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白领主管的往事】(06)(完)【作者:mishing】
 字数:8266
   
                 第六章
 
  会面之后的好几天里,每次聊天前,婷一直都唠叨着一个话题,主要的大意 就是那天的过程太过激烈了,以至於她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走路还是上厕所, 都有「遗留症」——酸酸的感觉。
 
  没办法呀,忍耐了那么久,终於有一个彻底爆发的机会,当然是不会放过的, 而且当时正在健身锻炼的阶段,体力上的制约也消除了。
 
  自然就是全力以赴的啦,话说回来,当时她也是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啊,只 是一顿「胡吃海塞」之后才发现原来「吃」的有点过了,撑着了而已。哈哈 
  唠唠叨叨好几天后,也许是「症状」有所缓解了,也就逐渐不提起来了。 
  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段时间后的一个上午,手机里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一 张自拍照。确切的说,是一张标准的OL腿部拍照。
 
  当时她在总公司那边(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到总公司那边去开会交流)而 每次过去都是要求正装过去的。
 
  她当时是坐着椅子上照的,穿的是刚到大腿中部的西裙,两条穿着丝袜的大 腿交叉叠着,另外一只涂了指甲油的手摆在两腿中间——这不是赤裸裸的挑逗么? 简直是太「放肆」了!哈哈。
 
  於是马上提出了要她来张正面照。
 
  「不行啊!总公司人多规矩严,难操作。」
 
  她说「这样啊……那就退而求其次,稍微把两腿张开一点,然后……用手机 替我观察一下裙内风光如何?嘿嘿。」
 
  「臭流氓!这你都想的出来啊?公司很多摄像头的,被抓拍到就不好啦。」 
  女人就是这样,总是先诱惑你一下,然后又故作矜持般的拒绝一下,吊你胃 口。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我为什么会在明知道她那里环境不允许的情况下,还是 向她提出这两个要求。
 
  其实道理很简单,懂点心理学的人都知道,一般人在连续拒绝他人的两个请 求后,对於第三个理论可行的请求,是很难再次拒绝的。
 
  现在她已经连续拒绝了我的两个请求,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提要求的时候啦。 
  於是,我就故意装作有点生气的对她说「你们公司怎么那么多限制的呀,连 续两个小小的愿望都难以实现,真是太扫兴了。我不管了,第三个小愿望你必须 得答应我了。」
 
  「嗯……好吧,你先说出来看看是个什么小愿望吧,能做到的,我尽量来满 足你咯。」
 
  「既然你说在公司里不方便,那我也不勉强你了。这样,要不你回到家后给 我来一套写真集怎样?就是穿着你现在上班的这身套装,然后每脱一件就来张照 片,一直到光溜溜的时候,怎样?嘻嘻。」
 
  末了还附加了乞求和色色的表情过去。
 
  「你……居然……,哎!我说你这小愿望还真的不小啊。真是坏蛋一个!… …好吧,就满足一下你这个『小愿望』吧。那就晚上再聊了,现在准备开会,先 忙了。」
 
  噢耶!计划得逞啦。
 
  想到晚上可以看到另外一组制服诱惑,真的有些许小激动,哈哈。
 
  好不容易,终於等到了她晚上下班回去。
 
  她刚一到家,就开始催她出写真集了,嘻嘻。
 
  她也只是象征性娇嗔的骂了两句,就开始兑现承诺了。
 
  首先发过来的是一张正面照,背景是她公司那里的,估计是她在临下班的时 候照的。
 
  穿的是一件类似於银行职员的衬衣,而且还打了一个领带,一头卷发分开两 拨在领带的两旁。
 
  嗯,不错,很有OL的fell。
 
  第二张就是在家里照的了,头发已经盘了起来,领带也已经解了下来。 
  少了领带的遮挡,感觉胸前的两团凸起更加明显了一点。
 
  接下来的几张,就是解开衬衣纽扣的过程了,随着纽扣一个个的解开,肉色 的半杯罩罩便展现眼前。
 
  里面两团雪白的肉肉在罩罩推力的作用下形成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渠,咋一 看上去,娇嫩的还有点像小孩子的小PP。
 
