心情也為之大好起來。
  真是沒有想到,這街上竟然還有這麼可愛的學生,而且不是一位,一次還看
見兩個,我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
  她們身上穿的是學校的短袖運動服和紅色的運動短褲,她們倆的交情看起來
非常不錯,都留著相同的髮型,左右兩邊的頭髮分別綁成一條鞭子垂到了胸前,
第一眼看見她們倆還以為是雙胞胎呢,因為她們的臉還長的真像。
  我看著手邊的看診名冊然後比對在她們體操幅胸口上所刺繡的名字,來確認
出名字。
  「嗯~嗯,你是希美,你是亞依嗎?」我一個一個和她們打招呼。右邊那位
長得比較高的是希美,而左邊這位一直笑瞇瞇,有著非常活潑的是亞依吧。
  因為檢查完這兩位學生後,工作就結束了,我算了算大概還有些時間吧,因
為這樣,忽然間一個壞念頭飄過了我的腦海,讓我想要非常仔細地觀察和診斷她
們倆。
  「好了,我先來診察希美好了。請你坐這這張椅子上。」我盡可能地隱藏住
內心邪惡的念頭,帶著一張醫生特有的認真表情這樣說了。
  倆人對我就是對醫生一樣具有著充分的信賴,所以都沒有任何懷疑。於是這
次的診察就正式開始了。
  「來,把嘴巴張開吧……對,這是這樣…很好……那麼,現在我要來聽聽看
心臟跳動的聲音,所以亞依你可以稍微掀起希美的體育服嗎?這樣明白嗎?」
  為什麼一次要兩個人一起診察呢?這個是有原因的。
  去年在做健康檢查的時候,因為我要掀起學生的體育服來聽心音,結果大概
是害羞吧,很多的學生都哭了出來,有過這樣辛苦的經驗,今年我便改變了診察
的辦法,如果和朋友一起檢查的話,那說不定過程就會變得順利,因此才會有這
樣兩個人一起檢查的方式出現。
  亞依聽見了我的拜託,很高興地說了聲好,然後便掀起了希美的體育服。
  體育服一直往上拉起直到蓋住了脖子時才停下來,因為這樣,所以希美的上
半身就毫無設防地全部暴露在我的眼睛裡。
  雪白的肌膚、隆起的胸口搭配上純白的胸罩,散發出一股成長奇特有的無法
言明的魅力。
  「啊!希美,你已經戴上胸罩了~~我都還不可以帶呢。真羨慕你啊~~」
  看見希美的胸罩,亞依豪爽地說出心中的羨慕。
  但是希美好像感到非常害羞,脹紅著臉低下頭去,連忙阻止說:「亞依……
不要這麼大聲說。真是討厭…昨天和媽媽去買的,因為媽媽的要求,所以才不得
不穿上……」希美越說越急,嘴巴都快嘟起來,說出了自己的不滿。
  「呵呵呵,對~不~起~囉!對了,我也來要媽媽去幫我買胸罩好了!」亞
依淘氣地吐出了舌頭。
  看見了倆人間的嘻笑,我幾乎忍不住地要笑出來了,但我立刻鎖住了笑容,
再度開始做起診察的工作。
  我移動著聽診器往平常不會探詢的地方移動,那時我抱著非常單純的心理,
想要看看希美乳房的廬山真面目,我用著若無其事的腔調說:「嗯~嗯,希美,
好像比較難聽到你的心音,為了要聽得更清楚一點,所以會稍微脫下胸罩喔。」
  我這樣說完後,很自然地順勢將希美的胸罩往上掀到了胸腔上。
  「好的。」希美雖然是這樣的回答著,但是大概是因為很害羞吧,所以臉是
整個紅起來,眼睛也緊閉在一起了。
  我的目光現在已經牢牢地緊盯在希美的乳房上看著,小小的一雙乳房發射出
純潔的光芒,好似剛出爐的小饅頭。
  小小的胸口雖然是微微地鼓起了,但還稱不上是屬於乳房的那種隆起,只不
過對我來說是已經十二分的漂亮了,乳房的最頂端是保有著和膚色一般的色澤,
淡櫻花色的小乳頭,像米粒般大小,真是非常可愛。
  我努力地不讓人瞧出心中邪惡的盤算,臉上裝出非常認真的表情,將聽診器
貼在希美的胸口上聽著心音。整個診察的工作持續地進行著,有的時候聽診器的
邊緣會掃過希美的乳頭,因為這樣稚嫩的乳頭經不祝這般刺激,居然漸漸地勃起
變尖了。
  看見了希美的生理反應,亞依悄悄地在她的耳朵邊告訴她說:「希美,你的
乳頭是不是凸起來了呢?很害羞~吧!」聽見亞依的這些話,希美臉上是更加脹
紅起來,頭低得更低了。
  我強打著鎮定,但是少女這種因為害羞反應在臉上的表情,真是讓我承受不
住,尤其是在這樣觸診的情況下。
  「很好,聲音很漂亮,心臟是沒有問題,不要擔心。那麼現在來檢查看看胸
部方面是不是有什麼可疑的病徵,我要用手來摸一摸確認看看喔!」我這樣說完
後就不再有任何的猶豫,手立即伸向了希美的胸脯。
  希美的胸脯還殘留著微硬的觸覺,但是手心已然可以撫摸到那屬於乳房的柔
軟,雖然是小區域性但的確是存在著。再加上小小的乳頭帶給我軟硬的感覺,難
以形容的刺激不斷的傳進了我的手心。
  我裝出非常認真的表情在診察著,但私底下卻是享受著希美小胸脯的感觸,
有的時候我的手會放過胸脯,那個時候我就會看見希美幼小的臉孔是已經完全的
通紅,那當然是因為成長期非常敏感的胸脯受到挑逗的關係,因為有著害羞和微
妙的快感,所以就連脖子也是全部赤紅起來,小小的乳頭硬梆梆地感覺上就好像
快要繃裂一般。
  最後我還好好地觸診了小腹一番,就告知希美整個診察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大概是極端的害羞吧,她迅速地拉下體育服,站起來躲在亞依的背後。
  「好了,現在輪到亞依了,請你坐在這裡吧。」聽到了我的指示,亞依輕快
說了聲好後,笑瞇瞇地坐在了椅子上。
  「很好,那麼請張大嘴巴吧…好,希美現在輪到你來掀起亞依的體育服,像
剛剛那樣,可以嗎?」聽見了我的請求,希美小小聲地同意了,她掀起了亞依的
體育服。
  跟著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因為亞依是沒有穿胸罩,所以發育得還算不錯的乳
房就毫無設防地暴露出來。
  「哇哇~~亞依的胸部好大啊~~醫生!」
  對於希美這番毫無忌諱的評論,亞依顯得有些倉皇失措,而我則是輕輕地說
了一聲:「沒錯。」跟著就繼續檢查了。
  在一旁的希美口中不停的低語著,聽起來好像是說好棒喔這類的話,這樣的
舉動真是非常可愛。
  從先前對於希美的言論可以判斷出,在性方面亞依應該是屬於比較開放性格
的少女。話雖如此,現在胸部的確是被其它人看見了,這情況多少讓亞依感到不
好意思吧,所以可以看見她的臉頰上增添出幾分的紅彩,但還是露出一張可愛的
笑容看著我進行檢查的工作。
