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义上的人民】(02)【作者:a8625833】
 字数:9783
   
                (二)
 
  「吕小艾,吕队长,吕大队长!你好大的威风呀,现在网络上、微博上铺天 盖地都是你的新闻。英勇女海瑞铁面捕市长,看看、看看,这种新闻标题我当了 警察局局长这么多年就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时任警察局副局长的毛林生气的手指都在发抖,心里实在是憋不住火了,又 气的他把桌子上的茶杯用力地敲了敲。
 
  「接到群众的举报,我身为扫黄组的队长,我这是依法办案,不知道哪里错 了。」
 
  吕小艾尽管身为毛林的下属,但面对着领导的指责她还是不知进退,跟上司 开始争辩起来。
 
  「你还没错?我问你你抓的是谁?」
 
  「钱友道。」
 
  「钱友道又是谁?是普通老百姓吗?」
 
  「是我市的副市长,但作为副市长难道就可以知法犯法,无法无天了吗?」 
  「你、你、你……」
 
  毛林一时语塞,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小艾我知道你,工作 办事认真,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但我办案有时候不单单是在把案子办好了,也要 顾虑到对这个社会的影响,说的简单点,也要顾虑到对我们市的一个市容影响。 
  你把堂堂一个副市长抓了,现在外面新闻满天飞,我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打 爆了。你说,万一你抓错了人,到时候怎么办,你让钱副市长怎么办。我跟你两 个人都会陷入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吕小艾越听越是惊心,她不是笨蛋,是笨蛋的话也做不到今天这个位子,但 她有时候工作,对于这个社会和法律还是太过理想化了,不知道顾虑其他的影响, 只管办案抓人。
 
  吕小艾在局里已经工作快十年了,她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这里,在刑侦队 做了三年,在交警队又干了三年,在缉毒又做了三年,现在是她来扫黄组的第一 年,她在之前的岗位轮流换了个遍,就是她做事太冲动或者太感性,没有那个领 导敢用她。
 
  按照她在警察局里的资质,早就可以升到处长一级的职位,但迟迟生不上去, 就是领导不敢任用她,怕她到时候闯下的祸,谁都没能力补救。
 
  今天恰恰就印证了之前那几任领导的先见之明,吕小艾看着余怒未消的毛林, 有些心虚地说:「应该不会吧,您当时没看见那个场面,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 跟那个女的关系不一般,而那个女的是个三进宫的职业卖淫女。就这一点,我抓 他就没错。」
 
  「你说他们有关系就有关系了,人家要是打死不认呢,职业的……这些、这 些小姐,难道就不能去住高级酒店了?」
 
  毛林说的关键部位还是言语比较婉转,吕小艾细细听了一遍,「不可能?我 们还有他收款的钞票呢。」
 
  「一叠钞票能说明什么?」
 
  「那上面有他的指纹啊。」
 
  「你可真够傻的,他要说自己的钱被人偷了呢。有他的指纹有什么奇怪的地 方」
 
  「可是、可是……」
 
  吕小艾经毛林这么一提醒,自己还真是没有十足的证据能够起诉钱友道。 
  她不禁又把整个案子细想了一遍,越想越是心惊肉跳。
 
  「现在知道自己给我捅了多大的篓子吧。」
 
  毛林骂完了一遍,心里还是不解气,他想着再说多几句的,大门突然大踏步 地走进一个人。
 
  「我在外面,大老远就听到你们说哈的声音,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么激动的, 老林能跟我说说吗?」
 
  「局长,您还不知道吧,又是这个吕小艾,她这回办案把副市长给抓了,您 说这件事情怎么办。」
 
  汪汉文推了推眼镜,从脸上看不出他内心的任何变化,「我们是人民的警车, 遵循的是宪法和党章,做的事情只要符合人民群众的意愿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更不要说是副市长,就是再大的官,只要犯法就要抓起来。」
 
  毛林彻底糊涂了,他实在是晕了,这个汪汉文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作为局里 的一把手,对于政治他要比自己懂得许多,怎么会这样任由吕小艾胡来呢。 
  毛林心想,这回肯定是上面出事了,汪汉文提前得到了通知,所以钱友道被 捕其实不是偶然事件,这是一起谋划好的政治斗争,而吕小艾不过是在被人利用 了。
 
