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无厌赵主任】(08)【作者:zhangquan1z1z1】
 字数:6306
   
               (8)唯一旨意
 
  赵海洋睡觉喜欢翻身,所以虽然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但是床却是一张大 双人床。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一床三美人。
 
  还是「老婆、小姨子和女儿」。
 
  赵海洋呈大字躺在床上,享受着三个女人的亲昵的按摩,用舌头、用手、用 胸。总之那种满足感,可以说,从开始就没停下来过,身下的坚挺也是一直处于 充血状态。
 
  「姐姐,这个要这样先吸一下,在吹一下。紧紧的包裹住,姐夫会更舒服哦。」 冰冰在给缺乏技术经历的王桂芬教着口交的技巧。
 
  「你来试试。」冰冰把口中的好东西让给了王桂芬。王桂芬先看了躺在床上 的赵海洋一眼,虽然已经脸红了无数次,但是王桂芬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小 脸再一次发烫起来。
 
  「先吸一下,在吹一下,裹紧···」王桂芬回忆着冰冰教给自己的动作要 领。
 
  「嘶··啊」享受着的赵海洋倒吸一口凉气,果然还是不一样啊,这感觉瞬 间爽多了。心里暗自对自己的明智决定开心。
 
  「姐夫,你把屁股抬高点。」说完,冰冰把一个枕头垫在了赵海洋的屁股底 下,赵海洋心中不解,一般不是自己垫别人吗?今天居然轮的别人垫自己,但是 出于对冰冰专业的信任,还是配合着冰冰。
 
  冰冰用湿巾擦了擦赵海洋的菊花,还伸进去了一个小指头把里面也擦了擦, 擦去两张湿巾后,朝着李琳说道。
 
  「小琳,你来。给你爸爸舔舔。」
 
  李琳年纪比较大,也最传统,但是传统给她带来的不是对于新事物的反对和 难以接受,反而是对男性的崇拜和迷恋。
 
  在李琳的世界观里,女人还是应该属于男人,被男人骑在身上,被强力的征 服。自己就应该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男人,包括灵魂与尊严。
 
  几乎没有犹豫,李琳的舌头就凑了上去,就当着几个人的面,而且舔的很卖 力。
 
  赵海洋被突如其来的舔弄搞的很不适应,这还是第一次被舔菊花。后面传来 的快感确实很不同,也很新鲜。刚刚才舔弄了几下,赵海洋前面的坚挺上就出了 几点透明液体。
 
  王桂芬看的暗暗称奇。没想到舔后面居然也能刺激男人那里。
 
  「啊!」
 
  赵海洋被舔的非常爽,本来捏在王桂芬小巧屁股上的手一用力,王桂芬吓了 一跳。
 
  「姐姐,这个时候你要舔舔姐夫的乳头,姐夫也会很舒服的哦。」冰冰建议 着。
 
  「嗯!」王桂芬本来就跪坐在赵海洋旁边,低头就能舔到赵海洋的乳头,男 性的乳头很小,一只舌头很容易就全覆盖了乳头。来回舔着,左边换右边。 
  「还可以轻轻的咬哦。」冰冰在一边煽动着。
 
  「啪!」赵海洋对于这样的煽动毫不犹豫的给了在另一边的冰冰一巴掌。要 说王桂芬的屁股是紧凑,李琳的的特点是丰满,那冰冰屁股则突出一个软。 
  于是一个巴掌印就留在了冰冰的屁股上。
 
  「姐夫坏!」冰冰撒娇道。但是撒娇的模样仍然是那么俏丽,清纯。
 
  「姐夫,今天你想先用哪个洞啊。妹子帮你湿润湿润。」冰冰按着赵海洋坚 实的胳膊,问道。
 
  「有妹子的三个洞,还是姐姐的两个,小琳的两个。不过冰冰的不用湿润哦, 现在就很湿很湿了呢。」冰冰说完也加入了王桂芬舔上肢乳头的行列中。 
  「就先操你的小湿洞吧!哈哈!」
 
