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老师的教学进度
老师的教学进度
 实验完成后,我们回到教室又做了一次验收小考,是关於测量和密度的计算。
  我虽然还是最高分,不过错了一题,只有90分。

  这次全班分数果然就颇有起色,已经有三个人及格了,分别是汤宸玮、陈昱豪、黄若立这三个平常用脚写都会一百分的资优生,他们有志一同考了60分刚好及格的分数。

  啧,难道这些色龟的分数是和沙必斯成正比的,上课上得愈爽分数愈高?我的推论应该没错,因为隔周的理化课,上课前的周考,这三只又瞬间让分数降到连炎亚纶或大雄都有机会一较长短的地步。

  「『下列何者关於测量的叙述是正确的?(A)量身高时,由上往下看可能高估身高(B)测量时估计值取愈多位愈准(C)量测食盐时,可以直接使用排水法测体积(D)测量后的平均值应该四舍五入到跟原来数据相同位数』这题你们怎么会错?」

  李桦老师还是沿袭上一节课的清凉穿着,她在胸前露出深V的细肩带外套了一件透明薄纱,下半身只有几乎齐屄的牛仔短裤。

  「老师,量身高时由上往下为什么不可能高估身高?如果把量身高的表尺拿颠倒就会高估啊?」

  陈昱豪耸了耸肩,一副错不在他的屌样。

  「为什么你要故意把量身高的表尺拿颠倒呢?」

  李桦老师激动到锁骨都发红了,颤抖着质问这些资优生为什么会提出那么智障的问题.

 「等臂天平的待测物质量是用砝码读数加上骑码读数;为什么有些题目要出
  说如果等臂天平的砝码和物体放错边,读出的读数必须用砝码读数减去骑码读数才是正确读数,那就不要放颠倒就好啊?「

  陈昱豪一副狐疑歪着头问。

  「…」

  确实是有这样无聊的问题,李桦老师气到无话可说,只好接受这些人天马行空的回答和惨兮兮的分数。

  「这是我的观察啦,不要炮我嘿,除非你是物理系的。」

  陈昱豪又故意模仿起地质学家炎亚纶的口气,李桦老师走回讲台的路上气到肩膀不停发抖。

  「我本来就是台湾师范大学物理系的!」

  老师转身过来回应道。

  「那就应该请你们学长姐、教授们少出一些题意不清或者没有逻辑的问题. 」
  陈昱豪面无表情道。

  唉,说得也是,既然连把天平用错误方式使用的无聊题目都拿来命题,那怎么能怪学生用天马行空的假设去回答其他题目呢。

  老师也知道这是整体教育界的理亏,只好忍下这口气继续今天的进度。
  不过就在此时,教室内响起轻轻的歌声:「教育国之本~~~师范尤尊崇~~~勤吾学,进吾德,健吾躬。」

  只见汤宸玮和黄若立竟然合唱起了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歌曲,旋律瑯瑯上口,蛮好听的。

  「不要唱我们台师大的校歌!」

  老师一边感到震惊,一边恨恨地回头抗议.

  哈,看来汤宸玮一定是偷偷调出老师的基本资料,不然怎么可能特别事先准备台师大的校歌来调侃老师呢?遑论和黄若立唱起了天衣无缝的双簧。

  后来我更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原来老师本名叫做李真祯,感觉超可爱的,很符合她刚出社会教书的那种青涩感觉.

  当然这些资讯都是汤宸玮藉着他在补习班内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得知的。
  「浓度和溶解度的计算一向是国中生在初学理化时的罩门,浓度通常用重量百分率浓度计算,是以溶液总重量作为分母,溶质总重量作为分子,算出溶质的
  含量百分比;溶解度则是以固定温度下每100克溶剂能溶解的溶质质量为多少
  来作为溶解度的叙述。「

  老师飞快地写着公式,台下将近三十位同学则是意兴阑珊。

  老师也知道用平常的方式讲课不会有人理她,为了保住饭碗,只好不得不换个方式说明:「假设某个回教国家1个男子可以娶4个老婆,而且该国已经全部男女都结婚了,那以重量百分率的概念来说,他们国家的男性佔全国人数百分比就是5分之1,也就是20%,但是以溶解度的概念,却是每100个女性可以婚配25个男子。」

  「老师您早该这样讲解了!」

  汤宸玮拍了拍手,开心地指着李真祯老师。

  确实,在老师的举例之下,我们瞬间了解重量百分率和溶解度相似和相异之处,数字上用20和25来呈现,果然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溶质在溶解时,会藉着扩散作用散布到溶液的每个部份,藉由溶液的颜色或各种性质,像糖水溶液甜不甜,食盐水溶液鹹不鹹,可以知道溶液的浓度。」
  老师写着电子白板,腋下的侧乳在薄纱中若隐若现,让人怀念起上星期她几乎全裸的打扮。