  我一邊用聽診器貼在亞依形狀良好的乳房上來做檢查,一邊內心思索著辦法
來調戲一下眼前的少女。和檢查希美時不一樣,我故意地將聽診器壓在了桃紅色
的乳頭上。
  「啊啊~~醫生~亞依的乳頭也硬起來了~~」亞依非常天真的說出了自己
身體的變化,看起來十分可愛。
  這句話聽在旁邊的希美耳中,她整張臉又脹紅起來,頭又往下低去,口中發
出細微地抱怨:「亞依,你…亂說…亂說什麼呢!」
  「對不起了,但是…醫生的聽診器給我好奇怪的感覺!~~~」雖然她們可
能沒有意識到,但這段對話卻是這樣鮮明點出了我的企圖,讓我強烈的升起了衝
動。
  希美不再說什麼了,她乾脆把視線挪開,不再看了。
  老實說在這樣對我有強大吸引力的少女面前,從剛剛起我的老二老早就不受
我的控制,急躁地撐高了我的褲子,就好像一頂帳棚一樣,好險我現在穿的是寬
鬆的白色醫生袍,我開始感謝上天巧妙的安排。
  「好了,亞依~現在可以進行重要的診察,所以不要多說話了!」我輕輕地
責罵亞依,但是和我光冕堂皇的說詞背道而馳的是,在邪惡的目的下,我的診察
才正要開始。
  「好,那現在來檢查看看胸部有沒有生病。我會稍微摸一下喔!」
  聽見了我這麼一說之後,亞依知道我會直接觸摸她的乳房,這還是會讓她感
到不好意思吧,我看見了她的臉也脹紅起來了。
  亞依的乳房並不大,我的手心是剛剛可以整個收納起來,當我的手心包裹住
小小的乳房時,那手感真是非常難以形容,有著神奇的柔軟,宛如軟糖般的乳房
中還殘留著些許的硬度,雖然沒有帶給我像是成熟女人般的韻味,但我還是可以
品嚐到那份屬於少女期獨特的魅力。
  我的手就這樣握住了小乳房一段時間後才放開來,而亞依大概是有了一點性
感了吧,她的可愛小鼻子裡不斷噴出嗯嗯的歎息,我彷彿可以聞到那她鼻中噴出
的香甜氣流。
  最後,我在亞依的小肚皮上面再輕按了幾下,稍加觸診後,就結束的這場對
她們倆為時不長的診察。
  等到她們倆把衣服整理好以後,我用著嚴肅的表情跟她們說:「對了,你們
倆人是不是經常在一起呢?」聽到了我的問話,她們都點點頭。
  「根據剛剛的診察結果,你們倆都好像是有著某種病症的初期病徵。這種病
在醫學上是叫做突發性成長期症候群,一般來說像你們這樣年紀的小孩應該是不
會罹患的才對,但是剛剛檢查的時候,我好像是有查到了這樣的病症了,一旦發
病的話,那可就是非常可怕的疾病。」我的話讓她們倆嚇到臉色都鐵青了起來。
  「但是,現在還不需要擔心的,因為還沒有確實的證據來證實你們的確得到
了這種病。」為了安撫她們倆,我繼續溫柔的解釋著說:「但是呢~詳細的情況
的話,還需要更進一步做出精密的檢查。明天剛好是禮拜天,如果可以的話,我
想你們倆可不可以來我的醫院做一次詳細的檢查呢?」我的話就說到這裡為止。
  「什麼!!怎麼會這樣,我好害怕……」希美臉色鐵青地低下頭去。
  「醫生,請問那到底是什麼病呢?」亞依也非常擔心地追問著。
  「嗯嗯,我來解釋一下。你們最近會不會感到肚子痛的很厲害呢?還有,稍
微闊胸一下的話,也會感到疼痛呢……」我的這套說詞大概是給了她們一些線索
了吧,她們回想起來最近還真的是這樣,我看見她們不斷用力地點頭著。
  「果然是這樣……這種病是發生在身體發育的時間,得到這種病的人會因為
身體生長而扯動到內臟,輕微的會感到內臟不舒服,最嚴重的症歷甚至還會引起
內臟的破裂,我是有看過這樣的文獻報告。」聽到我說到了這邊,兩個人的眼睛
都濕了起來,好像快要哭出來了。
  「醫生…希美不想要這樣……嗚嗚……」
  「不要啊…怎麼會這麼恐怖。醫生,這種病能夠醫的好嗎?」
  兩個人都嚇到花容失色了,幾乎快要哭出來了,我為了穩定她們就說了:「
放心好了,早期發現的話,很簡單就可以治好了。所以請你們明天來醫院一趟,
只不過不知道你們明天是不是有什麼預定的事要忙呢?」
  我的話一落,兩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點頭表示明天可以來接受我的治療。
  「那太好了。那麼,我希望你們明天早上十點到我的醫院來。但是,如果這
件事被其它的人知道了話,可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你們,到時你們可能就會很困
擾了,而且只不過剛剛發現到疑似疾病的症狀而已,如果這就樣執意要去大醫院
進行治療的話,那你們一定不會得到很好的醫療服務,甚至還有可能會被放在實
驗台上,變成實習醫生的實驗品也說不一定,這是很有可能的。」
  「嗚嗚~~不要,希美不要變成實驗品…嗚嗚~~」
  「亞依也不想要那樣…醫生……我們該怎麼辦呢?嗚嗚嗚嗚~~」
  兩個人終於哭出來了。
  「放心好了。我不是要你們來我那邊做檢查嗎?我不會讓其它知道這件事,
我會好好的做一次檢查,徹底找出問題,不過我要你們來醫院的這件事,你們也
不可以跟爸媽、朋友或是學校的老師說,不管是誰都不可以說喔。如果其它的人
知道的話可能會引起混亂,那到時候雖然是一個很簡單的病也可能會造成很嚴重
的後果,這樣可以嗎?」兩個人一邊哭著一邊同意了我的提議。
  「所以囉這是我們間的秘密唷!明天你們倆偷偷的來到醫院。地點就畫在了
這張地圖上面。這樣你們知道了嗎?」我在紙上畫上了一張地圖交給了她們,等
待著她們的回答。
  「嗚嗚…好…我知道了……」
  「嗚嗚…亞依也不會跟其它人說的…但是醫生這…病真的能治…得好嗎?…
…嗚嗚……」
  她們倆還是相當的不安,我趕緊用力的點頭,做出保證說:「放心好了,一
切都交給醫生。我一定會治好你們的。」我輕輕的啪打著她們的肩膀。
  「明天我一定會去的!」
  「醫生,一定喔~一定要治好亞依………」
  我再一次的用力點頭著,然後讓她們倆回去。
  兩個人離開以後,我從口袋裡根煙來抽,隨著鼻中噴出的煙雲,我沉浸在思
慮中。
  「極品啊…真是極品……我的運氣還真是好!」其實載我剛剛一面替他們倆
診察,心中是一面環繞著很多的遐想,每一件的對象都是在這一雙小女孩身上,
我有太多想做的事了。
  我就是被這樣的誘惑給擊敗了,所以才會有了剛剛的演技,這是為了達成我
的目的而特意做出來的。醫生用著非常慎重的表情所說出的那一番話,當然會讓
她們倆深信不已。
  我所說的病名是經過我一番思考後所編造出來。至於胸部會有疼痛的初期病