  毛林这个政治体系里的老油条一点即明,瞬间想通了许多事,吓得他背后不 禁冒出一身冷汗,「既然汪局长你都这样说了,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吕小 艾同志,我也希望你能端正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毕竟我还是你的领导,任何的 抓捕行动也应该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希望你下次能引以为戒。」
 
  「领导放心,我下次会注意的。」
 
  「好了好了,小艾你先去忙吧,抓了这么个大人物回来,光是审讯就够你们 头疼的了,记住,别管别人说什么,什么人来说,一定要公事公办,依法办案, 知道吗?」
 
  「知道了,两位领导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吕小艾抱着三分的侥幸有些得意地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顺便把门带上。 
  吕小艾被毛林那么一说,本以为自己这回闯下了大祸,没想到局长汪汉文来 了三言两语自己又变成了功臣,真是世事难料,这回自己可是立功了,心里的雀 跃连带着走路都快了几步。
 
  「老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上面有什么指示了。」
 
  没有了外人,毛林和汪汉文这对共同工作了五年的老搭档就没了那么多的拘 谨,「你从哪里听说的,什么上面的指示?」
 
  「你就别卖关子了,这上面没有指示的话,我们抓了副市长,市里能到现在 还没有人来问?」
 
  「你说对了,刚刚吴秘书就给我打了电话,问的就是这件事?」
 
  「怎么说的?」
 
  汪汉文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抿了口茶,「依法办案。」
 
  「依法办案?这、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就这么简单一句话。」
 
  「当然还说了别的,但兜来兜去都是在说些别的无关紧要的,只有真的说到 钱友道,我们的那位副市长的时候,才说了这么一句。吴秘书说这是许市长向我 们传达的。」
 
  毛林知道这回事情的严重性了,依法办案,这还没有坐实钱友道是否真的嫖 娼,吴秘书就用了『案』这个字眼,这就等于是把这件事确定了性质。
 
  这回换了毛林后背吓出一身冷汗了,他心里将这整件事来回盘算了几次,心 里越来越肯定这钱友道肯定不止是嫖娼这么简单,他或许犯了更大的事,让上面 抓到了他的把柄,这才对他出手,而且这很有可能还不止是许儒风市长个人的意 思,再上面一层肯定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要不然贸贸然抓了一个市的副市长,就 算他许儒风是市长也不能这么做,肯定要向上一级汇报。
 
  那么这里面的关系厉害可想而知,这回对这个钱友道是动真格的,他这回是 在劫难逃了,毛林自以为这次吕小艾是闯了弥天大祸,没想到歪打正着让她立了 功,自己刚才跟她说的那番话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自己或许就要被划归到 钱友道那一边去了,这可是极大的政治错误。
 
  毛林越想越是心惊,越是后悔自己失言,他心想待会结束了一定要找吕小艾 好好谈,让她守紧了嘴巴。
 
  「队长,队长回来了。」
 
  「队长回来。」
 
  「队长,毛副局长是不是批评你了。」
 
  「是啊是啊,我当初知道是抓副市长的时候就吓了一跳,这堂堂的副市长也 是我们能抓的,可别出什么事情。」
 
  吕小艾神秘地微笑,就是不说一句话,等到把其他人都勾足了好奇心,这才 宣布答案,「什么事情也没有,刚刚汪局长还夸我们呢。」
 
  「夸我们,不会吧,没骂我们自作主张就好了。」
 
  「你说的那是副局长,汪局长才不会介意这点事呢。他一直鼓励我们要实事 求是。不像副局长。」
 
  「欸!好了,不闲聊了,怎么样了,咱们这位副市长有说什么吗?」
 
  吕小艾怕他们再这样聊下去,让人传到毛林耳朵里就麻烦了。
 
  「没有,什么也没说,问他什么都不肯答。」
 
  「行,那咱们就去会一会这位副市长吧。」
 
  警察局的拘留室里关押着本市的一位副市长,这虽然不能说是空前,但也觉 得屈指可数,现在的钱友道不像刚才在酒店里那样神气威风,反而是一副看透了 生死,不理人间琐事地闭目沉思,吕小艾进来拘留室前,还有其他同事对他进行 询问。
 
  但他们知道现在这位被审问人的身份,语气、措辞中都难免带着恭敬,如此 一来钱友道更加是神游天外了,这让案件始终无法进行下去。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来问吧。」
 