  「嗯!妹子来啦!」冰冰积极的响应着。先爬上了赵海洋的身上,紧贴着赵 海洋的上半身,一双柔软在赵海洋的身上蹭来蹭去的,软软痒痒的。
 
  「噢!」蹭着蹭着,冰冰就把关键的地方蹭了进去。
 
  那种充实的感觉再次充满了冰冰的心头。
 
  「姐夫,好大!好满!」冰冰呻吟着,而且身上也一直动着,也就说赵海洋 在下面几乎是单纯的享受。冰冰在上面来回滑动着。
 
  赵海洋觉得不仅下身被一个温暖的洞穴包裹着,而且上身有一双不算大,但 是绝对柔软的奶子在摩擦着。最不同的是,菊花还有一根舌头在不知疲倦的舔舐 着。三处的刺激,带来的快感绝不是1 1 1 这么简单,神经的快感成倍的增长。
 
  「姐夫!弄的人家好舒服。我跟姐姐一样嫁给姐夫好不好。就这样被姐夫玩 弄一辈子也愿意!啊!姐夫!姐夫!」冰冰很会喊叫,叫的内容不仅让赵海洋欲 火沸腾,更让一旁的王桂芬也有些浑身发热。冰冰还用舌头舔着赵海洋的胸膛。 
  赵海洋觉得这瞬间的舒爽是人生中最舒服的一次。像夜空中滑过的一道流星, 独一无二的强烈。
 
  这这样了抽插了几百下。
 
  「姐姐,要不你来一会吧。妹妹又些受不了姐夫的大家伙了。你也来爽爽嘛。」 冰冰把王桂芬换了上去。
 
  王桂芬的前面小蜜穴是要比冰冰紧的。而且这个姿势本来就不容易深入,就 导致了一根火热在本就不大的空间里面来回纵横。多半都冲击到了通道的中部, G 点附近。王桂芬也没坚持多会,在赵海洋的加速状态下,就发出了「嗯··嗯 ···嗯··」断断续续的失声状态。
 
  早就已经湿润的王桂芬很快就到达了高潮。不过在王桂芬心里,这不仅仅是 性的高潮,更是爱的满足。和自己最喜欢的人这样,王桂芬非常开心。哪怕是跟 人分享这样的快乐。
 
  赵海洋知道今天一次是肯定不够了,也没有太过于憋着,愉快的射进了王桂 芬的身体里面。由于插的不够深入,很快就有些白色的液体从二人的交合处流了 出来。精液顺着赵海洋的下体缓缓流下。
 
  李琳舔着舔着,也能感受到突然紧缩的赵海洋的菊花,还没反应过来。就有 一股精液顺着流了下来。那种纯熟的男性体味、充斥着荷尔蒙的性味道。李琳本 能的舔了上去,美味!结合着会阴、菊花的味道。李琳感觉自己好幸福。而且下 体也非常湿润了。
 
  「唔唔。」李琳竭力的舔食着。一直手已经朝自己下体摸了过去,两只手指 也扣弄着阴蒂。
 
  王桂芬脸靠在赵海洋坚实而宽广的胸口上,幸福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脸上 那种被滋润的幸福女人的潮红色,让本来就年轻美貌的王桂芬更多了几分姿色。 
  没靠一会,王桂芬就知趣的翻身下来,躺在床上。
 
  冰冰可是看着呐,朝着王桂芬下体就扑了上去。
 
  「姐姐,让我尝尝姐夫的精液味道!」按理说,赵海洋下体上也有不少,但 是冰冰就要在王桂芬的身体里尝尝味道。
 
  刚才被赵海洋火热的满足过的王桂芬,在冰冰精湛的口舌技艺下,再次挑弄 的潮湿起来。
 
  「姐姐,你下面味道好棒啊。姐夫的精液真好吃。以后姐姐下面的姐夫精液 就全部交给妹妹吃。好不好嘛!」冰冰撒娇的模样看起来真是比王桂芬还年轻。 
  冰冰嘴上说着淫荡的话,但是活缺一点也没拉下,连吸带舔的。很快就把王 桂芬下面的里面的都吸食了个精光。
 