症那是乳房到了成長期的自然現象。而肚子會痛那則是因為我剛剛在做觸診的時
候,很快就發現到她們倆人都有些便秘的現象,既然這樣那會引發肚子不舒服就
很自然了。
  為了好好準備明天的相關事宜,我匆匆跟學校方面打了聲招呼後,便急忙離
開學校。
  明天是禮拜天,診所是休診一天,所以並不會有患者上門求診,護士也是放
假一天。這樣的環境下,我便有機會可以自由享受著這一雙極具魅力的少女們,
帶著極度的興奮,我加快腳步奔走在回診所的路途上。
  
  隔天早上,我在診所裡等待她們倆的到來,我覺得時間過得好慢。
  終於,診所的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音。我鬆了鬆因焦急而緊繃的臉龐,帶著
嚴肅的表情,我走向了門口,打開門後,我看見了身穿白色水手服的希美和亞依
站在我的面前,她們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法掩藏的不安。
  「歡迎你們。那麼就先到診察室吧。」為了安穩她們害怕的情緒,我以溫柔
的口吻這樣說著。
  我們進入診察室後,我指示她們坐在患者的椅子上,而我就坐在對面。
  「你們今天能夠一起來,真是太好了。好吧,那我接著說昨天談到的話提。
  為了來確認看看你們是不是得到了突發性成長期症候群這種疾病,如果可以
量測到越多的身體數據,那麼就更容易精準地做出判斷。所以今天可能會做很多
的檢查,我想是會花很多的時間。這點請你們要多忍耐。」我嚴肅地說明著。
  希美和亞依倆人都非常認真地聽著。
  看見她們對於我的話是深信不已,這點讓我更有把握,於是便開始展開檢查
了,我說:「好吧,那就快一點開始檢查吧。得到這個病的一開始症狀便是皮膚
會出現一些不知名的斑點。所以為了確認,所以一定要來檢查皮膚看看。你們倆
人可不可以把制服給脫掉呢。我會替你們拍攝全身的特寫,脫下的衣服就請放在
那邊好了。」我迅速的說明著,為了取信她們,我故意在桌子上放了一大多的各
種文件。
  聽到了我的要求後,倆人都非常配合,爽快的脫下了身上的水手服,現在她
們身上就剩下內衣和內褲了。
  「啊啊,希美,雖然是不好意思,但是可以麻煩你也把胸罩給脫掉好嗎?」
  聽到我這個要求後,希美頓時羞紅了臉,但還是乖巧的按著我的話做,她把
內衣也給脫掉了。脫下內衣的希美,大概是害羞了吧,所以她用雙手把胸部給隱
藏起來。亞依的臉上雖不像希美那樣,但也是有點羞意,起了淡淡的紅彩,因為
她把雙手放在背後,所以小小的乳房給人一種好像在風中搖晃的可愛感覺。
  看見她們兩非常聽話,身上都脫掉剩下一件內褲,我就下達了下一個指示。
  「那好,現在我要來拍相片囉。先從希美開始好了,麻煩你站在那白屏風前
面吧。」
  聽到我這麼一說,希美戰戰兢兢地走到白屏風前站好。
  「希美,在拍攝寫真的過程中,可不可以麻煩你把內褲也給脫掉呢?事情是
這樣的,現在還不知道這種病會讓那邊的皮膚出現不明的斑點,所以那裡也可能
發生異狀,或許你會感到害羞也不一定,但是連那邊也需要做檢查的,所以請你
忍耐一下吧。亞依在你之後也要拍相片的,我也要她脫去內褲,這樣可以嗎?」
  聽見我這麼一說,希美是大吃了一驚,臉上露出了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
  看見了希美太害羞了所以不肯脫去內褲的亞依走近她的身邊悄悄地說:「希
美,這病是相當可怕的喔,今天醫生可是特地為了我們,所以才會進一步來做精
密的檢查。所以像你這樣扭扭捏捏的那可真是太失禮了。雖然是會害羞,但不脫
掉內褲是不可以的。亞依我現在就脫去內褲好了,這樣你也可以快點脫嗎?」亞
依用著認真的神情跟希美這樣的說了,同時自己親自動手脫下身上的白色內褲。
  在亞依這麼認真的表情下,希美也終於點頭同意了,她也脫下了身上的白色
內褲。
  因為兩個人現在是背對著我的關係,所以我清楚地看見了她們漂亮的背部以
及非常可愛的圓滾滾的小屁股。
  除了腳下只穿了雙襪子,身體全裸的亞依轉過身來,一面用雙手隱藏助股間
一面說著:「醫生,那就麻煩你了。我們會好好聽從醫生的話,所以拜託醫生一
定要治好我們的疾病。」亞依的語氣勢那樣的堅定,她嚴肅的表情說明著她是非
常相信我。
  看著這樣的亞依,我重新檢討著對她的評估,同時間我的良心也發出了巨大
的譴責。但是,事情既然做了就沒有退路了,我再度開口做出強而有力的回答,
我說:「希美、亞依,多謝你們的配合。我會仔仔細細的來檢查,所以放心,一
切都交給我。好了,希美現在可以請你轉身面向我嗎?手請放在身體了兩側,伸
直緊貼在大腿上,人站好,好嗎?」
  希美用力的身呼吸幾口後,轉過身來,放下手貼在大腿上,將她可愛的身體
毫不遮掩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還沒有發育完全的乳房,醞釀出一份屬於童真的可愛,嬌羞地半隆起在胸口
上,乳房的中央處有著淡桃紅色色澤的小乳頭,現在埋在乳房裡,光禿禿的小肚
皮然後是完全緊閉形成一條縱像走勢的裂縫,裂縫上不見一絲的陰毛。
  為了保持冷靜,我沉穩地呼吸著,同時架好了照相機。
  希美緊閉著雙眼來忍耐著羞恥。
  「好了,那我要拍囉。好~現在要拍側面。請將身體的右側面對我。」
  希美爽快的配合著,九十度的轉動身體。
  從側邊來看,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希美桃紅色的乳頭已經完全的聳立起來了,
這或許是因為她感到害羞,也或許是因為脫掉衣服後感到寒冷的緣故。
  「好,我要拍囉。好,現在請轉身,背部向我吧。」
  希美聽話轉過身去背部向我,因為她的雪白肌膚的關係,使得受到螢光燈照
射的小屁股散發出耀眼的光輝,讓我的眼睛好好的吃了一客甜美的冰淇淋。因為
還是個小學生,所以屁股尚沒有豐滿的肉團,但是因為年輕所以顯得相當緊繃很
有彈性,這讓我非常期待發育成成熟女性後,這樣的屁股應該會很豐滿的,會勾
掉多少男人的心呢。
  「好,我要拍了。好~~好的。拍好了,接下來換亞依了。」
  聽到我這樣一說後,我好像聽見希美小小聲地問說可不可以穿上內褲呢?