  那两名民警如蒙大赦,喜笑颜开地逃离了这间带着高压的危房,吕小艾看着 钱友道那无所谓的样子,她在心里迅速制定了一套审问模式。
 
  「醒醒!醒醒!什么地方就能睡觉了。」
 
  钱友道被打断了与周公的弈棋,一睁开眼就恼怒地瞪着吕小艾,这个抓捕他 的女人。
 
  「好了,说说吧,你到如君酒店干什么去了。」
 
  钱友道只是狠狠地看着吕小艾,一脸不屑的样子,什么也不说。
 
  「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别跟我们玩沉默,也别抱有侥幸心理,就算你不说, 那个女的也会说,我们一样能定你的罪。」
 
  钱友道听到这儿,顿时暴跳如雷,好在那种拘留椅固定住了他,「你们这是 诬陷、诬陷,我是不会承认的,你有什么权利来审我,是谁给你的权利,你们无 权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好呀我的副市长,我就告诉你是谁给我的权利,是党是国家是人民赋予我 这样的职责和权利,你违法乱纪我就有权抓你,申你。」
 
  「哼,你少给我来这套,党和国家人民也不会允许你们诬陷一个无辜的百姓 的。」
 
  「这会儿你又想起自己是百姓了,化验室的同事做的怎么样了,鉴定结果出 来了吗?」
 
  一边的张嘉佳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了,经过比对,在那个卖淫女手上查 获的现金上面都有、都有嫌疑人的指纹。」
 
  「好,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为什么那个卖淫女的身上的钞票会有你的指纹。」 
  钱友道丝毫没有要配合的样子,又再次闭上了眼睛去找周公谈话了。
 
  吕小艾知道自己这回是遇到一个硬茬儿了,但她的性格就是遇强则强,她就 偏不信自己从这个大老虎嘴里拔不出一颗牙。
 
  「呼!真是气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灰心,明天让队里的同事加把劲,攻克一下那个女人,到时候就算他不 说,也由不得他不认。」
 
  连续审讯了两个小时,钱友道这个副市长就是一个字也不肯说,这让张嘉佳 和吕小艾难免有些泄气。
 
  「好了,时间也比较晚了,你们先回去吧。」
 
  「队长你呢?你不走吗?」
 
  「我再等会儿吧,我再找找看有什么别的线索,能够突破的。」
 
  「队长不是我说你,工作是要做,但家庭也要顾,你这么晚回去,你老公肯 定要担心的。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跟你这么一个工作狂在一起生活。」
 
  吕小艾气的打了一下张嘉佳,「小丫头片子,还学大人说话,我们家那位这 几天出差去了,我回家也是一个人,还不如呆在这里。」
 
  「哦!原来是一个人回去孤枕难眠,睹物思人。」
 
  「什么跟什么呀,你再不走,我就拉你跟我一块加班。」
 
  「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吗?」
 
  临近七点,警局里除了值班的同事外,其余人都下班回去了,吕小艾他们的 这个扫黄小组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加班。
 
  屋里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台灯,吕小艾在等下翻看资料,那模样有种知性的 美,她是个美人胚子,但偏偏不爱红装爱武装,平日里不爱化妆,行事作风又有 些男子气,所以往往跟她一起共事的同事都忘了她是女人的事实。
 
  这一大堆的资料看得吕小艾头晕眼花,不知不觉就在办公桌上趴着睡着了, 而这时却有人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悄悄地走了进来。
 
  2017- 4- 2523:26        #1
 
     查看资料发短消息引用回覆向版主反映这个帖子回覆顶部
 
             woaick159
 
               註册会员
 
  Rank:1
 
             UID207479
 
                精华0
 
                积分0
 
                帖子3
 
               阅读权限9
 
            註册2013-12-25
 
               状态离线
 
  是高潮了吗?
 
  2017- 4- 2523:39        #2
 
     查看资料发短消息引用回覆向版主反映这个帖子回覆顶部
 
             sheaudai
 
               高级会员
 
  Rank:4
 
             UID14199
 
                精华0
 
               积分89
 
               帖子178
 
              阅读权限50
 
            註册2007-6-17
 
               状态离线
 
              感谢大大的续文
 
  到目前为止看来,的确如文章中所说的,副市长看来是被黑了,而吕小艾只 是一把刀,但是目前又有一个人进来……
 
  就像毛副局长所说的,这样是定不了副市长的罪的,只要请高明点的律师, 一样可以脱罪;要嘛不做,要做就要让他死,小弟猜这个人是来杀副市长的,吕 小艾让嫌疑犯被杀了……之后就是高潮开始了……也许吧!
 
