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女老婆】(01)(一)【作者:一个人】
 
                第一章-(一)
 
  「救命啊……!!!」
 
  皎洁的月光下,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寂静的夜,随风而逝,消散于如烟的薄雾 之中。
 
  『哒哒哒………』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宛如催魂的乐曲一般敲 击在蜷缩于墙角的男人心里。
 
  「跑啊……,怎么不跑了?这么快就没劲了吗?人家还想多玩会呢!」
 
  轻柔的话语伴随着一双洁白的高跟靴走到了男人身边,高跟靴的主人俯视着 自己脚下瑟瑟发抖的男人突然没了继续游戏的心思,优雅的抬起玉足,长达十厘 米的靴跟宛如匕首般锋利,只是轻轻一划便划开了男人的裤子,瞬间,一根坚挺 的小弟弟正对着靴子颤抖着。
 
  「嗯……!啊……!!!」已经筋疲力尽的男人突然感觉到自己胯下一阵冰 冷酥麻的快感,低头看去赫然发觉那长达十厘米的靴跟已经顺着自己的尿道完全 踩进了小弟弟里!与此同时,男人体内积聚的精华正源源不断的被插进他小弟弟 里的高跟靴所吸收,用以滋养那被高跟靴紧紧贴合着的修长美腿!
 
  …………………………………………………
 
  「然后呢?老婆你不会就讲个没有结尾的鬼故事吧!」叉开双腿仰面躺在床 上的我嘴里情不自禁的呻吟着,一双在半透明黑丝袜里若隐若现的白皙玉足正将 我那一柱擎天般坚挺着的小弟弟夹着,灵活的脚趾隔着丝袜撩拨着我那已经泛红 的尿道口。
 
  顺着完美的黑丝玉足朝上看去是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宛如精雕细 琢的艺术品一般完美。而黑丝美腿的主人那妖艳的俏脸上秀眉微皱,正在撩拨我 尿道口的脚趾突然用力一夹,然后轻启玉齿柔声说道:「鬼故事吗?那怎么不见 得把你的小弟弟吓软了?反而还越来越硬了?」
 
  「那不是老婆您脚下功夫好吗!」看着我那时而清纯可爱时而散发出阵阵女 王气势的老婆不觉十分庆幸,我和她初中同班,高中是同桌,在大学即将毕业的 时候,我们俩同居了。
 
  俏脸微红,冷哼了一声后老婆松开了夹着我小弟弟的黑丝玉足,对着我狡黠 一笑,戏虐的说道:「好了,今天本宫心情好,饶你一命,就不榨干你了!」 
  欲望已经被撩拨起来的我连忙一把抱着老婆的美腿,可怜兮兮的用脸一个劲 的去蹭那在黑丝袜的包裹下不安分的扭动着的玉足,鼻息间满满的都是那熟悉的 幽香!
 
  「这么想死吗?」老婆冰冷的手指轻抚着我的额头,然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 头,继续说道:「既然想死,那就叉开双腿跪着吧……!」
 
  没有丝毫犹豫,我连忙将手背在身后,正对着老婆跪下,坚挺的小弟弟一颤 一颤的似乎在等待着老婆黑丝玉足的临幸。与此同时,老婆也动了,修长的美腿 优雅的朝后一带,然后精准的正对着我小弟弟就踢了过来!
 
  带着无限柔滑的黑丝玉足看似凶狠残忍的一脚却在刚要接触到我小弟弟的瞬 间减轻了力道,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老婆的玉足精准的踢到了我那低垂着的子 孙袋上,两颗蛋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刺激得急剧的收缩着。
 
  「嗯……!」情不自禁的,我嘴里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大着胆子双手将 老婆那正抵住我子孙袋的黑丝玉足捧在手里,手指轻柔的在那完美的玉足上游走 着,享受着丝袜的柔滑与玉足诱人的弧度。
 