  「老师,扩散作用是怎么样的现象?」

  甄书竹举手发问道。

  「就是分子通过随机运动,从高浓度区域向低浓度区域的网状传播。」
  「看得见吗?」

  甄书竹追问。

  「可以啊,不然我们到实验大楼拿硫酸铁或其他有颜色的化学物质做实验。」
  「老师,没空啦,您知道要是没预约,临时从这边带队过去会给补习班带来多大的困扰吗?又不是只有我们在上自然课. 何况化学物质的移动,在一般光学显微镜下根本就看不见。」

  汤宸玮又开始刁难起楚楚可怜的李真祯老师。

  「可是甄书竹想知道扩散作用的原理。」

  「老师,我建议您可以用一种普通光学显微镜看得到的物质做实验,教室内就有,而且那种物质搞不好肉眼就看得见了,在水中也应该是随机运动,一定可以让大家了解扩散作用的奥妙。」

  汤宸玮瘪了瘪嘴,似乎经过缜密的思考。

  「那是什么?」

  老师惴惴不安地问道,要是有这么容易取得的实验药品,她却浑然不知,还要动用到实验大楼,这踢馆可被踢大了。

  「精液。」

  汤宸玮一本正经道。

  老师压住心中的怒气,却难以发作,毕竟现在景气糟成这个样子,到哪边去找一个月超过五万的工作?我们补习班老闆虽然相当程度地剥削行政职劳工,付钟点费给专业的任课教师时,给钱倒是不手软的。

  「你倒是说说看从哪边取得精液?」

  老师故作镇静,额角却开始冒出汗珠。

  「我们这些男同学都有啊。」

  汤宸玮装傻答道,其实他就是想要老师帮他服务,但是他故意不明说,只是一步一步引导老师说出、做出他想要的结果。

  「那你们谁愿意提供精液?」

  老师屈服於现实的考量,终於说出资优生军团们想听见的。

  「我是可以打手枪赞助精液啦,不过我怕我打出来都放学了。」

  汤宸玮冷笑着趁机炫耀自己的持久,言下之意搞不好还希望老师帮他。
  「我可以帮同学取出精液,但为了不耽误进度,我可以选一个能最快射出精液的同学吗?」

  老师问。

  「随你便啰。」

  现在看起来,汤宸玮好像也不是非搞到老师不可的样子,竟然让美若天仙又拥有巨乳的老师自己决定服务的对象,搞不好他只是单纯想整老师。

  如果我是李真祯老师,我应该会直接选汤宸玮,毕竟他是老闆儿子,搞不好把他侍奉得服服贴贴了,以后他就不会再联合那些资优生找麻烦也说不定。
  「那我选小平。」

  说完老师就把手轻轻放在我的桌上,吓了我一大跳,尤其是我还从未把自己的名字当做是「小平」。

  等等等等,所以这是什么意思?要取出精液做扩散现象的实验,老师选择我,可是我又不会打手枪!?「老师,我不会打手枪耶。」

  我不会打手枪,但并不是白癡到连精液怎么取得都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为了避免耽误上课进度,我还是先把话讲清楚好。

  「哈哈哈!」

  教室内发出爆笑声,那些早熟过头的资优生们对於我不会撸管这件事好像感到很有趣,笑得东倒西歪。

  「老师,我也很快啊,您帮我取出精液绝对不吃亏的啦。」

  汤宸玮倒是把姿态放软了一点,甘愿说自己早泄也希望让老师帮他服务。
  「好,我先帮你弄出精液,但是为了方便等一下做浓度的计算,我接着也会帮小平或其他同学弄出精液,要是你比小平或其他同学持久,就表示你信口雌黄、毫无用功的诚意,以后请你上课都不要开口,这样可以吗?」

  老师板着脸孔问道。

  其实她早就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了,但是为了饭碗,以及维护一点点仅有的尊严,她还是希望别让他们予取予求得好。

  所以在他们总算露了馅,开口想佔有老师的身体时,老师便在可能的限度内唱反调,硬是不让他们轻易遂行兽欲.

  至於我呢,连续N次段考最后一名,还能够继续待在贝德上课已经是老天保佑了,我哪敢违逆汤宸玮他们的想法,要是我被贝德踢出去,家里一定会起家庭革命。

  决定好要取出的是我的精液之后,李真祯老师打了通电话,工读生便从门外递了两个烧杯进来,一个是空烧杯,另一个烧杯则装了生理食盐水,然后教室门再度关上。

  里面发生什么事,除了我们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老师的眼神显出她的忐忑,但是犹豫更久更容易落人口实,她眼前这些国二生其实心地之坏不亚於11岁就参与竹东少女虐杀案的谢姓女童,何况他们懂得比那个11岁女童更多,智商也一定远远高过她,若是不想丢掉工作,她一定要把弦上之箭射出。

  於是她要我站到讲台上,然后蹲在我面前,一把脱下我的裤子,露出我和黄若立一比便黯然失色的疲软阴茎.

  我瞬间胀红了脸,不敢再把视线停留在自己的下体,而居高临下看见老师F罩杯的乳沟和几乎从胸罩里满出来的嫩乳,更是羞得不知道眼睛该放哪里.
  我以为老师要用视觉的刺激帮助我勃起,然后教我怎么打手枪直到取出精液,却没想到正当我羞得把脸别开时,胯下软趴趴的老二传来一股温热潮湿的感觉,我感觉我的阴茎似乎已经胀得比我的脸还红.