               支持期待中
 
  2017- 4- 2600:06        #3
 
     查看资料发短消息引用回覆向版主反映这个帖子回覆顶部
 
             enigma69
 
                贵宾
 
  Rank:6Rank:6
 
             UID175358
 
                精华0
 
              积分1227
 
              帖子1430
 
              阅读权限100
 
             註册2013-6-5
 
               状态离线
 
  帮忙转码,订正
 
              名义上的人民
 
  *********************************** 
  前言:想不到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其实我也只是一时兴起,更多的是写点 故事再带点人民喜闻乐见的某些内容佐料,希望大家喜欢。
 
  *********************************** 
                (二)
 
  「吕小艾,吕队长,吕大队长!你好大的威风呀,现在网络上、微博上铺天 盖地都是你的新闻。英勇女海瑞铁面捕市长,看看、看看,这种新闻标题我当了 警察局局长这么多年就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时任警察局副局长的毛林生气的手指都在发抖,心里实在是憋不住火了,又 气的他把桌子上的茶杯用力地敲了敲。
 
  「接到群众的举报,我身为扫黄组的队长,我这是依法办案,不知道哪里错 了。」
 
  吕小艾尽管身为毛林的下属,但面对着领导的指责她还是不知进退,跟上司 开始争辩起来。
 
  「你还没错?我问你你抓的是谁?」
 
  「钱友道。」
 
  「钱友道又是谁?是普通老百姓吗?」
 
  「是我市的副市长,但作为副市长难道就可以知法犯法,无法无天了吗?」 
  「你、你、你……」
 
  毛林一时语塞,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小艾我知道你,工作 办事认真,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但我们办案有时候不单单是在把案子办好了,也 要顾虑到对这个社会的影响,说的简单点,也要顾虑到对我们市的一个市容影响。 你把堂堂一个副市长抓了,现在外面新闻满天飞,我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你说,万一你抓错了人,到时候怎么办,你让钱副市长怎么办。我跟你两个人都 会陷入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吕小艾越听越是惊心,她不是笨蛋,是笨蛋的话也做不到今天这个位子,但 她有时候工作,对於这个社会和法律还是太过理想化了,不知道顾虑其他的影响, 只管办案抓人。
 
  吕小艾在局里已经工作快十年了,她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这里,在刑侦队 做了三年,在交警队又干了三年,在缉毒又做了三年,现在是她来扫黄组的第一 年。她在之前的岗位轮流换了个遍,就是因她做事太冲动或者太感性,没有那个 领导敢用她。
 
  按照她在警察局里的资质,早就可以升到处长一级的职位,但迟迟生不上去, 就是领导不敢任用她,怕她到时候闯下的祸,谁都没能力补救。天恰恰就印证了 之前那几任领导的先见之明。
 
  吕小艾看着余怒未消的毛林,有些心虚地说:「应该不会吧……您当时没看 见那个场面,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跟那个女的关系不一般,而那个女的是个三 进宫的职业卖婬女。就这一点,我抓他就没错。」
 
  「你说他们有关系就有关系了,人家要是打死不认呢,职业的……这些、这 些小姐,难道就不能去住高级酒店了?」
 
  毛林说的关键部位还是言语比较婉转,吕小艾细细听了一遍,「不可能?我 们还有他收款的钞票呢。」
 
  「一叠钞票能说明什么?」
 
  「那上面有他的指纹啊。」
 
  「你可真够傻的,他要说自己的钱被人偷了呢?有他的指纹有什么奇怪的地 方。」
 
  「可是、可是……」
 
  吕小艾经毛林这么一提醒,自己还真是没有十足的证据能够起诉钱友道。 
  她不禁又把整个案子细想了一遍,越想越是心惊肉跳。
 
  「现在知道自己给我捅了多大的篓子吧。」
 
  毛林骂完了一遍,心里还是不解气,他想着再说多几句的,大门突然大踏步 地走进一个人。
 
  「我在外面,大老远就听到你们说哈的声音,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么激动的, 老林能跟我说说吗?」
 