  乳沟就像时间,挤挤还是有的,哪怕你的型号是B杯,哈哈。
 
  按理说,下一步应该就是脱掉衬衣的了。
 
  然而,她并不打算按常理出牌,紧接着的几张照片中,居然是先把罩罩脱了, 衬衣还穿着。
 
  两个粉红的乳头是时隐时现,或者说是有时候是两个都跑出来,有时候是单 独一个跑出来,另外一个就隐藏在衬衣里面充当凸点的角色。
 
  这要表达出来的,应该就是那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 果吧。
 
  想不到一件衬衣也可以玩出这种花样来。
 
  好戏在后头,惊喜还会有。
 
  接着脱下来的是丝袜和内裤,也就是说现在是一个「外秀内空」的状态了。 
  而让人兴奋的是,她把上午我提到的第二个要求做到了,应该说是超额完成 了。
 
  发过来的照片是她坐在椅子上拍的,两腿张开,镜头穿过西裙形成的黑洞直 向两腿根部瞄过去。
 
  在茂密的森林下面,两片紧闭的小阴唇依稀可见,似乎还闪着一点点淫水反 馈的荧光。
 
  这感觉就像是在公司里突然偷窥到一个外表正经,裙子里面却是真空上阵的 OL美女一样,不仅兴奋,还大大的满足了男性那种喜欢偷窥的愿望。
 
  礼盒拆到现在,也是时候展现礼物了,金蝉也该脱壳了。
 
  最后的这组照片就是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裸着的了。
 
  两颗粉嫩的乳头已经是完全翘了起来,下面的两片小阴唇也早已微微张开, 中间的点点荧光也已形成了一道银光,就连脸上,也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了一片红 霞,早已满脸红扑扑……不得不承认,制服诱惑的杀伤力还是蛮大的。
 
  毫不夸张的说,单纯裸照的杀伤力远远比不上穿着制服脱掉过程的裸照。 
  就拿今晚这套OL制服的写真来说,它不仅让人兴奋,还能让人看到一个平 时端庄优雅的OL女士变成一个淫荡无比淫娃的过程。
 
  这个反差,往往也是调动男性荷尔蒙的重要因素之一。
 
  搞得我忍不住又往回从头浏览了几次,恰好她也情意已浓,拿还等啥,轻车 熟路的,文字爱爱走起……
 
  这次文字爱爱的开启,表明了二次见面后的休息期已暂告一段落,同时也预 示着饥饿期已经到来。
 
  饥饿了怎么办?那当然是将第三次会面的事儿提上日程,准备着下一次的 「胡吃乱塞」了。
 
  要说这第三次的会面,根本就没怎么准备到,也就是说会面是在一个谁也没 怎么料到的情况下进行的。
 
  当时我的夫人已经提前回了家乡待产,就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城市里,由於平 
  时没有出外面吃饭的习惯(主要是对外面的餐饮卫生不放心)所以经常是自己买 
  一两样简单的菜回去自己动手做饭吃。
 
  当天傍晚,我照样弄了两样菜来下饭,自我感觉还不错,就发了一张照片给 她看。
 
  她看了之后依然是一副饥肠辘辘,胃口大开的样子。末了还说了句:「给我 留点,我等下过去吃哦。」
 
  「是么?那我就留点给你吧,你不过来吃的就不要怪我哦,哈哈」
 
  像往常一样,觉得反正她不会过来,挑衅她一下。
 
  然而,这次我错了。
 
  我忘了她是时不时就不按常理出牌的。
 
  「那我就真的过去了哦?我们认识怎么久,还没一起吃过饭呢。」
 
  「一起吃饭没问题啊,只是我这么一丁点菜,怎么好意思请你吃啊?」 
  想不到她还真的要过来,这弯转的还真快。
 
  「我就是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感觉嘛,记得留点给我哦」
 
  「明天不是周末啊,你今晚过来,明早休息?」
 
  「没有休息啊,我明天早点起来就可以了嘛,就这么说了哦,我收拾一下就 直接从公司过去找你咯。」
 
  真是无语!这完全是有点疯狂的状态了,虽说我夫人回去了,但是来我这里 毕竟不是很合适,因为隔壁都是熟人,影响很不好的。
 
  没办法啦,她都已经开始过来了,这些问题就只有我自己来处理了。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过去之前那个朋友的出租楼那里,顶楼是他自己住的, 而他这段时间又不在,正好当她是租客带去看房就是了,这比一起出去附近开房 要安全。
 
