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被教练玩崩的菊花
被教练玩崩的菊花
夜晚的休斯顿城郊,潮湿的热带空气夹杂着野性的欲望,在空旷的马路上沈淀着。

科斯特健身房的二楼还亮着灯,一个健硕无比的中年黑人男子从容地渡步在连接器材室和更衣间的走廊里。三百多磅青筋暴露的黝黑肌肉一步步地压迫着地板,在空旷无人的健身房内回响着地板的沈闷呻吟。

肯特是这家健身房的健身教练,他在这里工作已经有五个年头了。在这之前他曾夺下两届的休斯顿健美冠军,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不再参赛,一心一意地在科斯特健身房任教。

当然,这个原因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每天关门前肯特一定要巡视一遍整个健身房:训练场,办公室,器材室,最后是更衣间。除了健身房的老板以外,作为资深教练的肯特是唯一拥有所有钥匙的人,因此每天这个健身房都是他来锁门。

忽然,健壮的教练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觉察的邪恶笑容,他朝着更衣间的方向加快了脚步。

走进了更衣间,肯特转身就关上了门,并且上了锁,动作十分的娴熟流畅。

几秒钟之后,门后传来了他低沈而充满雄性魅力的声音。

「出来吧,骚货。」

肯特背靠着门,粗壮而肌肉结紮的双臂交叉在胸前,饱满的胸肌几乎要撑破他身上那件紧身背心。如同黑曜石雕塑出来的太阳神一般,他审视着眼前的猎物。

是的,猎物。

他是一个猎人,这个健身房的狮王,整个休斯顿南部最凶残的猛兽。他的铠甲是他全身上下无可挑剔的硕大肌肉,而他的武器则是他两腿之间非人般粗壮的12英寸大阳具。狩猎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轻松,每隔几天,总会有个不知死活的陌生贱货自愿地在健身房关门后留在更衣室。

这些猎物总是天真地以为狮子在抓到羚羊之后只是舔一舔而已。

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白皙的年轻肌肉少年略有迟疑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肯特上下打量起这道菜。眼前的年轻肉体有着运动员的体格,全身上下大块的肌肉紧绷着皮肤,虽然和肯特的块头不是一个级别的,也是少有的美味了。

年轻人很少能有在肌肉和块头上和中年壮汉相提并论的,但是嫩菜有嫩菜的好处:青春特有的平坦小腹和马蜂腰还是可以让努力锻炼的那些少年们凸显出倒三角的体态,活脱脱一只只等着被操的发情小公gou。眼前的少年就有这样的体型,肯特的眼神贪婪地在少年的肉体上乱窜,淫欲也立刻被勾动了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迅速地流向粗壮大腿中间那条肥厚的黑蟒。

然而下一秒,肯特就楞住了。

他的目光在这个时候滑动到了肌肉少年的脸上,英俊而尚未完全脱离稚气的五官十分熟悉。上帝啊!这小家夥是参加健身房每周星期三特训的队员,没记错的话刚满十八岁还没多久。肯特不禁皱起了眉头。

「小子,你叫尼克是吧?真他妈背,该不是要我帮你开苞吧?」「报告教练,唉,我,我有过很多次经验……性经验了。」肌肉少年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很老成,但是他的眼神还是不安地晃动。

肯特皱着眉毛端详着眼前的少年。虽然这肉壮小公gou确实很诱人,但是和自己队里的队员发生性关系,被知道了的话这金饭碗可就不保了。何必为了一颗树放弃整个森林呢?

「小子,等你从我班上毕业了之后再来找我吧。赶快收拾好出去,我得锁门了。」肯特一边对着少年吆喝着,一边心里暗自怒骂,气不打一处来。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岂不令人懊恼?

「等等教练……」

「少废话,我一向不干特训队员,健身房还得靠你们得奖呢。操烂了你们的屁眼我可付不起责任!」肯特狠狠扔下了这句话,便转身拧锁开门。

近年来肯特的这档子事儿流传得越来越广,居然搞到自己的队员都知道了。

自从五年前肯特把这个健身房的前任教练干到肛崩住院,陆陆续续总有些闻名而来的健壮男人希望自己的屁眼也可以受到同样地款待。一开始肯特还觉得心理上难以接受,居然有这么多威武的健壮男子汉会这么的下贱淫荡。然而送上门来的野味他也没有理由不享用。五年过去了,现在的肯特已经转变成了一头名副其实的猛兽,来一个猛男他就毫无疑问地操翻一个。