  「局长,您还不知道吧,又是这个吕小艾,她这回办案把副市长给抓了,您 说这件事情怎么办。」
 
  汪汉文推了推眼镜,从脸上看不出他内心的任何变化,「我们是人民的警察, 遵循的是宪法和党章,做的事情只要符合人民群众的意愿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更不要说是副市长,就是再大的官,只要犯法就要抓起来。」
 
  毛林彻底糊涂了,他实在是晕了,这个汪汉文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作为局里 的一把手,对於政治他要比自己懂得许多,怎么会这样任由吕小艾胡来呢。 
  毛林心想,这回肯定是上面出事了,汪汉文提前得到了通知,所以钱友道被 捕其实不是偶然事件,这是一起谋划好的政治斗争,而吕小艾不过是在被人利用 了。
 
  毛林这个政治体系里的老油条一点即明,瞬间想通了许多事,吓得他背后不 禁冒出一身冷汗,「既然汪局长你都这样说了,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吕小 艾同志,我也希望你能端正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毕竟我还是你的领导,任何的 抓捕行动也应该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希望你下次能引以为戒。」
 
  「领导放心,我下次会注意的。」
 
  「好了好了,小艾你先去忙吧,抓了这么个大人物回来,光是审讯就够你们 头疼的了。记住,别管别人说什么,什么人来说,一定要公事公办,依法办案, 知道吗?」
 
  「知道了,两位领导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吕小艾抱着三分的侥倖有些得意地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顺便把门带上。 
  吕小艾被毛林那么一说,本以为自己这回闯下了大祸,没想到局长汪汉文来 了三言两语自己又变成了功臣,真是世事难料,这回自己可是立功了,心里的雀 跃连带着走路都快了几步。
 
  「老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上面有什么指示了。」
 
  没有了外人,毛林和汪汉文这对共同工作了五年的老搭档就没了那么多的拘 谨。
 
  「你从哪里听说的,什么上面的指示?」
 
  「你就别卖关子了,这上面没有指示的话,我们抓了副市长,市里能到现在 还没有人来问?」
 
  「你说对了,刚刚吴秘书就给我打了电话,问的就是这件事?」
 
  「怎么说的?」
 
  汪汉文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抿了口茶,「依法办案。」
 
  「依法办案?这、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就这么简单一句话。」
 
  「当然还说了别的,但兜来兜去都是在说些别的无关紧要的,只有真的说到 钱友道,我们的那位副市长的时候,才说了这么一句。吴秘书说这是许市长向我 们传达的。」
 
  毛林知道这回事情的严重性了,依法办案,这还没有坐实钱友道是否真的嫖 娼,吴秘书就用了「案」这个字眼,这就等於是把这件事确定了性质。
 
  这回换了毛林后背吓出一身冷汗了,他心里将这整件事来回盘算了几次,心 里越来越肯定这钱友道肯定不止是嫖娼这么简单,他或许犯了更大的事,让上面 抓到了他的把柄,这才对他出手。而且这很有可能还不止是许儒风市长个人的意 思,再上面一层肯定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要不然贸贸然抓了一个市的副市长,就 算他许儒风是市长也不能这么做,肯定要向上一级汇报。
 
  那么这里面的关系厉害可想而知,这回对这个钱友道是动真格的,他这回是 在劫难逃了。毛林自以为这次吕小艾是闯了弥天大祸,没想到歪打正着让她立了 功,自己刚才跟她说的那番话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自己或许就要被划归到 钱友道那一边去了,这可是极大的政治错误。
 