  我低头一看,竟然只由上往下看到老师的脸,看不见我的小鸡鸡,配合刚刚诡异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老师,我的鸡鸡呢,我的鸡鸡不见了!」
  就在全班又发出爆笑的此时,老师才仰头让我看见她的五官,她的五官仍然精緻美丽,眼神由下望上,就像只弃犬般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但是她双颊却深深凹陷,我这才发现她嘴里塞着一根眼熟的东西。

  随着她往后仰,那根东西愈来愈清晰,上面佈满了老师的口水和暴怒的青筋,直到整个龟头几乎离开老师的红唇,我才确定那是我的阴茎,原来我的鸡鸡没有不见,是在老师嘴里!我以为老师最多最多只会帮我打手枪,却没想到老师竟然冷不防地就用上嘴巴帮我服务!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傻傻得享受胯下舒爽的感觉,顶多再配合老师的乳沟和媚惑到不行的认真表情让快感上升。

  那股温暖,那股舒麻,本来应该是属於汤宸玮的,我担心拦胡了这一把会不会受到报复,赶紧往他和陈昱豪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他们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李真祯老师真的会就范。

  李真祯老师虽然不是帮他们服务,却也货真价实放下老师的矜持在帮学生口交了,他们难掩心中的兴奋,看得浑然忘我,眼神一点都不像平时狐貍般灵活的满肚子坏水模样,暂时也看不出对我的怨怼。

  老师才帮我服务没多久,我胯下就起了异样的感觉,舒麻的感觉不仅集中在龟头,还扩散到全身,甚至是背后两侧,也就是肾脏的所在地。

  在这些重要部位发出的反应,让我直觉是膀胱起了尿意,我赶紧闷哼着:「老师,我想要尿尿!」

  一听见我想要尿尿,老师马上一手握住我阴茎根部让阴茎从她嘴里退出,然后舌头灵活地舔弄我的尿道口,也就是俗称马眼的地方,握住阴茎的手还不住地前后套弄。

  我怕尿在老师嘴里,拼命地扭着下半身,想要挣脱老师对我阴茎的束缚,老师却始终不肯放开我的阴茎.

  我绝望地双手抓住老师F罩杯的大奶狠捏,希望她放过我,别让我当着全班同学面前排尿。

  不过老师完全不在意我对她胸部的进攻,只是更投入地用舌尖撩拨我的马眼。
  我藉着紧捏老师乳房忍住尿液,一边提肛好让阴茎安分点,但是没几下我就退无可退,只好一边紧紧捏住那无法一手掌握的白嫩脂肪组织,一边松开已经紧绷的到几乎坏掉的会阴,无奈地放任全身欲望释放。

  在我以为尿液排出的瞬间,李真祯老师的舌尖也被我马眼涌出的液体沾上,她这才一手抓起烧杯,一手把我勃起的阴茎往下用不自然的角度下压,然后继续搓揉我的阴茎,直到我感到龟头一阵阵抽搐,马眼也开始一股股地往烧杯喷出白色液体.

  直到这时候,我才在阴茎的舒爽和大脑的理智中获得勉强平衡,依照A片里获得的知识,难道这就叫做射精!?看着我的马眼使劲地喷发了好几下,直到烧杯中大约分布了3到5毫升浓稠的白色液体,我这才确定这是我的第一次射精。
  虽然大部分都即将在接下来的实验中阵亡,但至少有为数百万只以上的精虫停留在李真祯老师的舌尖,也许会被她吃下肚子成为她身上养分的一部分也说不定呢。

  想到我的人生第一次射精竟然就和老师的身体以另类的方式合体,我仿彿满足了佔有老师的征服欲,却也感到些许落寞;毕竟在这样的态势之下,资优生军团迟早也会佔有老师的肉体,甚至会有更过分的举动。

  李真祯老师舔了舔嘴角,确定没有留下体液毁了她的妆容,她这才举高手中装了我精液的烧杯,加了生理食盐水,拿到甄书竹面前让她看清楚精液的扩散,还真的牵出一条条蜘蛛丝般的形状,难道就是老师说的网状传播?甄书竹瞪了我一眼,我本以为她会草草了事说她看过了,却没想到她倒是求知欲惊人,毕竟她是个资优女学生,为了形象起见,可不能因为她跟汤宸玮那夥人过从甚密就真的跟他们要点精液来实验,现在有亲眼看见精液的机会,她倒不因为那些精液来自於我而感到反胃,反倒专心地观察。

  「精液在刚射出的五分钟内是果冻状的浓稠液体,这是为了要留在女性体内增加受孕机会而演化的结果,等再过几分钟,精液才会变成真正液体状,这时候才看得出精虫往四面八方游动,导致生理食盐水颜色变得较为浓而浊的景象。」
  李真祯老师一边喘着气让呼吸平顺,一边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生理食盐水里我数以亿计的子孙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