  王桂芬很不好意思的看着冰冰。
 
  此时,李琳的呻吟吸引了三人。
 
  李琳上身趴在床上,下身跪在地上。
 
  「啊!主人爸爸。我好爽!主人爸爸味道好棒!女儿好喜欢吃!女儿就是这 么下贱!喜欢吃爸爸的脏东西。越脏越喜欢!!」李琳一边自言自语,另一边身 体确疯狂的扭动起来。
 
  「啊!爸爸!!啊!爸爸!操我!干我!干死我!」
 
  就这样高潮在了三人面前!
 
  靠着自己的手,和赵海洋的精液,李琳就高潮了。而且高潮的那么剧烈! 
  随着几声高亢的呻吟,李琳结束了高潮。累倒在了地上,缓慢的喘息着。 
  「姐夫,你女儿很爱你啊!而且很下贱哦!」冰冰笑着说。
 
  「妹妹,小琳是很喜欢她爸爸的!」王桂芬居然接了话,而且刻意强调了爸 爸两个字。
 
  连赵海洋都有些意想不到,王桂芬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话。
 
  「老婆,你生的女儿,肯定像你呀。而且小琳喜欢爸爸也不是什么问题啊。 她当年就是这么出来的呀。」赵海洋心里虽然吃惊,但是嘴上的话却是不落下。 
  「肯定是姐姐的小逼比较贱。才生出这样的女儿,姐夫的精液那么高贵。怎 么会生出这么下贱的东西呢?」冰冰似乎给出了一个正确答案!
 
  「不怪妈妈,是贱狗自己下贱。喜欢吃爸爸的大鸡巴,喜欢舔爸爸的屁眼! 喜欢这样香香的味道。」李琳从床下趴了起来,跪在地上朝着床上的三个人说道。 
  冰冰也是暗自称奇:虽然她们这行见到的人多,很多也都是为了演出来的, 但是事后还这样下贱的,还真没见过。
 
  赵海洋一时兴起,把脚就伸到了李琳脸跟前,试探性的说道:「小琳,爸爸 上班累了,你给爸爸按按脚。」
 
  「是,爸爸!」李琳回应道结果没出所有人的意料。
 
  李琳果然用嘴巴开始舔起赵海洋的脚趾头来。看样子就跟宠物一样舔的很认 真。要知道,赵海洋并没有很认真的清洗过,那脚上一定是有一点味道的。但是 这并没有影响到李琳的兴致。
 
  「这是爸爸独有的味道,女儿好喜欢!」李琳还在下贱的叫唤着。
 
  冰冰看这赵海洋有点发亮的眼睛,瞬间明白了赵海洋之后的想法,主动的开 始跪坐在赵海洋腿边,恭敬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赵海洋的大腿。那表情像极了一 只猫,舔完了腿还在嘴唇上舔了舔。
 
  当然两个人的顺从,剩下的人表现的不同样,就很不和谐了。王桂芬反应自 然没有冰冰那么快,自然也就成了最影响赵海洋心情的那个人。
 
  赵海洋一把就把王桂芬拉到自己下体附近。
 
  「贱狗,舔!」
 
  王桂芬也是顺从的开始了口舌的运动。
 
  于是场面本来是家庭剧,突然就变成了人与「动物」。对于李琳的自然尊崇 和冰冰的绝对崇拜。赵海洋不可控制的开始自我膨胀了起来,一股暴虐的情绪从 胆边生出。
 
  伸手在王桂芬的乳头上用力的捏掐起来。王桂芬则是强忍着疼痛,然而赵海 洋就是想要王桂芬痛到叫出声来,见到王桂芬强忍,心中不快,就更用力了。 
  赵海洋不仅仅手上开始,脚上也不放过,用两个脚趾把李琳的舌头夹住,撕 扯着,李琳无法挣脱,口水不由自主的顺着嘴角流下。
 