  「别……!痒……!!!」软糯中带着无限诱惑的轻呼,老婆被我捧在手里 玩弄着的玉足不安分的扭动着,近在咫尺的黑丝美腿纤细笔直修长,没有丝毫瑕 疵,在黑丝袜的掩映下更显诱惑,看得我那已经快要达到极限的小弟弟更加坚挺。 
  心满意足的看着老婆那泛着微微潮红的俏脸,长而弯的睫毛颤抖着,坚挺的 琼鼻一颤一颤的,薄薄的嘴唇半呡着,一切都是那样完美。犹记得第一次见她时 的惊艳,第一次和她说话时的惶恐,第一次不小心接触到她娇嫩肌肤时的惊喜与 不安,最让我记忆犹新的便是半年前我们一起去野营时她突然失踪而我独自一人 苦苦寻找一晚时的绝望。
 
  正在胡思乱想间老婆抵住我子孙袋的玉足突然从我的手里抽了出去,绝美的 黑丝玉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又是一脚精准的踢到了我小弟弟与子孙袋 交接的地方,这一次老婆的力道就大多了,只是一脚就踢得我双手连忙捂住小弟 弟。
 
  「哼……!怕了吧!叫你惹我!看我不踢废你小弟弟!」说话间老婆扭动着 玉足又是一脚准备踢来。
 
  虽然很是享受被自己老婆金蹴时的快感,可我却是很清楚老婆吗看似纤细柔 弱的美腿所蕴含的力道。双手连忙张开,死死地把老婆的黑丝美腿抱着,可怜兮 兮的抬起头看着越发高贵妖艳的老婆求饶道:「老婆饶命……!」
 
  「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没穿上靴子踢呢!」老婆那被我抱在怀里的美腿微微 朝上抬起,绝美的黑丝玉足顺着一脚挪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后轻柔的一脚踩下, 小巧玲珑的玉足刚刚好踩到我的小弟弟上!
 
  「呦……!小蚯蚓还想挣扎吗?信不信我一脚就把它碾碎了!」感受到了被 自己踩在脚下的贱根不安分的颤抖,老婆戏虐的调戏着我,而那踩着我小弟弟的 玉足则是又加大了几分力道,柔滑的丝袜带来的触感让我那卑贱的被自己老婆踩 在脚下的小弟弟兴奋的颤抖着!
 
  与此同时,心甘情愿被老婆揉虐的我使劲将脸贴在那包裹着黑丝袜的修长美 腿上,用脸一个劲的去蹭着,我很是享受这种被老婆揉虐的快感,有时候我甚至 在想,一如我老婆这样完美的女神就应该把一切都踩在脚下,所有人都应该匍匐 在老婆的脚下乞求成为老婆的奴隶!任由那绝美的玉足狠狠地践踏揉虐!
 
  「老公……!你的小弟弟好热啊……!」满脸潮红的老婆感受到了此时正被 她踩在脚下的贱根的异动,继续调戏着我,碾踩着我小弟弟的玉足却不紧不慢的 左右碾踩着。
 
  内心隐藏着的奴性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的我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带动着 自己被老婆踩在脚下的小弟弟拼命扭动着。其实在我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不足为 外人道的秘密,那就是我是一个恋足者,从小到大都渴望被美女们狠狠地踩踏揉 虐,特别是那些包裹着各式丝袜里搭配着各种各样的鞋子的美腿更是让我欲罢不 能。
 
  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兴奋到了极点的我没有注意到老婆眼神里流露出的那一 丝诡异,如果这个时候我抬头看去的话,可以清楚的看见老婆那明亮的双眸里泛 起阵阵妖异的血红色光芒!
 
  紧紧抱着老婆双腿的我内心的欲望已经到达了极致,努力的抬起头,脑袋刚 刚好接触到老婆的胯下那神秘地带,已经顾不得许多的我用自己的脑袋去蹭老婆 的胯下。
 
  「啊……!!!」一声娇啜伴随着惊呼,老婆娇羞一笑,踩在我小弟弟的玉 足猛的用力一碾!
 
