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让小姨子泡了一把】
【我让小姨子泡了一把】
没和老婆结婚就听说她老家有个挺能张罗的表妹,只是由于路途太远没有见
 过面,成亲时她托人捎来一对绣着龙风的被面,至今我们还盖着呢。随着交通条 件的改善,从山沟里来城里串门方便多了,她前些年跟着拖拉机来县城买苞米种 曾到过我家,可惜我正在上班没遇上,她只在我家吃顿晌午饭就匆匆回去了。 
    今天晚上睡觉时,老婆告诉我表妹这两天可能要来城里找事做,要我帮忙给 打听一下看哪儿招人干活。我听老婆没少叨唠小时在农村时她们在一起玩的故事, 说她敢用抓条三尺多长的长虫一甩多远的胆量,还说她曾经拿着菜刀把欺负女人 的老爷们撵得屁滚尿流的。反正说得人家在我脑海中就是个母夜叉的形象罢了。 不过,我也没少听说关于她负面的报道,说她的孩子是她跟别人“卖青儿”弄出 来的,还说她半夜三更嫌老公不中用,一脚踢下炕骂了半宿等等,对这些我也不 过当笑话听了,厉害的娘们哪个是省油的灯啊。
 
    终于那边打来电话说这母夜叉明儿个就要光临寒舍了,第二天一早,我特意 为连襟打了七十度的白干酒,还为表妹买了各种蔬菜,比招待我老丈人老要隆重。 下午,我等地请了半天假回来陪客人,回到家,没等进屋就听见里面爽朗的笑声 震得房薄都在颤动。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屋子里面顿时静了一下,我低头走到房间,里面立即站 起来一对男女,我和连襟在前几年见过一面,自然就认识了,他上前和我握了握 手算是招呼,我示意他赶紧坐下,而旁边那个好看的女人想必就是那位表妹了, 没等我说话,人家就上来对我捅了一拳头,爽朗地笑着说:“早听说姐夫长得帅, 今天一看果然是大帅哥啊!”
 
    我没料到这位厉害的表妹用这种方式和我打招呼,弄得倒不自然起来,傻楞 在原地不知应该如何答对了,她见我怔和和的样子更得意了,扭头对我老婆说: “”你看我姐夫多有修养啊?让我干败了吧?“我这才反应过来是在泡我,也就 是农村常常说的姐夫和小姨子闹着玩。这小姨子长得还真够撩人的啊,我心里发 狠说:”别看你今天咋咋乎乎的,有你掉链子的时侯。“
 
    寒暄过后,大家坐下来一起吃饭,喝上酒才知道敢情这家人家娘们比爷们厉 害,表妹和我叫着号喝白酒,我这人平时喝酒在单位就号称“天下第一酒仙”。 今天岂能败在这小娘们手中,十几盅白干下肚,我的话多了起来,老婆见我说话 嘴上没把门的了,一个劲使眼色也没用,就附在她表妹耳朵边上劝说不要再和我 喝酒了,她的神志可没有糊涂,及时刹住车不再戏我了。
 
    我连饿也没吃就到卧室睡了,不知什么时侯,我醒过不定期听见外面客厅里 还在说话,我喝了口茶水,从里面晃晃悠悠地走出来加入谈话的行烈。大家从现 实说到未来,从住房说到农村计划生育政策,一直说到快半夜了才各自休息。第 二天,我临上班时告诉她们说给他们临时找了个工作,一会上班就能听到信儿, 要他们在家等消息。到了单位,人家就告诉我事情办妥了,男的在建筑工地池当 瓦工,女人给一个公司做家政服务工,有活就跟着去干,没活在家听信。两口子 下午上街买了些生活日用品,又打听一下有没有出租房屋的人家,找了几家都不 中意,不是嫌小就是嫌地方太远,晚上仍然住在我家。表妹两口子对我们的热情 满意得不得了,晚饭少不得又喝个烂醉如泥。
 
    几天后,她们从我家搬了出去,住在他们新租的房子里,虽然房子小了点可 距离我们家不远,我站在阳台就能看到她们住的卧室后窗,开始几天都各自忙着 工作,没工夫再见面了,日子长了,活也不那么紧张了,在一起的机会就多了起 来,我和老婆晚上就去表妹家坐一会儿,有时就在她家吃晚饭,冷不丁多了一门 亲戚也搬挺意思的,虽然生活过了很平淡,天天忙碌着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终 于有一天被我发现了异常,有一天,我站在阳台上看见表妹家的床铺很乱,表妹 坐在床上正在比比划划地对连襟数落什么,那个老实佛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一 言不发。
 