  「冰冰,我想同时让你们三条狗高潮,有什么办法!」赵海洋觉得还不太满 足,朝着技巧最多的冰冰问道。
 
  「姐夫主人,还真有办法。我们三条并排躺着,叉开腿,您可以中间插一个, 两边两个用手拿着假阳具。同时就能插三个人,母狗们在自己用手扣阴蒂。三个 人同时高潮应该是可行的。」冰冰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包。「如果主人想的话, 冰冰带了假阳具。」
 
  「去拿!」赵海洋听闻有戏,就暂时放开了脚下的李琳和手下的王桂芬。 
  很快,王桂芬、李琳、冰冰三人就按照冰冰说的姿势,三个M 呈现在赵海洋 面前。王桂芬在中间,冰冰在左边,而李琳在右边。
 
  赵海洋在冰冰的包里面,挑了一根最粗壮的,足足比赵海洋自己的还粗了一 大圈。还挑选了一根最花式的,狼牙棒的形状,上面带面了小刺刺。最粗的肯定 是给李琳的,而狼牙棒则是给冰冰准备的。
 
  「主人来呀!」
 
  「来弄人家!」
 
  「让母狗怀上你的孩子!」
 
  躺在床上的三人各自说着下流的话,淫乱着赵海洋的心思。
 
  老实说,刚刚射过不太久,赵海洋的下体还是没有那么坚挺,所以选择了最 容易高潮的王桂芬在中间。而旁边的两个则是准备好了大家伙!
 
  「啊……」那根狼牙棒没有丝毫犹豫就插进了冰冰下面,饶是身经百战的冰 冰也痛苦的叫了出来。
 
  但是这声痛苦,在此时此刻的赵海洋耳朵里,则是充满了欲望的呻吟。这呻 吟刺激了赵海洋,反手就是一根特别粗的假阳具,朝着李琳下面怼了过去。 
  没进去!
 
  再怼!又没进去。
 
  「贱狗,自己扶着点!」赵海洋有点生气,呼喊着让李琳配合。
 
  李琳又往开扩了扩大腿根,一手掰开蜜穴,一手扶着那根非常粗壮的假阳具。 尝试了几下,感觉应该能进去!
 
  但是赵海洋已经没有了耐心,一发狠,全根没入!
 
  「啊!」如果说刚刚冰冰的只是痛苦的呻吟,那么这一声就是杀猪般的嚎叫! 
  赵海洋抽动了几下,感觉还行,就任由假阳具还插在那里,自己调整进入王 桂芬的角度。
 
  「啊」「啊」「啊」
 
  痛苦的呻吟混在舒服的娇喘中间,还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嚎叫。
 
  赵海洋身体素质确实很可以,不但身下的王桂芬爽的飞起,两边的两个人也 都抽动的很快。
 
  「啊,主人!姐夫,弄的妹子好爽!别停下来!啊!别停!快一点快一点!」 
  「老公!亲爱的!干我!干死我!」
 
  「啊!啊哦!奥!」
 
  不同的淫叫在赵海洋身下的三个女人中爆发,淫言乱语不断的响起。声音不 绝于耳,响彻了整个房间。
 
  冰冰本身就是敏感的身子,在全方位的刺激下,第一个到达了高潮!
 
  「啊!啊!啊!姐夫好棒!妹子好爽!!上天了!」冰冰潮吹,在狼牙棒的 缝隙间,大量的透明液体喷涌而出。
 
  看到冰冰高潮的瞬间,赵海洋淫欲大增,下身的抽动又快了几分。没过几下, 王桂芬也达到了高潮。身体停止摇摆,一言不发,就是王桂芬高潮的特征。淫液 哗哗的冲击这赵海洋的下体。
 
  剩下个最麻烦的。赵海洋自己也快想要射了。但是不想李琳的高潮在自己之 后!
 
  「咯叽!」赵海洋右手又多加了几分力气!
 