  灵活的脚趾隔着丝袜撩拨着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根部,带着绝美弧度的足 弓部分则是将我的小弟弟完全踩在脚下,圆润的足跟刚刚好踩在我敏感的小弟弟 前端,在老婆玉足的撩拨揉虐下,我的尿道口已经微微张开,丝丝液体顺着尿道 口沁了出来!然后瞬间被老婆的黑丝袜所吸收!
 
  「老婆……求求你……我要……!!!」欲求不满的我一个劲的在老婆脚下 哀求着,拼命扭动着身体,可因为小弟弟被老婆高贵的玉足死死地踩着,我徒劳 的动作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卑贱!
 
  「要吗?那就满足你吧……!」
 
  说话间老婆大人优雅的踮起玉足,整个前脚掌死死地踩在我小弟弟上,这还 不算,因为我的小弟弟被老婆的玉足摆放得刚刚好放在我子孙袋的上方,强大的 压力下我的小弟弟瞬间将子孙袋里的两颗蛋蛋挤压到了一旁,小弟弟深深的按压 进了子孙袋里,两颗蛋蛋与小弟弟并肩而立,都被老婆高贵的玉足踩在脚下!, 
  「如果现在我再用力一点的话~ ,你的蛋蛋就会马上在我脚下爆裂,然后我 再用力一碾,你碎裂的蛋蛋就会混合着精华被我榨出来~ !」老婆优雅踮起的玉 足威严性感十足,我略微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老婆,不知怎么回事,暮然间我觉 得眼前的老婆似乎很陌生,那股散发着的女王气质让我丝毫不敢怀疑老婆的话, 心里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有着些许的期待!
 
  「哈哈哈……!害怕了吧……让你还敢惹我!」老婆也没注意到我眼神里的 异样,只是傲娇般的昂起了脑袋,与此同时,踩在我小弟弟的玉足猛的一脚跺下! 圆润的足跟刚刚好跺到了我那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前端,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刺 激得我浑身颤抖,瞬间,一股滚烫的精华顺着我的尿道就喷了出来!
 
  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老婆的黑丝玉足之上,而已经被欲望支配的我双手死 死地抱着老婆的美腿,快速的抽搐着身体,让自己的小弟弟卑贱的在老婆的脚底 抽插着,而老婆也很配合,黑丝玉足前后摩擦着我一个劲喷出精华的小弟弟。 
  宛如女神般站立着的老婆大人俯视着在她脚下卑贱的扭动着,忘情的喷出精 华的我,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而我那刚刚才喷到老婆脚下的精华却在以肉 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逝着!
 
  「对……!就是这样……!快喷……!!!」俏脸越发妖魅的老婆胸口微微 起伏着,碾踩着我小弟弟的玉足更加用力的碾踩着。
 
  十几分钟之后我像条死狗一般瘫软在床上,身体就像是被什么魔力吸干了一 样,脑袋昏昏沉沉的,已经被老婆玉足榨干的小弟弟无力的瘫软着,就在这个时 候,老婆将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伸到了我的胯下,脚趾轻轻地撩拨着我的小弟 弟,戏虐的说道:「没用的东西!这就不行了?」
 
  「老婆……!饶命啊……!对了,把丝袜换了吧,上面都是我的精华,明天 我给你换双新的……!」
 
  「不用了,你看看我的脚上有你的精华吗?」
 
  嘴角带着诡异笑容的老婆优雅的抬起玉足,完美的黑丝玉足在我的眼前晃了 晃,我仔细一看,一尘不染的黑丝玉足上果然没有残留着我的精华,可我明明记 得自己喷了很多啊!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老婆缓慢的脱下了那双黑丝袜,原本白皙的美腿更 显耀眼,简直是亮瞎我的狗眼,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老婆直接一个坐到了我的脸 上,修长笔直的大腿死死地夹着我的脑袋,语气中的带着无限风情的说道:「舔 ……!用你的舌头来服侍我……!!!」
 
  没有丝毫犹豫,我连忙将舌头伸进了老婆那粉嫩的神秘地带!与此同时,老 婆也优雅的俯身,张开小嘴,一口把我那疲软的小弟弟含进了嘴里,灵活的小舌 头不停的撩拨着!