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医院奇遇】作者:不详
【医院奇遇】作者:不详
            
  以下事件是发生在我当兵时,有一次因为盲肠炎开刀住进国军8XX医院; 那时我伤差不多快好了,那天隔床刚进来一个士兵叫阿明,听他说是要开痔疮的 跟他哈拉一番,才知道梯数跟我差不多,双方也就熟稔了起来。
 
  这时房门开了进来一个身着一身全黑CUGGI套装,带墨镜,约莫40岁, 肌肤如雪、面如桃花,像是日本电影中的极道之妻般的美妇;一边走胸前那对豪 乳也随她一起一伏的,虽然进来医院也常看见一些幼齿的小护士,趁量体温时偷 看她们的一对椒乳及淫毛稀疏的小穴;但比起眼前的美妇人来,她则更令我有想 奸淫的快感。
 
  原来她是阿明的母亲,看她一进来就忙着帮他张罗一切又关心他吃过饭没, 对他的病则担心的问东问西,完全是付慈母关爱儿子的模样;睡邻床的我也沾吃 她带来的高级日本定食。
 
  后来伯母说有事要先走,阿明在她的耳朵不知说了什么,这才走了。
 
  看着她摇摆的丰臀离去,真想冲上去,把那窄裙掀起,从她的丰臀狠狠  她 一顿以发泄当兵的苦闷。
 
  不久,阿明说要进厕所泡药,叫我等下别用厕所。
 
  我说好,便别过头要睡。突然我似乎听到很轻的脚步声匆匆的进去厕所,心 想不对,阿明不是在里头,怎么还有人进去?
 
  好奇心趋使,便起身悄悄的从密封效果不良的门缝中看过去;这一看非同小 可,竟是阿明那美艳的慈母,正蹲在地上用她的淫嘴为阿明口交;阿明则一手抓 着她母亲那柔软的秀发,不断的  她母亲的淫嘴,一手搓揉着雪白粉嫩的豪乳, 不久……
 
  阿明:「妈咪,怎么才一下,你的骚  就湿淋淋的了,真是淫荡啊!」 
  伯母似乎被儿子的巨根  的说不出来,一脸既无奈又淫荡的模样。但是阿明 似乎并不满意伯母的表现,竟拿起明天开刀前用来浣肠的甘油球,塞入伯母的菊 花蕊,伯母似乎一惊,但已经来不及了,伯母迅即冲到马桶边。
 
  阿明:「好久没玩浣肠了,趁现在好好玩你一下,喜不喜欢啊?妈咪。」 
  妈妈:「呜……妈妈忍受不了了,求你放过我吧!」(伯母带着一脸痛苦要 求着。)
 
  然后,伯母终於忍不住拉了出来;但一边伯母的淫嘴也没闲着,正吞吐着阿 明的肉棒;阿明则享受着这下流的淫乐。
 
  接着伯母把菊花蕊冲乾净后,好戏才上场呢!
 
  阿明让伯母趴在马桶盖上,接着就把刚从淫嘴抽出的肉棒,送入伯母因为浣 肠及搓弄后而湿润透的蜜  ,「滋」的一声,整根肉棒就被伯母的淫肉穴所吞没 了,阿明一边抽插着,一边则用力拍着她母亲的白嫩屁股
 
  阿明:「骚货,够不够劲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其中语气似乎有不 可告人之处。)
 
  这时伯母只有像头淫兽般发出「嗯……嗯嗯……啊啊……」的绝美淫叫及喘 息声,此时在门外看到这一幕母子相奸淫图的我,肉棒早就胀的快暴掉了;再看 到伯母那一脸淫荡的模样,跟刚才那慈祥的母亲竟是天壤之别。
 
  阿明:「当兵以来,许久没玩你的淫菊花蕊了吧!」
 
  说着就把正在活塞运动的肉棒,从伯母的淫肉  抽出,滑入菊花蕊。 
  伯母:「不要……不……痛……嗯恩……不要……」
 
  由於淫水很多;伯母叫声还没落,阿明整个巨根早就疯狂的做起活塞运动。 「扑赤」、「扑赤」……的    声不绝。
 
  伯母:「嗯嗯……啊啊……不……阿明……噢……嗯嗯……」
 
  阿明:「骚货不是不要吗?真是欠  的淫肉穴。」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喷射的时候;阿明似乎快出来了,他把肉棒抽出再对准他 妈咪那娇艳如花的脸射去,喷的一脸都是白稠的精液(真是绝美的淫像)。 
  阿明不但把精液喷的她妈一脸;更命令她把精液吃下;并用她的淫舌把他的 阴囊及肉棒舔乾净,伯母犹豫了一下;阿明马上抓着伯母的秀发逼迫她做。 
  看着伯母那无辜又淫荡的表情舔着阿明的鸡巴,幻想着自己也  着伯母的淫 肉  ,不觉的我也射了……我回到床上假装打呼,过一会看着伯母带上墨镜那一 身的艳装一付慈祥又温婉的模样匆匆的离去(像啥事也没发生般)。
 