  「嗯~嗯,這個嘛~如果可以的話,還是不要穿上的好,因為等下就要檢查
了,那時候在脫可就有點麻煩,但是如果你還是感到非常害羞的話,那穿上也沒
有關係。」
  聽見了我這樣回答後,在一旁的亞依就接口說:「希美,還是不要穿上的好
了,這樣讓醫生更容易檢查一點。比起裸體被看見了,我可是比較討厭生病。而
且,現在穿上了到檢查時候又要脫掉,那你可是會更害羞的喔,是這樣沒錯吧,
希美?」亞依關心地跟希美說著。
  看見了希美露出微笑點頭同意了,亞依這才露出笑容看著我說:「醫生,我
們是非常害羞的,但今天還是來這邊接受了這樣的檢查了。所以請醫生一定要治
好我們的病。拜託醫生了。因為這樣,所以被醫生看見亞依的裸體,這也沒有關
係的…啊…這個…這可是有什麼奇怪的意思的。那是因為醫生長得好帥……我又
非常相信醫生的關係……所以…所以……」亞依的臉上是一片紅彩,但還是說出
了這樣的回答,看來她還有些高興能夠這樣接受我的檢查。
  「謝謝你們這麼信任我。那我一定會治好你們的,請全部都交給我吧,信賴
我吧!」我再一次強調的回答,然後要亞依站在我的前面。
  亞依爽快的答應著,大概是還有些害羞吧,可以聽出她的呼吸是有些亂了,
慢慢地她將裸體毫不遮掩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形狀美好的一雙乳房和乳房中央有著可愛的桃紅色色澤的乳頭,在亞依劇烈
大呼吸下,一起跟著上下波動起來。
  這樣有著健康膚色的皮膚是相當有魅力的,而且亞依的股間果然如我所預料
的,是連一根陰毛也沒有生長,光禿禿的恥丘是連成一線的裂縫,羞恥般地暴露
在我的眼中。
  「好了,現在請轉向側邊吧。」
  從旁邊來看亞依的乳房,就像希美那樣,乳頭也已經挺立起來了,是一雙非
常可愛的乳房,尖挺地聳立著。
  「好,接著向後吧。」
  亞依的屁股和希美不同,是有著兩片豐滿的屁股肉,圓潤的屁股形狀非常美
好,散發出不下於成熟女人的魅力。
  這一對美少女的漂亮裸體,我毫不考慮地全都收進到底片中,我拍了好多好
多的相片,接著我將檢查的工作移進到下一個階段,準備進行診察的工做了。
  「好,現在要來量體溫了。今天所要量測的體溫資料有三個,其中包含口腔
溫度、生殖器溫度和直腸溫度。也就是說要量你們的嘴巴、陰部和肛門的溫度。
如果沒有測量到正確的體溫的話,那麼診察的方法就會發生錯誤。所以請你們兩
位把手放在診察床的邊緣,挺起屁股來對著我,好嗎?」
  聽見了我說要來量測羞恥的部位溫度,兩個人的臉立刻赤紅起來,亞依似乎
有了覺悟,她用力點頭著,然後拉著希美,慢慢走向診察床。走到診察床前,兩
個人伸出手放在床邊,然後彎下上半身,挺起屁股面對著我。
  「亞依…我……我好…好害羞…」
  「希美,要加油點!…我也是非常害羞的,但是要努力點……醫生…這樣可
以了嗎?……」
  這兩位小美女大概是第一次在別人的面前露出陰部以及屁股吧。在我的面前
無毛的小穴以及上方不遠處正抖動的是可愛的屁眼,這兩個女人重要的寶地,正
配合兩位美少女的慌亂呼吸而顫動著。
  「好了,我要量囉。不要用力,放輕鬆點。」我這樣說完後,把第一個目標
放在希美的小穴上,為了刺入體溫計,所以我搭在可愛的花瓣上,溫柔的將兩片
小花瓣向左右撐開。
  「啊啊…醫生…好害羞喔……」希美害羞到滿臉通紅了,她的身體不斷地顫
抖著。
  希美這番嬌羞的模樣,帶給我全新的興奮,我摸了摸希美已經微微濕潤起來
的陰道口後,輕柔地將體溫計刺入小穴裡。
  「希美,如果已經放進到最裡面了,那你可要說出來喔!」
  過了不久,希美忽然感覺到體溫計的最前端好像頂到自己身體的某個地方,
她連忙說:「啊啊…醫…醫生…已經…到…到最裡面了……」說話的同時隱約間
我彷彿可以聽見她微弱的喘氣聲。
  「接著我要將體溫計插進肛門囉,所以千萬不可以用力喔~要放輕鬆。」我
說完後,取出一根新的體溫計塗上凡士林,然後慢慢插進希美的屁眼裡。
  「啊~不~~不要,會痛…醫生…好痛……」希美因為太害羞了,所以情不
自禁地使勁著,屁眼因此整個緊縮起來,所以我就不能把體溫計插進屁眼裡了。
  「希美像你這樣用力當然是差不進去的。為了檢查,所以你要加油喔!」我
鼓勵著希美說。
  「但…但是…嗚嗚…被醫生這麼說…我還…嗚嗚…還是好害羞…嗚嗚…」希
美哭了出來。
  在一旁的亞依非常擔心地說:「醫生,怎麼辦呢?」
  「對不起了,希美。不要哭了。我看這樣吧,先來一點按摩好了,等到你感
覺舒服點時,再接著量體溫好了。」我說完後,用手指輕輕按摩著希美的屁眼,
同時間我技巧性地輕輕刺激著小小的蜜豆。
  「啊…啊嗯……醫生……不要摸那邊…啊啊嗯…害羞……」希美相當敏感,
她不斷的喘氣著。
  我的手指不斷的探索著,我慢慢感覺到屁眼已經不再那樣的緊崩了,看來按
摩是得到效果,希美已經放鬆下來,於是我試著悄悄地將體溫計給刺入屁眼裡。
  「啊嗯~啊啊嗯,不!不要~啊啊…放…放進來了~~」
  「希美,已經插進去了。應該不會痛了吧?」我試著問問看,這次希美也感
到不會痛,所以她便點點頭,作為對我的響應。
  「好,那接下來就換亞依了。」我一面說著一面靜靜的撐開亞依的小穴。
  兩片小花瓣緩緩地綻放開來,或許是因為先前看見希美的嬌羞模樣而感到興
奮了吧,在亞依的花瓣分開的蜜穴中,竟然有著不少的稚嫩蜜汁,光線打上去,
反射出濕潤的光芒。
  我同樣地也將體溫計插入蜜穴中。
  「亞依,如果已經放進到最裡面了,那你可要說出來喔!」我這樣吩咐著亞
依。
  過了不久,我就聽見亞依蚊子般的叫聲,她說:「啊嗯~醫…醫生,感覺起
來已經到底了。」
  亞依的這句話實在是太嫵媚了,我幾乎要失去控制,我趕緊拉回心神,這次
要將體溫計插入屁眼裡。
  「喔啊~醫生,不行了。亞依也是好痛………」亞依濕潤的眼睛楚楚可憐地
望著我。
  我理解地點點頭,同樣也按摩起亞依的屁眼。
  「啊啊嗯…醫生…亞依我…我…摸那個地方…我也會……害羞……」滿臉已
經通紅的亞依顯得相當苦悶。
  我非常仔細地觀察著亞依的反應,抓準時機,我立刻將體溫計刺入屁眼,引
起她一陣大喘氣。
  「啊啊嗯~~不…不可以的……放進屁股裡了……」
  在我面前趴著的是兩位美少女,她們的花瓣和屁眼都已經濕了,表現出淫糜