    表妹说够了,就一头扎在床上哭了起来,连襟却开门走了出去,我看到这里, 连忙告诉老婆说她们俩口子可能干仗了,并且要她一块过去劝架,谁知老婆却说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去更添乱,睡一宿觉就没事了。”我听了也觉得有道理, 也就不再把他们的事放在心上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我才想起昨天晚上她们吵架的 事,赶紧上阳台往表妹家窗户上看,却发现表妹似乎还在睡觉,窗户也没挡帘, 床铺还是乱七八糟的,连襟却不在房间中,可能一夜没回来吧。
 
    我这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找老婆来看,老婆说:‘你应该上班上班, 一全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人家奔我们来了,可别闹出事来让人笑话。“我吃了饭 上班走了,到单位事情一忙也就忘记这件事了,到了晚上回家吃饭时才想起这件 事,问老婆去了没有,老婆却轻描淡写地说了声:”俩口子闹点别扭没大事,你 别总是咸吃萝卜淡吃心,管人家闲事干啥?“我可是没放心,每逢晚上在阳台上 仔细观察表妹家的动静。我发现表妹家似乎只有表妹一个人在家,那个老实的连 襟一直没有出现在屋子里,我开始怀疑了,这事我也没有再和老婆说,只是想哪 一天自己亲自去看个究竟。
 
    这天,我下班没有直接回家,却拐弯来到表妹家,屋子里面没有动静,我悄 悄推开门起了进去,表妹穿着光膀子的小背心正在洗衣服,见我进来赶紧站起来 让我坐下,我坐在床上和她说话,她的头低着继续洗她的衣服,我不敢直接了当 地问她和连襟吵架的事情,只是随便问了她的工作累不累等客套话。
 
    她一面洗衣服一面回答我的问话,看不出她的情绪有什么变化。我不禁纳闷 起来“难道是我看错了?‘”这时,她洗好了盆中的衣服起来倒脏水,我从她匀 称的身材上看出了她的美丽,这女人真是生得标致,虽然生过女孩,可从背影上 看,浑园的屁股却是一点没有变形,还是有如姑娘那样漂亮,顺手倒水那一瞬间 整个腰肢的形体太美了,象民族舞蹈中那个傣族少女泼水节的味道,我不禁看呆 了,心想,山沟沟中还真他娘的飞出了个金凤凰啊,这女人真是生得漂亮,就是 在我单位也算得上是头号靓妞了,我看得入神,却遭到了她劈头盖脑一顿骂,她 对我色迷迷的样子很不满,说我没姐夫样子,说要告诉她姐姐,把我吓得不知怎 么解释才好,她骂够了就要轰我滚蛋了,我红着脸正要迈出房门,却发现自己被 一双结实的胳膊紧紧的抱住了。我顿时明白了一切,楞在原地动也不是,走也不 是,为难起来。我虽然想要上她,可绝没想到这迷人的时刻会来的这么快。 
    剩下的事情谁都会猜到了,她粗暴地把我扔在床上,没等我抵抗,就被剥光 衣服开始了古老的游戏,她阴道收缩能力极强,使我的鸡巴在里面感觉到很舒服, 我的抽动再加上她的收缩,使这种原始的性交动作非常的有剌激,我觉得她那紧 紧含着我鸡巴的阴道象往里面抽一样,用不着我用力顶就进去了,她浑园的屁股 上下扭动着,嘴里哼哼叽叽的,脸上的汗水使美丽的粉脸上闪着亮光。
 
    我知道这女人属于性能力极强的那种,第一次要不拿下她,就会永远被她看 不起了,所以,我要拿出浑身的解数,使出看家的本领,今天不让她服服帖帖的, 我就算裁了,想到这里,我的情绪高涨起来,再不去怜香惜玉了,我双手捧起这 个骚娘们,她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在房间里上下翻腾着,乐得她笑得要发疯了 一般,地下的淫水顺着我们走过的路线流成一条线,她虽然不算重,可毕竟是我 在运动中捧着她的身子,时间不长我的是汗流满面了。
 
    这种感觉我从来也没偿过,老婆是本份的女人,她是不会我这样疯狂的,况 且她的身子也经不走我这样虐待式的折腾啊,我偿到了极度兴奋的性发泻感觉, 虽然还没有达到最后的高潮,我已经是飘飘欲仙了,等我把余勇用尽,她已是要 比我更早的发泻了,一股热流从她紧闭的阴道中喷射出来,掺合着骚烘烘的尿液, 弄得她干净的床铺上狼籍不堪。我也开始射了,我淘气地掏出暴跳如雷的鸡巴, 蹲在她美丽的脸上,用力狠撸了几把,那股奶油般的精华之物就挥洒在这美丽的 脸蛋上,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无比美妙的时刻,心都要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