  本就异常粗大的假阳具完全的怼到了李琳下体深处!不出两下,尽然怼出血 来。猩红色的液体随着假阳具的进出,从肉唇中泛出。
 
  「爸爸干死母狗了!」李琳声嘶力竭的一声叫喊!赵海洋一下抽出那根硕大 的假阳具。李琳的下体非常凶猛的喷射了,尿液伴随着血液以及各种液体。一股 脑的喷射了出来。场面极为壮观。李琳的感官被放大了无数倍,下身那种刺激, 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些年来经过的刺激的总和!
 
  赵海洋看着这壮丽的喷射,自己也在王桂芬的下面射了。
 
        ***********************************
 
  「妈,你别跟我抢。」
 
  「小姨,你看妈!」
 
  「姐,你占的多了啊!」
 
  「爸爸的阳具就那么大,你一个人就占了多少!」
 
  赵海洋坐在电视机前面的沙发上,两腿间挤着三个女人,在争先恐后的抢夺 着赵海洋下体的食用权。
 
  就好像养了三只在脚下玩耍的猫咪。只不过这三只猫更会讨主人欢心罢了。 
  「哈哈。」赵海洋开心的笑着。
 
  今夜是快要结束了,但是日子还长着呢!
 
             天爵·总经理办公室
 
  赵海洋坐在会客的茶几上端起一杯茶,抿了抿。吹吹气,端起又放下。这一 举一动给了办公桌后面一个中年富态的男人很大压力。
 
  虽然他是天爵明面上的代理人。但是他深深的知道,很多来消费的人,他是 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的。包括眼前这一位,即将成为当地经济巨无霸(毛纺厂) 的重要人物。
 
  房间并不热,但是他这样面对这赵海洋还是流了很多汗,擦也擦不干。 
  就这样僵持着。
 
  「咳咳!袁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你这有个冰冰,我很喜欢。转让给我!你出个价!」语气中不容拒绝的态 度非常明显。
 
  「哈呀,我当多大个事情。」明白了赵海洋来意的袁老板松了一口气。 
  「咱们按她这个牌的价格走。一天算一千。一个月算二十天。就是两万,我 者的合同还有21个月。也就是42万。加上咱们交的医疗保险工伤什么的。基本也
 就是45万。」袁经理看着赵海洋的眼睛,打算从中间发现点什么,但是很遗憾, 什么也没有发现。顿了顿,继续道。
 
  「但是跟赵主任那肯定不能算这个价钱,咱们收个本,算上三十万。」袁经 理看着一言不发的赵海洋,赵海洋只是端起茶,吹吹,也不喝,又试试温度,接 着放下茶杯。虽然袁经理看着赵海洋的表情,怎么都是笑的样子,但袁经理心里 毛毛的。
 
  「三十万肯定不算完,天爵的价少了十五万,我个人在送上十五万!也就是 三十万打个对折!十五万!这个价格,您看?」袁经理不断的降价,试探着赵海 洋的底线。
 
  「我不搞价。你说多少就多少!」赵海洋终于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 「你这个茶不错!」放下了被子就走了。
 
  袁经理看着赵海洋走出门外,虚坐着的屁股终于稳稳的压在了皮椅上。皮椅 压的咯吱咯吱响,袁经理一大口一大口喘着气,显然刚刚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赵海洋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脑海中不断盘旋着最近有关系的这些女人:王桂 芬、李琳、王菲菲、茉莉、冰冰··不仅赵海洋问了自己一句。
 
  「还不够吗?」
 
  片刻,赵海洋就狠狠的低喊了一句!
 
  「不够!这个东西,哪他妈有个够!」
 
  赵海洋坚定的给了自己答案之后。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后扬起的黄土,高高 的挥散在空中,就好像赵海洋飞起的欲望,一旦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重 新落到地面上。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辈子。
 
  赵海洋一进家门,厨房里出来一个裸着身子仅仅挂着一个围裙的女人。 
  「姐夫,你会来了。饭马上就好了哦。你稍微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吃了。」 纯洁动人的冰冰软软的说道。
 
  赵海洋脱掉鞋袜,西装肆意一丢,坐到了沙发上,不禁想着,今天叫谁来, 待会又该怎么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