的姿態,然後可以看見就好像天生是從蜜洞終生長出來的四根體溫計妖艷的舞動
著。
  「好很,你們真是相當努力了。現在把體溫計含進嘴巴裡吧。」說完後,我
走到診察床的另一側,將兩根新的體溫計放到她們的嘴巴前。她們倆人都非常配
合,一起張開可愛的小嘴巴,含進體溫計。
  「好,現在我用手錶來計數五分鐘,在這段期間裡,你們可不能隨意扭動,
這樣才能量測出正確的體溫。」我拉開椅子,坐在她們面前這樣說了。
  滿臉通紅的兩人一起點頭同意著。
  在我的眼前是兩人漂亮的花瓣以及可愛的小菊花蕾,我可以隨意的了望著,
這樣美的景像是毫不設防地大方展現在我的面前。兩人充滿羞恥的表情真是給我
大大喜悅。
  我稍微往側邊轉了過去。因為她們倆手是趴在診察床邊,所以不管是可愛搖
晃著的乳房,或是尖挺的乳頭,根本無法隱藏駐地暴露在我的眼中,希美滿臉通
紅地緊閉著雙眼,同樣也是紅透臉蛋的亞依卻不時用著濕潤的眼神拋向我,但是
一旦和我的視線重迭在一起的時候,大概是太害羞了吧,她就立刻緊閉起眼睛。
  我就這樣端坐著,好好享受著眼前兩位美少女的嬌羞表情。
  五分鐘過去了,我先拿掉她們口中的體溫計說:「好,努力的不錯。現在我
也要取出後面的體溫計了。」
  我繞到她們倆的背後,看見了插在花瓣中的體溫計滴出了倆人的蜜汁,沿著
體溫計滴到了地板上了。
  雖然她們都還不明瞭這是什麼情況,但是花瓣受到了刺激,還是會分泌出蜜
汁,這證明了她們倆人都受到了稚嫩官能的刺激。當我從花瓣中抽出體溫計的時
候,我聽見她們發出可愛的喘氣聲。
  「真是辛苦你們了。大概已經累了吧,那就休息一會兒好了。但是因為還要
檢查,所以不能穿衣服,我看就拿這大毛巾來捲住身體好了。」我交給她們一人
一條大大的白色毛巾。
  接過毛巾的她們迅速將毛巾裹在身體上,大概是身體也了掩蓋的東西了吧,
所以她們顯得輕鬆許多,兩個人一起坐在了診察床上。
  我到診察室裡面倒出了三杯紅茶。
  回到診察室,我將兩杯紅茶遞給她們倆,然後我也坐在椅子上。她們倆的臉
上已經再度展現出可愛的笑容。於是我便和她們閒聊起來了。
  「醫生~醫生,請問你為什麼想當一位醫生呢?」是亞依這樣笑著問我。
  「這個嘛~嗯…嗯…那是因為這間診所是我爸爸開創的,我也在爸爸的照顧
下長大,所以就覺得我也應該選擇這個職業,因此很自然就變成一位醫生了。」
  聽見了我的回答,倆人好像是可以理解,她們用力猛點頭。
  「雖然是這樣,但是醫生你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吧。要想當一位醫生,那可是
要念很多很困難的書吧?希美最不會唸書了,所以看見聰明會唸書的人,我是非
常尊敬的。」
  「說的沒錯。亞依也是有很多科目都念不懂,所以醫生真是一位非常厲害的
人。」
  聽見她們這番的讚美,我都覺得不好意思起來了,我趕緊的說:「不~不,
其實我也沒有這麼厲害。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那下次我來替你們補習好了,要
嗎?」我試著問她們倆。
  「什麼?真的可以嗎?我好開心。」
  「啊!亞依也要,亞依也要,請醫生來幫我補習。」
  看見她們倆那樣的高興,我也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
  「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我一定會替你們補習的。不管什麼時候,你們都可
以來這邊,學校放學的時候,診所也剛好是關門了,所以你們放心來好了,只不
過我的教導可是非常嚴格的喔!」
  兩個人聽到這句話,笑的是更加的開心了。
  「太好了,就這樣說定了。希美會帶一大堆功課來的。」
  「亞依也會帶很多作業。太好了,在診所唸書的話,爸爸也不會發脾氣。」
  我們閒談的話提原本一直圍繞在學校的趣聞,但是希美突然間卻向我提出了
這樣的問題。
  「對了!醫生,請問你有女朋友嗎?」
  正當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時候,我又聽見另一個可愛的聲音說:「啊~亞
依也想要知道。像醫生這樣厲害的人,應該有一大多的女朋友吧?」這當然是來
自於亞依的問題,她的臉上露出興致滿滿的表情,跟著希美起哄著。
  「這個~嘛~雖然你們這樣的有信心,但是很遺憾,我沒有女朋友。學生時
代是曾經交過一些女朋友,但是畢業以後工作相當忙碌,所以漸漸地就分手了。
算了,現在工作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的回答大概是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吧,因此她們有了不小的訝異。
  「真的是這樣嗎?希美真的沒有想到過這樣,所以感到很意外。」
  「亞依也是這樣想的。嗯嗯~真是這樣啊。只是醫生你不會寂寞嗎?」
  對於亞依的質問,我笑著回答說:「嘿~嘿嘿~我當然是有寂寞的時候,不
過那是有時候才會這樣,其它時間我還是感到很快樂的。」
  我這番的回答後,沉默一瞬間後,希美好像有些害羞地說:「這…樣的話…
希美想當醫生的女朋友。醫生~」
  下一瞬間我不知如何回答,感到有些困擾,在一旁的亞依好像不認輸似的,
她也連忙說:「啊~希美,你太狡猾了。那亞依也要當醫生的女朋友!」
  我忍不住地笑著對她們說:「呵呵~不可的,但醫生好高興。有兩個這麼可
愛的美少女這樣跟我說。」
  「醫生!希美是認真的!」
  「亞依也是認真的。亞依想要當醫生的女~朋~友!」
  兩個人臉頰幾乎都快要鼓起來了,這樣抗議般地說。
  「好了,好了。那麼醫生我就好好的考慮吧。」我笑著輕輕地避開回答這個
回答,但這卻讓她們更加的不高興,她們的臉頰鼓起的更高了。
  閒聊一陣子後我看了看時間,又到了診察她們倆的時間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繼續吧。」
  大概是因為剛剛開心地閒談了許多的緣故吧,解除了不少的緊張,這次我看
見她們是微笑地點頭。又到了可以隨意玩弄這兩位美少女的時間了,一想到這褲