当然,直到今天为止。

肯特打开了门,正准备往外走的时候,背后传来了肌肉少年尼克略带颤抖的声音。

「教练……两年前你已经操烂了我哥哥的屁眼。他住院住了整整三个月。」肯特的脚步停顿在了半空中。

尼克见肯特停了下来,便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颤抖地开始讲述。

「这三个月里,他只能趴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不仅这样,医生还必须把他的手给拷上,因为只要能动他就会不知轻重地去玩弄自己的屁眼。」肯特背对着男孩一动也不动,却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这个故事。他的思绪横飞,试图找寻尼克描述的这个哥哥。但是上帝啊!他干过的男人是那么的多,而且半数以上都住院了,要凭短短几句话就找出其中一个来,何止是困难。「那时我每周都去看望他,他见到我后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求求你尼克,我亲爱的弟弟,把你的拳头插进我的屁眼吧!』他沦落成为学校的笑柄,要知道他可是被称作橄榄球天才的校队队长啊!」刹那间,肯特打了个激灵。一道白光从他的记忆深处闪过,他想起来了。

那头健壮的金发小公gou。

休斯顿第三高中毕业班橄榄球队的队长。

坏坏的笑容和欲望横流的海蓝色双眼。

年轻队长那身强壮的肌肉,倒三角的腰身,弯腰时若隐若现的壮硕双臀和深邃股沟都在第一时间吸引了肯特的目光。他偶尔会在周末和朋友一起过来做重量训练,每次都会迷恋地将目光定格在肯特那厚壮的胸肌上,在肯特觉察到之后又迅速地将目光移开。直到有一天,他意外地在关门时间出现在了更衣室里,充满挑逗地看着眼前惊讶的肯特。

请用力的操我吧,他说。请把我的肠道插成肉酱。

年轻的无知加上青春期的躁动,在强烈雄性荷尔蒙的影响下终于衍生成了这个金发肌肉少年的命运。

当肯特将他那拳头般大小而黝黑油亮的圆硕龟头奋力插入未经人事的粉嫩屁眼时,金发小公gou没命地挣紮了起来,并且撕心裂肺地惨叫着。这是你自找的,兽欲大发的肯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比树干还粗的胳膊将橄榄球队长的马蜂腰牢牢地紧锢住。少年队长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每一根筋都紧绷着,而英俊的脸也由于极端的痛楚而扭曲变形。

随着整整12英寸的肥大鸡巴渐渐地没入了小公gou的屁眼,少年队长也逐渐失去了挣紮的力气。他的双手无力地扣抓着地板,侧贴着地面的脸上眼泪鼻涕和口水肆意地横流。少年精壮的马蜂腰被肯特牢牢地抱住而动弹不得,壮硕的双臀向上撅起,两块肥硕的臀肌不受控制地抽搐着。

肯特欣赏着眼前这个姿势,欣赏着健壮少年无力地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的骚样,欣赏着圆硕双臀间被屁眼紧紧夹住的黝黑大肉棍。肯特幻想着橄榄球队长在球场上的昔日风光,再对比着眼前即将被插爆屁眼的肉壮少年,一种征服的快感刹那间强烈地冲击着他仅存的理智。

他猛地将整根大黑屌抽出了少年的屁眼,又瞬时狠狠地将那粗大无比的肉棍连根捅入。还没等可怜的队长能反应过来,他就在这一秒钟内被活活地操昏了过去。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这个肌肉少年将要面对的是由强烈的快感和不能容忍的痛苦带来的7次昏厥以及12次前列腺高潮。少年的括约肌已经无可挽回地被彻底撕裂,他已经不能射精。在这两个小时里,甚至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住院期里,性高潮只会让精液源源不断河流般地从他的马眼里流出来。

当肯特终于可以挽回一些理智时,撅着屁股瘫在地上的金发肌肉少年早已被操得双眼迷离,精神恍惚。屁眼撕裂的强烈痛楚夹杂着前列腺被猛烈冲撞的快感几乎让可怜的橄榄球队长精神崩溃。

空气中密布着汗水和精液夹杂的淫靡气味,肯特喘着粗气端详着眼前的景象。

年轻的队长那健壮诱人,线条分明的肉体上布满了浓稠浑浊的白色粘液;向着天空撅起的双臀中间,是被粗壮无比的大鸡巴干到血肉模糊的屁眼。肯特知道,这个被严重摧毁的少年肉穴将在三个月内无法合上。

而肯特射进肌肉少年体内的大量淫液正从这个盛开绽放的屁眼里漫溢出来,簌簌地流过少年那两颗鸡蛋大小的卵蛋和依然充着血的生殖器,再从肿胀得发紫的龟头滴落到了地板上,在少年身下形成了一摊淫荡而罪恶的白色湖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