  於是出去外面打多了几个熟食去到那顶楼那里等她过来了。
 
  本来想着她之前已经来过一次,这次应该不用充当临时交通指导员了,但是 我却忘记了大多女人都是路盲,这次一样少不了全程无线遥控。
 
  兜兜转转的,再加上路上有点塞车,等到她来到楼下的时候,都快接近晚上 八点了。
 
  还好我之前已经吃过晚饭了,要等她一起吃,那肯定得饿晕。
 
  在楼下等她放好车后,故意对她说:「美女,请问你喜欢看什么样的房子啊?」 
  「嗯……你先带我看看你房子布置先吧~」她笑了笑,装模作样的说。 
  「这样啊?那有请你到楼顶的样板房去参观一下先吧。」
 
  说完便让她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
 
  她当时上面穿着一件T恤,外面套着一件披肩,下面是一条差不多到膝盖的 裙子,脚上一双高跟鞋踩在楼梯上,嘟嘟嘟的响。
 
  当时楼道里没有其他人,我故意让她快我半层楼,我在她下面往上观看她裙 内的风景。
 
  隐隐约约的,好像是黑色的蕾丝内裤,哈哈。
 
  她走了几层楼后,才发现原来我在下面偷看她,白了我一样,怕有旁人出来, 也不好说什么,继续的往上走。
 
  这个时候,突然从她手机里传来了一阵有人交流的语音,便问她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们虽然下班了,但是他们老板却还在举行网络语音会议,就是把人集 中在一个群里面,每个人按住发言键后就可以发言,群里的其他人都可以听得到。 
  「你们老板也太抠了吧,下班的私人时间都要侵占啊?」我有点打抱不平的 说。
 
  「没办法啊,小公司就是这样,不用管他的,开着由他一个说就可以了,我 不按键发言,他们听不到我们这边的声音,当他们透明就可以了嘛」
 
  真是汗颜,这感觉真的有点像有第三个眼看着的样子。
 
  不过这也没办法啊,小老板大多都是希望员工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贡献给公司 的。只是这个尤为突出点而已。
 
  等她来到上面后,赶紧从厨房里热一下那些饭菜端出来给她吃。
 
  她估计饿坏了,也不顾什么斯文体态之类,端着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边吃 还边说好吃。
 
  我站着她的对面,看着她偶尔低头撕扯肉块时,T恤里面的景色也努力的往 外涌现。
 
  於是我走到她背后,双手毫无征兆的就直接伸进T恤里面去抓住两团软肉就 揉捏起来。
 
  「干嘛?人家正在吃饭呢?」她吓了一跳说
 
  「没什么啊,你吃我提供的肉,我玩一下你的肉,很正常嘛,并没有影响到 你的进餐呀,嘿嘿」
 
  「就没见过你这么猴急的!」白了我一眼后继续吃的晚餐,只是身体有时候 会扭捏一下。
 
  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点子对她说:「哎,我在网上看过一些美女光着身子 来玩电脑,还没见过美女裸吃的呢,要不,今晚你展示给我看一下?嘻嘻」 
  她依然是盯着我不肖一顾般的白了一眼,什么也不说。
 