子下的肉棒就硬了起來。
  我把下個階段要檢查的項目告訴她們倆說:「好,接下來是要一個一個的檢
查了。我看還是先從亞依開始。請解下身上的大毛巾,正面躺在診察床上吧。」
  有些羞意的亞依露出笑容,輕輕地點頭著,她脫下了大毛巾交給了希美,再
度暴露出她的漂亮裸體後,爬上診察床上躺好。
  躺在診察床上的亞依雙手掩蓋住股間,臉通紅著。
  「好,那先來檢查胸部吧。如果真的得到這種病的話,那是會先從胸部附近
長出一顆顆小疙瘩。因為疙瘩很小,所以必須要進行比昨天更加仔細地觸診不可
了,所以即使是會害羞,但請你一定要忍耐點喔!」
  聽我說完後,亞依紅著臉點頭著。
  我走到亞依身邊,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乳房,即使是躺著的,手中的乳房並
沒有令人感到會崩她的感覺,依然是充滿著年輕的張力,有著很好的彈性。我緩
緩地搓揉起來。
  「嗯嗯…啊啊嗯…醫生……這樣…搓…那邊……啊啊……我好害羞……」
  我一面聽著這樣可愛的呻吟,一面手上的動作並沒有任何的遲疑,繼續搓揉
著亞依軟綿綿的乳房,雖是稚嫩但卻帶給我極大的興奮。
  「啊啊喔喔…嗯嗯……醫生…有問題嗎?啊啊…有發現什麼嗎?啊啊嗯…嗯
嗯……啊啊……」亞依的呻吟突然急速的竄高,那是因為我最後一下的搓揉是故
意加大的幾分的力氣,而且還掐住了乳頭捏了一下。
  「嗯嗯~沒事了,你可以放心了,亞依。看起來胸部沒有任何的異狀。好,
接下來要檢查亞依的性器和肛門了。如果得病的話,這些地方也有可能會有異常
的情況發生。亞依,請你抬起膝蓋來吧,盡可能把雙腿向左右分開。還有可以請
希美幫忙嗎?請把亞依的膝蓋盡量向旁邊押好。這樣亞依就會比較輕鬆。」
  聽到了我所說的檢查的項目和步驟,亞依忍不住地大聲說了:「啊!醫生,
這樣我會害羞的。」
  於是我溫柔地跟亞依說了:「亞依,這是沒有辦法的,對不起了。因為現在
要進行檢查,所以就算是會感到害羞,也請你要好好的忍耐吧。」
  亞依終於還是聽話了,她自行張開了雙腿,大概是因為羞恥吧,所以臉是脹
紅著,她慢慢抱起了膝蓋,大大撐開了雙腿。
  「啊啊,不要啊…這太害羞了……」重要的部分都不設防地暴露出來,亞依
閉著眼睛,口中低聲的傾訴著害羞的心情。
  「亞依,要加油喔~希美會幫你忙的。」在一旁的希美鼓勵著亞依,她伸出
了雙手來押住了亞依的膝蓋。
  「好,那現在要開始了。首先我會用一根手指來檢查。如果你亂動的話,說
不定會受到傷害,所以要竭盡全力保持不動喔!」我對亞依做了最後的吩咐,然
後慢慢撐開了花瓣,雖然花瓣的綻放,露出了花瓣內的蜜穴。我實在太感動了,
忍不住將中指溫柔地插進了蜜穴中。
  「啊啊~啊嗯~~醫生…啊啊…放進來了……啊啊……嗯嗯……」
  我一面聽著亞依可愛的喘氣聲,一面持續將中指插進蜜穴裡。
  亞依的蜜穴裡面真是非常熱了,雖然是只有插進一根手指而已,但因為蜜穴
實在是太狹窄了,所以是緊緊地把我的手指給夾住了。
  我盡量不去傷害到亞依的處女膜,溫柔地活動起手指,在蜜穴中蠕動著。
  「啊啊~啊嗯…嗯嗯啊~…醫生…啊啊,不行…亞依我…雖然是在…檢查…
但…好…好奇怪啊…啊啊嗯嗯~~」
  聽見了亞依可愛的呻吟,我在她的耳邊溫柔地說:「亞依,不用害羞。像你
們這樣年紀的小女孩,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很自然的,很普通的。如果要減除些害
羞的心理,你可以叫出來的,這樣會好一點。這一來,你會感到更快樂的喔!」
  喘著氣的亞依手伸向旁邊好像在尋求著些什麼似的。
  少女伸出到一旁的手剛剛好觸摸到包裹希美的大浴巾,亞依反射性地緊握住
抓到的浴巾,跟著用力一扯,然後就看見大浴巾向地面掉落,希美的誘人裸體又
再度暴露出來了……
  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希美口中發出了小小的尖叫聲,但是她太好強了,所以
依然不肯放開僅押著亞依膝蓋的雙手,讓可愛的裸體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
  或許是看見了亞依的癡態吧,希美桃紅色的乳頭早已尖挺起來。因為要押住
亞依的膝蓋,所以少女是稍微分開雙腳站著,也因此她下體上光禿禿無毛的花瓣
也綻放開來,我甚至可以看見花瓣內鮮紅的蜜肉。
  除了這樣的美景之外,我還可看見了花瓣內已經分泌出花蜜,沿著大腿內側
流了下來,形成一逃透明的溪流。緩緩流動的蜜汁河牽引著我的雙眼,我好捨不
得將視線拉開。
  「啊啊嗯,醫生…這是亞依…亞依第一次感到這麼舒服…所以忍不住叫出來
了,真是對不起。」像是對於自己有了性感而感到罪惡感吧,亞依是一面喘氣呻
吟著一面向我賠罪。
  亞依的花瓣裡不斷的溢出了甜美的花蜜,把我的手都給弄濕了,溢流而出的
蜜汁甚至把可愛的小菊花蕾也給弄濕了,形成一片濕淋淋的景象,光線打下後,
反射出艷麗的光芒?
  我一面用手押住亞依的小肚子,一面用大拇指猛力擠壓著小小的蜜豆。
  「喔喔~~啊啊啊…啊啊嗯…醫…醫生…手指…手指…啊啊啊~~~」強烈
的刺激下,亞依的呼吸幾乎要隨之滅絕了,雪白的乳房也劇烈的搖晃著。
  這時我終於抽出了手指,失去手指的刺激,亞依整人不住的顫抖著。
  「好了,那接下來要檢查肛門。如果不全身放鬆的話,那可能會有些痛。這
點請你要注意喔。」說完後,我在中指塗抹些凡士林,然後慢慢的將中指刺進到
亞依的屁眼裡去。
  「亞依,要放鬆!放輕鬆點,這樣你也會感到快樂的喔,對吧?」手指緩緩
的消失在小菊花蕾中,同時我伸出了左手愛撫著稚嫩的小花瓣。
  蜜豆被刺激著,還有一根手指沿著花瓣挑逗著,我可以聽見亞依的呻吟中,
腔調是已經有所改變了,跟著我還可以感覺出屁眼的力量都退去了,看來亞依是
已經放鬆了。
  「啊啊嗯…不要啊…那裡不…可以的…醫生…嗯嗯……我好害羞…」亞依的
眼神已經變得無神起來,空洞的視線寧試著我,她已經開始沉溺在性感的快樂中
了。
  我狠狠地將整根手指都插進亞依小小的屁眼中,然後又慢慢的往外拔出,同
時口中說:「亞依,這樣會不會痛呢?手指已經全部插進去,你可以感受到嗎?