  后来从聊天中得知阿明是家中三代单传的独子,家里开了家大皮件店又有好 几栋店面在出租;可说是家大业大。不过他自小就不爱读书、吸毒、打架样样都 来虽然也被关过一年。但爸爸是大老板,又是民意代表。妈妈是富家小姐;做过 妇女会的理事长,爷爷是将军退伍,由於是独子家里的长辈把他当宝;举凡杀人 贩毒携械都摆平了,就连这次开刀一个小兵竟请到科主任操刀颇令我感到人生的 不公平。
 
  隔天开完刀阿明的母亲又来看他;隔着布幕看着阿明很痛苦,此时阿明也不 顾只有一幕之隔竟拉着他母亲的头去吃他的鸡巴;一面则用力捉弄伯母的那对豪 乳,这样似乎减轻了伤口的痛。
 
  随着时间及阿明这段行动不便时,我的帮忙。我们的交情如同莫逆,后来一 次不轻意的交谈,我不小心吐露了我看到他跟母亲的乱伦淫交。
 
  他起初有点吃惊;后来只好告诉我从国中他偷看他父母交欢时;母亲的淫荡 模样及美艳可人的母亲洗澡后;他就忘不了那丰满白  的熟透美肉,后来好不容 意从兄弟那弄来FM2,才  到他母亲的淫肉  (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之后,又用同一方法奸淫了表嫂,也因此知道母亲曾被叔叔迷奸;却因为淫 荡而接受了叔叔的奸淫;叔叔后来更带着儿子,趁他爸不在一同奸淫他的母亲。 
  直到一次阿明跟女朋友吵架回家,发觉母亲的房间有激烈的作爱奸淫声;他 才看到平时高贵受人尊敬的母亲竟像条母狗;口里舔着堂哥的阳具;淫  则正被 叔叔猛烈的抽插着;如同失神般的淫叫。
 
  他拿起木棍把父子俩打跑,但此时的母亲,却因为两根肉棒的拔出而失去理 性,竟像淫兽般爬向他……
 
  此后我跟阿明在晚上10点宪兵点完名后总溜出病房,找寻各楼值大夜班诱 人的护士奸淫,其中有个叫小玲的长的很像周海媚;搞起来的浪叫总让我一下子 就射的她满身护士服及脸。后来更连白天来量体温的护专实习小护士都  过那个 泄了发的怡柔;跟安室奈美惠超像的,每次  她的粉嫩小淫  时;那如泣如诉的
 淫叫总让我们心疼,如果泡不上就找机会迷奸。
 
  但是我最忘不了的仍是阿明那徐娘半老风姿卓着拥有着烂熟美肉的母亲,有 次我趁阿明溜出去找朋友;并说要晚上才回来,要我帮忙掩护。
 
  我满口答应了,心中却早就盘算打电话给伯母;说阿明伤口恶化,要她马上 赶来,哪知我早就等着  她的淫美  。等喝下了我预先准备的饮料(阿明的FM
 2);不久就落入我的怀中……
 
  当我正  得欲仙欲死之际,伯母竟因为太激烈而醒来了(当时我正  着她的 淫穴,一边用中指  她的淫菊花蕊);我吓一跳;但伯母却失神淫荡的叫着,并 叫道:「我要死了……嗯……啊……射在我的花心里。」
 
  我被伯母的淫语,叫的受不了;而狂射在伯母的骚淫  里,一股一股的浓精 不断泄往伯母的子宫深处,而伯母因为我  到她的G点,阵阵的淫液浇灌在我的 龟头上,也是极度的快感。后来由於药性,伯母竟一点也记不得发生什么事了。 
  出院后我跟阿明结为兄弟;阿明的母亲成为我乾妈(又有得  熟肉  了), 而阿明那一群美艳的堂姊妹及姑姑、嫂嫂和急於巴结阿明这唯一财产继承人的表 嫂、表姊、妹……也一一成为我的猎物了。然而,这是以后的事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