  「那……我就当你是默许了哦~」
 
  说完便动手脱起她的衣服来,过程中她只是假装很生气般的骂了几句坏蛋、 流氓之类的,没有实质性的对抗。
 
  很快,她便被我脱了个精光,一丝不挂的坐在了原处继续吃她的晚餐。 
  不得不叹服她的食欲精神啊,这种情况都能吃喝自如。
 
  我站在餐桌旁,围绕着她转了个圈从每个角度来欣赏这副现实版的裸女用餐 图。
 
  只见她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向着餐桌弯成一个小圆弧的弯曲,胸前的两个乳 房受到重力的作用像两颗摇摇欲坠的水滴挂在那里,两颗已经翘起来的粉红乳头 更是附在因撕扯食物时身体带动的乳房上面来回的做无规则的跳动。
 
  下半部分,从臀部到两条合并的双腿,又构成了另外一个弯曲。而这个弯曲 中最令人向往的莫过於那一撮充满神秘的黑色森林了,黄色丛中一点黑,既点睛 也养眼。
 
  看着两个动态弧形弯曲构成的裸女进食图,尤其是那两颗挑逗性般跳动的粉 乳,不禁咽了几口口水——真是美色可餐啊。
 
  於是情不自禁的走过去,对着其中的一颗凑准了就吸了起来。
 
  这样一来,她就再也把持不住了,反正现在她也吃的差不多了,擦了下嘴, 开始反攻来了。
 
  只见她一只手往我的裆部一伸,隔着裤子就牢牢的抓住了我那早已苏醒的龙 脉来回套弄,另外一只手就开始脱起我的衣服来。
 
  不一会功夫,我就给她剥了个精光,看到我的小弟弟后毫不含糊的一口吸了 起来。
 
  小弟弟一下子进入到温暖湿滑的环境,不由得长呼一口气。爽得我顺势坐在 椅子上,专心享受起她的口技来。
 
  她蹲在我前面卖力的吸允,我也弯下腰来用两手分别揉捏她胸前的两团嫩肉。 时不时还用手指夹一下那翘起的乳头,搞得她在含着阴茎的时候「呜呜呜」的叫 着。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就一把把她拉了起来,来了个角色大转换,把她摁在椅 子上坐好,分开她的双腿,对着下面凸起的阴蒂一口咬了过去……搞得她顿时嗷 嗷大叫。
 
  攻击完凸点,又继续往下咬着两片嫩肉来回吸允,末了把舌头直接伸进仙人 洞里面去不断的上下倒腾,搞得那淫水横流。
 
  既然河水泛滥,那就得赶紧进行堵漏了。
 
  於是我拉起她,让她弯着腰,两腿分开,双手撑着餐桌,屁股往后翘起来。 
  这样一来,她整个仙人洞就洞口大开了。
 
  我在她后面扶着她的腰际,下面对准了洞口一插到底。
 
  顿时觉得里面真的温暖如春,丝滑无比,让小弟弟适应了一下里面的环境后 就开始卖力做起了活塞运动。
 
  自此,本次见面的第一炮就这样在餐桌旁打响了。
 
  看着小弟弟在洞口内进进出出,连带着她的两片薄肉翻出卷入,真的是惬意 无比。
 
  随着姿势动作的变换,不知不觉的移到了茶几旁边,於是干脆拿起一件衣服 铺着茶几上面,然后让她坐在茶几上面,分开两腿,我站在她两腿中间,两只手 分别拿着她的两条腿,继续推送起来。
 
  这样的话,不仅看到抽插的境况,还能看到她胸前肉肉的来回波动。
 
  感观上的享受,再加上视觉上的刺激,还有听觉上的配合,喷发的时刻也即 将到来。於是接下来加速、用力、呐喊、沖刺一气呵成……
 
  完事后,两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衣服也不用穿了,光溜溜的一起躺在了被 窝里休息着。
 
  过了十来分钟后,我从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一起坐在床上喝了起来。
 
  在谈话的过程中,她抓起我的手仔细的看了看戴在中指上的戒指说:「这是 你们的婚戒吗?」
 
  「是啊。」
 
  「那你什么时候买一个送给我啊?我也要带一个。」
 
  「你现在手上不是戴着一个么?再买一个戴脚上?嘿嘿」
 
  「哼,我不管,反正我要!」
 
  「你要?要什么得说清楚哦?」
 
  「我要戒指,还要……干你!」
 
  话音未落,她居然就真的揭开被子,俯下身来对着刚刚喘过气来的小弟弟就 整个含了进去。
 
  「呼……」
 
  我长长的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她可是刚刚喝完冷饮的!小弟弟一下子就 进入了冰冷的世界,这感觉也太突然了点吧。
 