再多忍耐一下就快好了!」有的時候我會勾起手指向左右轉動著,手指頭在亞依
的小菊花蕾裡漫遊著。
  「啊~啊~啊~~醫…醫生,亞依~感覺好怪…啊啊…身體好熱…」
  來自於前後兩個蜜洞的強烈快感,漸漸的將亞依帶往高潮了。
  「啊啊…好可怕…好可怕…啊啊~~啊啊嗯~喔喔…唔唔…不行了…已經不
行了…亞依…喔喔~~」
  就在亞依要真正爬上高潮的前一刻,我突然將手指拔出。
  「啊啊啊…啊啊…醫…醫生,已經…已經結束了嗎?」這是亞依的詢問,我
從她的眼神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她還意猶未盡。
  「啊啊,真是對不起了。你真是太辛苦了,現在已經結束囉。沒有察覺到什
麼異常的狀況,所以你可以安心了。」我假裝不知道亞依眼神中的意思,做出了
這樣的回答。
  「啊啊…啊啊…啊啊……亞依我…還可以多忍耐一會…我…沒有關係的…」
  大概是忍不住地想要更多的快感吧,非常害羞的亞依口中這樣低聲的說著,
之後便漸漸沉默下去。
  「好,接下來就換希美吧。亞依,現在你可以裹上大浴巾了,暫時休息一下
好了。」我抽出了幾張衛生紙擦拭著亞依的下半身,同時口中這樣的說了。
  亞依好像還想要說什麼的樣子,她看向了我,但還是感到害羞,所以馬上拉
開了視線,拿起大浴巾包好了身體上,便默默的坐下去。
  因為大浴巾剛剛老早就掉落到地面了,所以希美沒有特別在意地想要隱藏住
自己的裸體,她的臉上微微脹紅著,還隱約間流出了汗水了。她慢慢爬上診察床
上躺好。
  「希美,那麼我們要開始囉。不要擔心。」
  我將手伸向希美的胸部。還在發育途中的乳房非常柔軟,在我的手掌心中,
隨著我出力的角度不同,而變化著形狀。手指掐住了已經完全變尖的乳頭,來回
地搓動著,每一次的轉動和柔捏,都讓少女發出帶有羞意的呻吟。
  「啊~啊啊…嗯…醫…生…啊…喔~喔……唔唔…啊…啊~~……」帶著濕
意的眼神癡癡地望著我,口中宛如切不斷的呻吟,就像仙樂一般幾乎要讓我抓狂
了。
  盡情享受過希美的乳房後,我拿開了手說:「看起來胸部沒有什麼異常。下
一個來檢查性器吧。請和剛剛亞依做的那樣,把腳大大的張開,這樣瞭解嗎?」
  希美的眼神已經渙散了,變得空洞而無神。手慢慢的抓住了膝蓋,向左右打
開了白皙的雙腿。
  張開雙腿的空間裡,暴露出來的是希美的下體。下體上早已一片濕淋,幼小
的花瓣完全充血了,連裡面的蜜肉也毫無掩飾地呈現在我的面前。
  跟著,在一旁的亞依慵懶地站立起來,走到希美身邊來押住她的膝蓋。
  希美的身體相當柔軟,所以膝蓋在受到亞依的押住時,雙腳便幾乎呈現一百
八十度的張開,全開的花瓣,不斷抖動中的屁眼,都全部投射在我的眼簾中了。
  「希美,要開始囉。請放輕鬆,不要隨便亂動喔!」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手
指插入希美的花瓣裡。像亞依一樣,希美的花瓣也是相當熱了,既熱且濕的蜜肉
緊緊夾住了手指,帶給我無比的興奮。
  手指已經全根盡入花瓣中,然後我開始緩緩抽動起來,花心中奔湧而出的蜜
汁添加在手指及蜜肉親密的擁吻裡,可以聽見花瓣裡演奏出卜滋卜滋的淫猥下流
的樂章。
  「啊嗯~啊啊…啊嗯…嗯…唔唔……不可…以這樣…好舒服…啊…啊啊…醫
生…對不…起了……希…美好…舒服……我是…一個壞…小孩……」一邊發出可
愛的喘氣呻吟,希美一邊做出了道歉。
  「希美,沒有關係的。如果想要叫出聲來的,那就大聲的叫出來。這沒有什
麼好害羞的。」我溫柔地回答希美。
  「啊啊~怎麼會…怎麼會…唔…唔……啊啊…啊嗯嗯……啊啊…好舒…服…
舒…服…喔喔~~」希美的呻吟是越來越大聲,赤裸的身體也扭動起來了。
  希美突然將手伸向了一旁。跟著扯掉了亞依身上的大浴巾。沒有心理準備的
亞依立刻紅著臉,不平地抗議著說:「唉呀~希美,你在做什麼嘛!」
  希美只是微笑地回答著說:「呵呵,這是對於你剛剛「照顧」的「回禮」。
嘿嘿~所以亞依你也要脫光光才行!」
  亞依這下子被希美氣得嘴巴是翹得半天高,但她卻沒有打算掩蓋住自己的裸
體,只是盡全力來壓制住希美的雙腿。因為現在希美處於興奮的狀態,所以扭動
著雙腿,為了能好好的押住她的膝蓋,所以亞依雙腿也張開到大約肩膀的寬度,
看起來就像是趴在希美身上一樣。
  這因為這樣,我的眼睛可是愉快地吃著冰淇淋。看向下面的話,可以看見希
美濕潤的花瓣正不斷的分泌出誘人的甜美花蜜,而往上看去就可以看見亞依胸口
上那不算大的乳房正晃動著,幾乎要將我的眼珠從眼睛裡甩動出來了。
  「好了,已經結束了。接下來是進行屁股的檢查。希美,你要放輕鬆喔!」
  說完後,我立刻將手指插進希美的小菊花蕾。
  「啊啊啊~好痛啊!醫生…不行了…好痛~痛~~!!」希美流著淚,哭喊
著疼痛。
  「這樣是不行的。你要放輕鬆。我現在就替希美按摩一下好了,這樣可以減
輕痛苦。」我溫柔地轉動著希美花瓣上可愛的小蜜豆。
  「啊啊啊…那…裡……太厲害…了……啊…啊啊……好害…羞……」
  「感覺不錯吧。咦?你已經有點放鬆了,那我要進去囉!」手指感應到屁眼
裡的抗拒減清了,我並沒有錯過這機會,中指立刻消失在菊花蕾中。
  「啊啊…啊啊啊……唔唔……不要…不要放…進去……醫生的手指……唔…
唔…唔唔~~」希美辛苦地喘氣著。
  我緩緩地抽動起手指,另外一隻手也沒有閒下來,愉快地來回挑動著蜜豆。
  雖然希美的花瓣是濕透了,但受到了這新的刺激,更多的蜜汁從花心分泌出
來,不斷從花瓣裡溢出,順著希美的下體流到小菊花蕾上。
  因為有大量的花蜜流進小菊花蕾上,起了潤滑的作用,讓我手指在屁眼裡的
抽送更加的順暢了。
  希美小菊花蕾的壓擠力道真是太棒了,還會跟隨著手指的活動產生出不同的
反應,這樣的手感興奮著我。
  「啊嗯~啊啊嗯…不要了…屁…股壞掉了……啊啊…啊啊嗯……」希美此刻
的呻吟中已經飽含著愛的甜美呼喚,看見希美這般模樣的亞依,大概是興奮起來
了吧,她的臉頓時血紅起來,身體也很不自然地扭動著。
  我的是現在兩位美少女身上輪流飄動著,忽然間我看見了亞依原本乾淨的花
瓣也再度冒出新的蜜汁出來,而且量多到形成一條條銀色的絲線,往地面垂落下
去。
  在我眼前的這兩位美少女所展現出來的淫猥癡態,讓我的理性完全消失不見
了。內褲下的肉棒早已硬梆梆了,呈現出快要發射的跡象。再不停下來,那一定
會爆發出去。
  於是,我從希美的小菊花蕾中拔出了手指,然後開始仔細地清洗著。
  「啊啊…啊啊啊……結束了嗎…啊…啊啊……多謝…醫生……」希美的眼神