  毛林越想越是心惊,越是后悔自己失言,他心想待会结束了一定要找吕小艾 好好谈,让她守紧了嘴巴。
 
  「队长,队长回来了。」
 
  「队长回来。」
 
  「队长,毛副局长是不是批评你了。」
 
  「是啊是啊,我当初知道是抓副市长的时候就吓了一跳,这堂堂的副市长也 是我们能抓的,可别出什么事情。」
 
  吕小艾神秘地微笑,就是不说一句话,等到把其他人都勾足了好奇心,这才 宣布答案:「什么事情也没有,刚刚汪局长还夸我们呢。」
 
  「夸我们,不会吧,没骂我们自作主张就好了。」
 
  「你说的那是副局长,汪局长才不会介意这点事呢,他一直鼓励我们要实事 求是。不像副局长。」
 
  「欸!好了,不闲聊了,怎么样了,咱们这位副市长有说什么吗?」
 
  吕小艾怕他们再这样聊下去,让人传到毛林耳朵里就麻烦了。
 
  「没有,什么也没说,问他什么都不肯答。」
 
  「行,那咱们就去会一会这位副市长吧。」
 
  警察局的拘留室里关押着本市的一位副市长,这虽然不能说是空前,但也觉 得屈指可数,现在的钱友道不像刚才在酒店里那样神气威风,反而是一副看透了 生死,不理人间琐事地闭目沉思,吕小艾进来拘留室前,还有其他同事对他进讯 问。
 
  但他们知道现在这位被审问人的身份,语气、措辞中都难免带着恭敬,如此 一来钱友道更加是神游天外了,这让案件始终无法进行下去。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来问吧。」
 
  那两名民警如蒙大赦,喜笑颜开地逃离了这间带着高压的危房。吕小艾看着 钱友道那无所谓的样子,她在心里迅速制定了一套审问模式。
 
  「醒醒!醒醒!什么地方就能睡觉了。」
 
  钱友道被打断了与周公的弈棋,一睁开眼就恼怒地瞪着吕小艾,这个抓捕他 的女人。
 
  「好了,说说吧,你到如君酒店干什么去了。」
 
  钱友道只是狠狠地看着吕小艾,一脸不屑的样子,什么也不说。
 
  「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别跟我们玩沉默,也别抱有侥倖心理,就算你不说, 那个女的也会说,我们一样能定你的罪。」
 
  钱友道听到这儿,顿时暴跳如雷,好在那种拘留椅固定住了他,「你们这是 诬陷、诬陷,我是不会承认的,你有什么权利来审我,是谁给你的权利,你们无 权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好呀我的副市长,我就告诉你是谁给我的权利,是党是国家是人民赋予我 这样的职责和权利,你违法乱纪我就有权抓你,审你。」
 
  「哼!你少给我来这套,党和国家人民也不会允许你们诬陷一个无辜的百姓 的。」
 
  「这会儿你又想起自己是百姓了,化验室的同事做的怎么样了,鑑定结果出 来了吗?」
 
  一边的张嘉佳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了,经过比对,在那个卖婬女手上查 获的现金上面都有、都有嫌疑人的指纹。」
 
  「好,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为什么那个卖婬女的身上的钞票会有你的指纹。」 
  钱友道丝毫没有要配合的样子,又再次闭上了眼睛去找周公谈话了。
 
  吕小艾知道自己这回是遇到一个硬茬儿了,但她的性格就是遇强则强,她就 偏不信自己从这个大老虎嘴里拔不出一颗牙。
 
  「呼!真是气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灰心,明天让队里的同事加把劲,攻克一下那个女人,到时候就算他不 说,也由不得他不认。」
 
  连续审讯了两个小时,钱友道这个副市长就是一个字也不肯说,这让张嘉佳 和吕小艾难免有些泄气。
 
  「好了,时间也比较晚了,你们先回去吧。」
 
  「队长你呢?你不走吗?」
 
  「我再等会儿吧,我再找找看有什么别的线索,能够突破的。」
 
  「队长不是我说你,工作是要做,但家庭也要顾,你这么晚回去,你老公肯 定要担心的。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跟你这么一个工作狂在一起生活。」
 
  吕小艾气的打了一下张嘉佳,「小丫头片子,还学大人说话,我们家那位这 几天出差去了,我回家也是一个人,还不如呆在这里。」
 
  「哦!原来是一个人回去孤枕难眠,睹物思人。」
 
  「什么跟什么呀,你再不走,我就拉你跟我一块加班。」
 
  「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吗?」
 
  临近七点,警局里除了值班的同事外,其余人都下班回去了,吕小艾他们的 这个扫黄小组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加班。
 
  屋里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台灯,吕小艾在灯下翻看资料,那模样有种知性的 美,她是个美人胚子,但偏偏不爱红装爱戎装,平日里不爱化妆,行事作风又有 些男子气,所以往往跟她一起共事的同事都忘了她是女人的事实。
 
  这一大堆的资料看得吕小艾头晕眼花,不知不觉就在办公桌上趴着睡着了, 而这时却有人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悄悄地走了进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