  处於半苏醒状态的小弟弟经过她这么一倒腾,立马就生猛起来了。
 
  她这次好像早就做好了主动攻击的准备,见到小弟弟生龙活虎了,她就接着 跨步上马,对准了小弟弟,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也许是刚坐下的时候用力猛了一些,脸上的表情稍微有点痛楚的样子,停下 来有几秒钟适应后,就开始开启自嗨模式了。
 
  随着身体的摇动,头部也时不时的摇晃着,那头秀发有时被甩在胸前,有时 又被她撩到身后。
 
  受到重力和摇动力共同作用下的两个乳房更是激烈的摇摆着,每次从高空回 落的时候都产生不小的回荡,软肉上的两颗小葡萄更是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也在激烈的配合着。
 
 此时交汇处碰撞发出来的啪啪声、婷叫床的呻吟声、床上震动的回响声、还 
  有她手机上播放着的会议声全部交汇在一起,组成了一首不成调的靡靡之音。 
  而这种境况也构成了一幅有声的、动态的现实版的春宫图,真是好一派淫荡 的画面。
 
  然而正当我享受着这快感不断的服务时,所有的这一切突然的就停了下来。 
  她停在上面摆出了一副聆听的样子,原来这个时候,手机里面一直呼唤着她 的名字——会议快结束了,要求每个部门负责人总结发言,而现在是轮到了她这 个部门总结了。
 
  只见她依然坐在我上面,竖起一根手指在嘴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弯腰拿 起手机,理了理头绪,开始做起回报来……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就真的回 到了会议室的状态似的讲着。
 
  但是不同的是,她现在是一丝不挂的做着报告,感觉就像一个OL光溜溜的 向老板汇报情况一样,更加特别的是,我的小弟弟还是在她的体内插着的,我想 很难找得到这样的一种工作汇报方式了吧。
 
  不知道她公司那边的同事假如知道她现在的模样,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呢?哈哈。
 
  想到这,我就故意搞了一个恶作剧,她依然在上面做着汇报,而我却悄悄的 开始了在下面抽送。这下就好玩了,她现在可是一边做爱一边做工作汇报了,哈 哈。
 
  只见她满脸怒视的看着我,但是却又不能出声数落我,是一种既可狠又无奈 的状态。她的脸更是被憋的通红,汇报的语言也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看到她这种情况,真是既兴奋又刺激,你想想,一个女的一边脱光了被你抽 插,一边还要强忍着由下面传上来的快感来做工作汇报,这种刺激真的是无语伦 比。
 
  为了让刺激来的更加彻底一些,我把小弟弟抽离到洞口边缘,然后突然的来 了一个整根末入的深插!
 
  「啊!」
 
  果不其然,她失声的叫了一下。
 
  这一下可把她吓的不轻,赶忙借口说信号不好之类的话后匆忙的挂断了通话。 
 不知道她那么公司的同事有多少个能根据那一个叫声来猜得出事情的真实情 
  况呢?哈哈。
 
  等她挂完电话后,就开始了猛烈的「报复」了,一边狂干,一边用手掐我大 腿,嘴里还不断的说着,「我让你捣乱!」、「还让我出洋相!」、「看我不收 拾你!」……
 
  好嘛,本次见面的第二炮,就是在这种有点戏剧、有点兴奋、有点刺激的、 还有点异样的嬉戏打闹报复的抽插中结束了。
 
  战斗结束后,两个人的体力都消耗了不少,躺在床上都睡着了,等到再次睁 开眼睛来的时候,居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只见她打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下床找了条毛巾说要去洗一下。
 