已經沒有辦法聚焦了,但還是非常有禮貌地說出了感謝。
  「好了,接下來就是最後的檢查了。請你們再多努力一下吧。」
  聽見了我的鼓勵,她們倆都點頭著。
  「最後的檢查就是驗尿。為了疾病的檢驗,所以必須馬上在這裡,把尿尿在
這張試驗紙上不可,這點是逼不得已的,雖然感到抱歉,但必須這樣做不可。所
以就算你們會覺得不好意思,但是現在不尿尿出來,用試驗紙來測試,這是不可
以的。你們倆,沒有問題吧?」
  聽見了我對於最後檢查的說明,兩個人都愕然了好一陣子。
  「醫生……要在這裡…尿…尿尿嗎?……」
  「啊啊~對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檢查。你們可以瞭解嗎?」
  在我說完後,兩個人點點頭答應了,看起來她們是已經下定決心了。
  「我知道了,雖然會感到害羞,但是為了檢查的話……」
  「醫生,亞依會加油的。」
  取得到她們的同意後,我點點頭來讚許她們,同時下達了指示,我說:「那
好吧,請你們每個人對著燒杯來尿出來尿尿,但是請在這裡尿吧,兩個人站在一
起,把腳打開到與肩膀同寬。」
  倆人爽快的聽從我的指揮,將雙腳張開站好了。
  「很好,現在我拿著燒杯,請你們保持這個姿勢,尿在燒杯裡,知道嗎?」
  倆人都害羞到滿臉通紅了,她們點點頭,眼睛看向下面,小小腹部用力著。
  接著我就看見倆人下體上的花瓣急速吞吐著。真是美妙的景色。
  「啊啊…啊啊…太害羞了……醫生…不要看…啊……」
  「嗯嗯~嗯嗯~~我也好害羞…尿…不出來…了……」
  我趕緊地鼓勵她們,要她們撐過起頭的辛苦時間。
  過了一會兒之後,倆人幾乎同一時間喊了出來。
  「啊啊…唔唔…啊……醫生…要尿…出來了……希美…尿尿了…」
  「啊…啊啊…啊……亞依…也是一樣……亞依尿…尿尿了……」
  就在倆人說話的同時,我看見兩朵美麗的花瓣噴出了黃金的聖液,飛向我手
中的燒杯。
  「啊啊…不要啊……醫生…不要…看了……害羞……」
  「唔唔…唔唔……醫…生……亞依…停不…下來了…尿……尿…出好多…尿
尿了……」
  希美害羞到用雙手摀住臉蛋,而亞依則是把雙手交叉在胸前,但她們誘人的
裸體卻忘了遮掩,全裸著站立尿尿著。
  雖著時尖的過去,尿液迅速在燒杯中累積著,當快要滿出來的時候,兩個人
終於尿完了。
  我隨手抽了幾張衛生紙,溫柔地替她們擦拭還不時有著尿液滴滴答答排出的
下體,我聽見她們都不由地發出小小的喘氣聲。
  「你們倆真是太辛苦了。現在全部的檢查已經做完了。現在我要用量測到的
數據,來看看你們是不是有生病。所以請裹上大浴巾,在這等待一下,好嗎?」
  兩個人相當樂意聽見我這樣說,快速地點頭著,然後拿起大浴巾將可愛的裸
體給包裹起來,一起坐在檢查床上等待著。
  我帶著筆記和燒杯進入到診察室的後面。就像各位所猜想的,我當然是沒有
根據資料作任何分析。她們倆個人都是擁有健康無比的身體。我此刻心中是正盤
算要怎樣吃下她們,一想到我就……
  再次回到診察室。身上僅裹了一條大浴巾的希美和亞依,都流露出一份不安
的神態,緊靠在一起坐在了診察床上。
  我帶著一副嚴肅的表情,坐在她們面前。
  「醫生…請問結果怎樣…?」亞依擔心地問著我,而一旁的希美也是用著膽
怯的目光看著我。
  「這要我怎麼說…我希望你們倆要保持平靜,好好聽我解說…經過長十尖的
檢查,從檢驗的數據分析來看,我想我可以確定你們倆都已經感染上成長症候群
的疾病了。」
  聽見了我的宣佈,兩個人嚇得不知如何是好,人整個傻住了。
  「不會吧!這不是真的…醫生……這不是真的吧?……」亞依向我追問著,
問話中是充滿了不敢相信的口吻。而希美則是目光濕潤淚眼婆娑地低下頭去。
  「雖然是非常遺憾,但這卻是事實。」
  我這麼明確的做出了宣判,兩個人終於忍不駐地放聲大哭了。看見她們哭的
這麼傷心,我的良心受到的譴責。
  「醫生…嗚嗚…我們…嗚…嗚……會怎樣呢?…會死…嗎……還…是可以…
治療呢?」哭紅著眼睛凝視著我,亞依追問著。
  「不要擔心了!因為發現的早,所以很快就可以治癒的,不要擔心,一切都
交給我好了!沒有問題!」我溫柔地安慰著她們。
  一聽到疾病是可以治癒,流著淚的她們高興地一起抱著我。
  「醫生,那一切就拜託你了……」
  「醫生,拜託你…請治療好亞依…」
  我輕撫著她們倆,一直等到她們冷靜下來。
  「好了,你們都已經冷靜下來了吧?那麼,現在就來治療吧。」
  聽見了我的話,她們點點頭,擦掉臉上的淚水。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拔出你們肚子理所累積的毒素。如果不拔除的話,
那後果不堪設想。請脫下身上的大浴巾吧,一起四膝跪趴在診察床上,好嗎?」
  聽見了我的指示,倆人紅著臉拖掉了身上的大浴巾,一起爬上診察床上,全
裸著身子,身體貼著身體,一同四膝跪在診察床上。
  跪好了以後,大概是感到不安吧,所以她們還回頭看著我。
  為了能更讓她們感到安心,所以我一面微笑著一面做出說明,我說:「雖然
現在是有拔除毒物的藥劑,但是這藥是必須要直接注入到你們的肚子裡。所以,
等下我會將藥劑從你們的肛門裡,注射進去,同時你們也要全身放輕鬆,不要用
力抵抗。這樣明白嗎?不要擔心,整個過程是不會感到疼痛的。」
  雖然臉上還是有著懼怕的表情,但是她們都點點頭,同意順從我的指示。
  我將藥劑倒入的洗面器裡,然後準備好兩個浣腸器,緩緩地從洗面器裡將藥
劑給吸取進浣腸器中,最後我先跟希美說:「希美,現在要注射藥劑了,請你放
輕鬆。」希美臉朝下,點點頭。
  浣腸器的前端插進了希美的小菊花蕾中,大概是感應到了吧,她的身體頓時
顫抖起來。
  我慢慢推動針筒,藥劑也就慢慢的送進了希美的大腸內。
  「不要啊,醫生…感覺很不好…打進肚子裡了……」希美此時臉都快要趴在
診察床上了,拚命地忍耐著這初次的浣腸。
  「希美,好了,結束了。現在換亞依了,請放輕鬆。」
  我將另一個浣腸器插入亞依的屁眼裡,緩緩地壓下了針筒。
  「啊啊~這是什麼?涼涼的東西進入到肚子裡了…」亞依已是一樣,顫抖著
身子,忍耐著我的浣腸。
  「你們都好棒,已經結束了。」
  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幾分鐘後,我看見她們的樣子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