  洗一洗?我脑里反馈过来的是,是不是意味着之前在酒店里面缺省下来的那 个浴室爱爱,现在有机会补上来了?於是,我应了声,我也顺便沖洗一下,就跟 着往浴室里面走了过去。
 
  浴室的门没有关,也不是虚掩,而是打开着在那里。
 
  我过去的时候,她正好蹲在那里尿尿,刚好全给我看到。
 
  「臭流氓,老是偷窥人家。」她看到后,又给了我一个翻眼。
 
  「冤枉啊,你都打开着门在这里,这次可真的不能怪我哦。」
 
  「得了,就你道理多。」说完她就打开花洒,淋起浴来。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现在就来赔罪哈。」
 
  於是我便笑嘻嘻的用双手粘了些沐浴露,直接就在她的胸部那里摸了起来。 
  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娇嗔的骂了一下就把水往我身上喷,等我也湿透的时候, 她也往我身上涂抹起来。
 
  摸了一会,大家都兴起的时候,她就像上次那样,用涂抹泡泡的胸部来为我 上下的进行摩擦。
 
  虽然波波是小了一点,但是肉肉的感觉还是有,而且肉肉上面还有两颗发硬 的焦点呢。
 
  要是大点的话,肯定要试一下乳交的感觉,这点未免有点可惜了。
 
  磨蹭了几分钟后,胯下的小弟弟已经按捺不住了,於是把她翻过身来,让她 双手趴在墙上,两腿分开,一只脚站着,另外一只就搭在石板上。
 
  自然的,我还是用后面直插进去(浴室里面多水,觉得还是这个姿势比较防 滑一点)。
 
  一边抽插着,一边用双手在她那对湿漉漉,滑溜溜的乳房上面搓捏。
 
  这柔软滑溜的感觉,嗯……还挺不错的。
 
  就这样插了几分钟后,我突然想到,平时做爱,一般都是在插入前做口交, 插入之后一般就很少女的愿意再进行口交了。
 
  这个也理解,毕竟很多女的过不了这个心理关。
 
  但是现在好像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啊,花洒开着,这边插完拔出来的时候 紧跟着沖一下水不就可以了么?所以我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她,她听了之后假 意推脱了一下就答应下来了。
 
  於是接下来的时刻又是一个新感观的体验时刻。
 
  小弟弟在她下面那个洞插完之后又进入上面的嘴巴里含吸,在嘴巴里面爽过 之后又紧接着进去下面的仙人洞继续抽插,如此交替往复不断,两个洞口、两种 快感无缝对接,简直就是欲仙欲死。
 
  我想还没有玩过的双飞,感觉大抵也跟这个有点类似吧。
 
  小弟弟在两个口洞里面轮番的攻击之下,很快就守不住了,於是我选择在她 下面的仙人洞里加速抽插,把她推上高潮后,我也再次的在那里内射了一次…… 
  完事后,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回到床上后相拥而眠。
 
  一直睡到天亮的时候感觉到手臂有点麻,才发现原来她一直枕着我的臂膀睡 觉。无语!
 
  起来后,我趁她洗刷的时候下去买了早餐回来,让她吃过后,直接赶往公司 去了。这次见面也由此拉下帷幕,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见面竟然是我们 的最后一次相会了。
 
  ……
 
  也许真的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女人的爱情是直通阴道的。
 
  感觉这次见面后,她的状况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常常向往两人之间稳定的 日常生活,时不时的提起一下戒指的情况(不是舍不得买,而是送戒指所代表的 含义),还有睡觉时那种始终抱紧不愿放松的情况……
 
  种种迹象表明,她已经开始陷进去了!这与我们交往当初的约定是大相径庭 的。而我们又註定是不可能走在一起的。
 
  思前想后,与其等她感情更加深入后再分开,还不如现在就了断吧。虽然分 开的初期多少会有点惋惜,但这对双方以后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或许我们的交往就如《烟火》这首歌中独白说的那样。
 
  我是一缕烟,而你是一团火,烟因为火而生,但是当烟火烧到最红最后,烟 就会飘走,火就会熄灭,而两者也不再属於同一处地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